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解忧铺

精彩节选

你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亦或是你也有一些无力解决的烦心事?

无论你有什么样的忧愁和烦恼,都可以来阴阳解忧铺。这里,可以帮你解决任何烦恼。

乞丐大永看着电线杆上的广告,空洞的双眼闪过一丝希望。

虽然这广告看上去并不靠谱,但是,自己难道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父母病死了,而大永也才十五岁,家里又没有其他亲戚,大永可以说是已经走投无路。

现在已经是九十年代,不如旧社会那样好钻空子。过去的孩子们如果家境不好,小小年纪就可以出去干活赚钱。而生存在现在这个时代,哪怕是大永想不要钱、光干活换一口饭吃,也没人能给他一个机会。因为国家新出了法律说是不许雇佣童工,所以没有生存能力的大永只能沿街乞讨。

他已经十几天没吃到过什么像样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都流行增肥,这几天家家户户都会把饭菜吃得一口不剩,哪里还会丢什么食物出来给乞丐吃呢?因此他只能在饿急的时候选择啃树皮、吃野草来填肚子……

大永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可以吃上一顿饱饭。

人都快饿死了,难道还怕被骗吗?这“阴阳解忧铺”是目前唯一的生存希望,无论如何他都得去试试。

于是,大永毫不犹豫的扯下广告单,寻着地址找了过去。

这个小镇并不算大,他也在这里走街串巷乞讨了有一年之久,却从未发现小镇边缘还有这样一条简陋的小巷。

这条小巷有点狭小阴森,地上到处都是枯枝烂叶,可见已经很久没人清扫过。

巷子的尽头,有一扇古老的木门。

这木门有些年久失修,偶尔一阵风吹过,都会嘎吱作响。

门外的木桩上歪歪斜斜的挂着一个快散架的招牌,牵着招牌的麻绳被打了一个又一个死结,让人一眼就看出挂招牌的人有多草率。

招牌上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涂料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大字:阴阳角忧铺。

“解”字的右半边,早就褪色了。

……

大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难道就是号称可以帮人解决一切忧愁和烦恼的地方?

若不是自己还有着小学毕业的文化程度,反复确认过这间店铺与广告单上的就是同一间,他真的怀疑自己是走错了地方。

这么破的地方,怕是连个鬼影都没有吧?

大永在门口观察了一阵,还是决定上前敲门看看,万一真有人呢?

但是无论他怎么敲,门都没有打开,甚至这么半天连个路过的活物他都没有看见。

一阵悔意充斥了他脆弱的小心脏,这种无稽之谈的广告他都相信。早知道就留着体力多睡会,说不定还能多活两天。

大永本身体弱多病,又那么久没吃饭,风吹日晒的走了大半天才来到这里,本以为是一根救命稻草,却没想到这里竟然是个什么都没有的鬼地方!

现在,大永唯一的希望都破灭了,像是片被秋风吹落的枯叶一样,倚着墙根滑坐在地。

这世道可真是让人绝望!自己都已经这么惨了,居然还蠢到被一张纸欺骗……

他是越想越委屈,干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泪水将他那张满是污垢的黑脸冲刷出一道道的“泥浆”。

就在大永把头埋在双臂之间,沉浸于自己的悲惨命运无法自拔的时候,突然感觉头上奇痒无比。

妈的,现在就连跳蚤也来欺负我!

大永气呼呼的爬起来,对着自己的脑袋就是一顿乱打,直到把自己抽得眼冒金星才停下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咯咯咯……”一阵奇异的笑声从大永头顶传来。

“谁!”大永听到笑声后,瞬间僵在了原地,他很确定这里一直没有其他人,那这笑声又是什么?

他屏住呼吸,警觉地观察着四周……

忽然,一道白影从大永头顶慢悠悠地飘落。

直到白影落地后,大永才看清,这是一个白纸做的……小纸人?

好哇,原来是这小纸人在大永已经打结的头发上恶作剧!

小纸人落地后拍打着自己身上的灰尘,像是嫌弃一般的对着大永“呸呸”地做出吐口水的动作。还发出“咦”的一声,这是在嫌弃大永身上太脏了。

大永气结,怎么自己有那么孱弱吗?居然谁都敢来欺负我!

他也顾不得去想为什么纸人会动,撸起袖子用尽全身力气向纸人扑了过去,誓要撕了这破纸人泄愤。

没想到小纸人却动作敏捷,迅速跳跃,很轻易的躲过了大永的攻击,此时正悠闲地停在那扇破旧的木门前扭腰拍屁股的挑衅大永。

大永这个倒霉蛋,不仅没抓住纸人,反而还肢体不协调,自己把自己绊了一跤,脸朝下栽在了门前的台阶上,门牙磕掉一颗,鼻血掺杂着脸上的泥垢和成一团,别提有多恶心。

不只是这样,他还因为用力过猛,本来就已经破旧不堪的裤子直接被开了裆,屁股一阵清凉。

小纸人站在门槛上双手捧腹,前仰后合的“咯咯咯”笑个不停。

再看到大永破旧的裤裆开口处,千疮百孔的内裤极其醒目的包裹着黑漆漆的屁股蛋。

小纸人就笑得愈发夸张,最后干脆躺在地上打滚,手足还不停地捶打着地面。

大永艰难起身,本来想再次发难,结果却在看清纸人身后的场景时愣住了。

那扇木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一个长相姣好皮肤白皙气质非凡的年轻姑娘,正靠在门边面色古怪的看着大永。

……好尴尬。

让这么漂亮一个姑娘看见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真的好尴尬!

大永羞红了脸,连忙捂起不知名的部位转身就跑。

“跑什么?”那姑娘好听的声音从大永背后传来。

大永羞愤交加,哪敢回头,只能用仅存的体力加速奔逃。

一个男孩对异性的最后一丝尊严已经破碎不堪,他现在只想彻彻底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

但是由于好几天没吃饭,本就体力透支严重,再加上之前这么一番折腾,更是耗尽了所有力气,大永没奔出几步,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uid”:”10523529834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21:40
下一篇 2021-12-21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