病秧子美人是病娇纪总的心上宠

精彩节选

碧城。

云家。

“我只要云柒柒”

清冷的声音在客厅响起,声音不大,但是谁都听见了。

沙发上坐着一个气质矜贵,长相英隽的男人。

纪弋冷漠的视线扫了一眼在场众人,声音平静没有情绪的起伏却气势瘆人,薄唇轻启:“你们,是听不懂话么?”

面前的云家人面面相觑。

一家之主云峰战战兢兢开口:“纪…纪少爷,云柒柒现在重病在床,医生说…她活不了两个月了。”

“您若是喜欢,我还有一个女儿”他把身旁的妙龄少女往前一推,谄笑着:“这是云晴晴,是云柒柒的妹妹,这两丫头从小是一起长大的,她也是一样的…”

云峰对女儿使了一个眼神。

云晴晴往前迈了几步,走到纪弋的身边,浅声娇气喊了一声:“纪少爷”

眼前的男人,可是首都来的大人物。

爸爸说了,只要能让他选上自己,那以后就飞黄腾达,要什么有什么了。

云晴晴心里记得父母说的话,所以大胆的伸手去拉纪弋的胳膊:“纪少爷,我跟我姐没差的,您选我吧。”

纪弋听到这话,嘴角微勾。

冷漠的视线落到云晴晴的脸上,上下扫了一眼。

云晴晴以为自己有戏,脸上甜甜一笑,却在听到纪弋的话之后笑不出来了,就见纪弋薄唇吐出一句冷到刺骨的话:“跟她比,你也配?”

云晴晴:“我……”

纪弋从沙发上站起来,修长白净的手解开了外套的纽扣,将外套脱下像是扔垃圾一样丢在地上,云晴晴脸色煞白,不过就因为刚才自己触碰了他的衣服…就要这样么。

外套脱后,纪弋穿着白色的衬衫,他单手抄在裤兜。

另一只手抬起从下属的手里接过一张支票,丢在了云氏夫妇的面前,只见上面写着的零数都数不过来。

“云柒柒从此是我的,我不管她是生还是死她都是我的人,跟你们再无任何瓜葛,明白了?”

云峰见钱眼开,立马去捡地上的支票。

看到支票上的零之后,高兴的嘴都合不拢:“是是是,纪少爷您现在就可以把她带走。”

云峰给他带路。

纪弋跟着他一起走到了云柒柒的卧室。

踏入狭仄暗淡无光的房间,当纪弋看到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女孩儿时,他冷漠的脸上露出了罕见的心疼之色。

自己放在心尖的人,念了这么久的人。

居然被他们虐待成了这样。

纪弋强忍住心里的怒意,迈步上前,亲自的抱起病入膏肓的女孩儿。

她已无任何生气,除了有呼吸之外,就像一个死人。

精致的脸上全无半点血色,眸子阖上体重轻的不行。

就像一个纸片人似的。

“她是怎么病的?”纪弋冷眼扫向云峰。

听到这个问题,云峰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然后回答:“我…我也不知道,是两个月前突然就生病了。”

纪弋没有忽视他的慌乱。

眸中闪过嗜血:“你最好祈祷这件事与你无关。”

云峰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顿时煞白。

连手中刚刚拿到的支票都不香了。

纪弋抱着女孩儿踏出房间。

直接离开了云家,门外停着一辆豪车,下属为他打开车门。

从始至终,纪弋都抱着她。

门口的一家三口看着豪车离去。

云晴晴的脸上浮现出嫉妒之色,咬牙说:“那病秧子凭什么能得到这样的偏爱。”

刚才她只不过拉了一下他的胳膊,那价格不菲的外套便如垃圾一样丢了,而她已经是孱弱之躯身上还有一股臭味,他居然一点不嫌弃将她抱在怀里,宛若世间珍宝。

云晴晴光是想着,心里都要嫉妒到发狂了!

纪弋带着云柒柒回到首都。

连夜为她寻了全国乃至全世界最权威的医生。

从碧城到首都,他都没有放开怀中的女孩儿。

那珍爱之意,是个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

时间一晃。

三个月后。

这三个月里,首都上流社会传着一个关于纪家长子的传言。

「纪家长子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了一个病秧子女人,风吹不得雨淋不得,当个宝一样宠着,就差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送给她了!」

「有个女佣,不小心给她擦拭身体的时候水温高了些把皮肤烫红了,纪弋直接用开水泼她,将她全家赶出了首都…」

「纪弋太宠这个女人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他居然亲自每日给她下厨熬药煲汤。」

「他对这个女人的宠爱程度,怕是以后等他继承了纪家后这个女人就是名正言顺的纪夫人了吧。」

「听说就因为这个女人,纪弋跟他妈起了冲突,纪弋直接带着这个女人搬了出去」

「首都惹谁都好,千万不要碰这位瓷娃娃!」

庄湖庭院。

二楼的房间里,窗户只开了一丝缝。

房间飘着一股淡淡的铃兰花香。

一只纤细莹白的手才将窗户推开了一点儿,就被一只大掌攥住。

磁性深沉的声音在她的耳后响起:“你身子弱,不许吹风。”

云柒柒身穿一条白色的连衣裙,一头及腰的墨发垂在腰间,五官灵动精致宛若精灵,经过半月的精心调养照顾,她的身体已经慢慢好转可以下床走动了,每日进食的补品珍贵药物,让她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气血也不像以前那样了,只是浑身上下还是透着一股赢弱病气儿。

她转过头,看到站在他身后的纪弋。

眼睫微颤,跌入他漆黑如墨的视线中。

就见纪弋穿着黑色的衬衫,一转头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专属于他身上独有的馥奇香味。

“可是屋子里闷的很。”云柒柒闷闷开口。

纪弋伸手将她抱起来,圈在怀里。

“那也不许,身子好不容易养回来了一些,可不许胡闹。”纪弋的声音沉沉的富有磁性,不像他平日里对别人说话那样冷漠的口吻,他对云柒柒说话总是格外的温柔。

云柒柒抬起头,水润眸子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纪弋抱着她来到床边:“你午睡醒了之后的十分钟后。”

别墅的女佣都是纪弋的人形监控。

他都不需要在别墅安装监控,都知道云柒柒的一言一行。

“,”uid”:”237013923503933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21:40
下一篇 2021-12-21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