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娇女:团宠福女种田忙

精彩节选

黄苒苒看着自己和小队成员进了仓库,看着自己从右侧摸了进去,每个空隙都仔细的排查,她想喊,告诉自己要小心,不要再在混乱中被击中。突然中路响起枪声,激战开始,警队队员向对面的抢匪射击。

这是一群亡命徒,根本不会想着袭警要加多少年,不一会便有同伴中了弹,黄苒苒一队立刻增援过去。她看着自己枪法依然那么准的击中三名歹徒,很快就吸引到了对方的火力。

“蹲下”她冲着自己喊道,可是那枚子弹依旧射穿了她的心脏。

“不要!”黄苒苒猛的坐起来喊道。心怦怦的跳着,额头和后背沁满了汗,右手无力的捂着心脏,中弹得疼痛好像还留存着。

不知道第几次做这个梦了,黄苒苒苦笑着,本来该死的自己,竟然穿越到了不知名的朝代,原身这个女孩也叫黄苒苒,14岁。脑子里充斥着她的记忆,穿过来的这几天她努力消化着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混杂着前世30年的时光,让她这两天属实不好过,脑子混混沌沌的,有时候她甚至分不清到底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现实里她是那个人民警察,母胎单身,爹不疼娘不爱,从参加工作有了自己住的地方便不怎么来往了,因为一次执行任务中弹身亡。那么这会呢?到底是梦,还是从前的三十年是梦?

从这几天的生活中和14岁黄苒苒的记忆里她了解了现在的状况。她和父亲生活在一起,这个村子叫白云村,位置靠北方,虽然他们住在村子里,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他们不种地,但是经济上还挺宽松,她穿的衣服虽然不是什么绫罗绸缎,也没有复杂的穿搭,但绝不是村里女人穿的粗布衣裳,柔软度要好很多。她家是后来迁到村子里的,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几家,当家的都是他爹的朋友。

她的娘在四年前去世的,在记忆里,黄苒苒四五岁的时候因为一些原因身体不好,娘说是因为那两年到处搬家,受了风寒没有好好调养落下的病根。四年后娘因为小产身体每况愈下,用汤药调养着也没见好,第二年便去了。

娘去后便和爹爹相依为命,那天她无意中看到了母亲留下的一枚簪子,他们住在白云村这么久,她一直没见母亲戴过,便随口问了一句,谁知道她爹突然大发雷霆,两人便吵了起来,她一赌气就跑出家门,不料下午便下起了雨,她在外面湿透了衣裳,想着赶紧回家,没成想这雨一直下到傍晚,等她回来以后已经着了风寒,晚上更是发起了烧,这一烧便是一整夜,郎中开了药也没管用,第二天晚上便一命呜呼了,于是30岁的黄苒苒就穿了过来。

黄苒苒醒来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了,她爹小心的给她喂着汤药,苦的她呛了一口,睁开眼就看见这个中年男人黑着眼眶,下巴冒着胡茬,端着碗正要给她擦脸,她胳膊撑着床想要起身,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脑海,眼前一黑便倒下又昏了过去。

今天是她穿过来的第三天了,此时她正坐在炕上,靠着墙,后背还垫了个垫子。旁边炕桌放着中药,她看了一眼嘴里便泛起了苦。由于原身的身子一直不好,所以这次的风寒可是把她爹吓了一跳,愣是买了好几副中药要给她去去病根。

现代人哪里吃过中药啊,最多吃几个中成药。黄苒苒扭过头,已经平静的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了,也消化了原身的记忆。现在她主要在想以后该怎么过,会不会被相依为命的父亲察觉出来两人的前后变化。

正想着,院里响起了说话声。

“大壮叔,这是我娘让我拿来的鸡蛋,给苒姐补补营养”

大壮,黄苒苒已经无力吐槽她爹这个名字了。

说话的孩子是邻居家的男娃,刚满八岁,他娘是个寡妇,他爹几年前上山打猎碰到老虎给咬死了。平时也经常帮着黄苒苒,毕竟是小姑娘,有些事做父亲的也不方便。两家关系算得上亲近。

“谢谢你娘了,拿着,这是叔去镇上买的糖”黄大壮说着从屋里拿了一把麦芽糖给了孩子。

男娃的小名叫柱子,很懂事,虽说两家有些来往,但为着避嫌,每次送东西都是孩子来,要不就是黄苒苒过去。从前她娘和他爹都在时,往来更多些,这些年黄大壮也是看他们孤儿寡母的,也就多帮衬些。

“柱子!”黄苒苒手扶着门框叫到,“跟婶子说一声,我已经好多了,让她别担心了。”躺了好几天,总不能一直不见人吧。

“你这孩子,怎么下地了,快屋里躺着。下午我要出门,让你婶子来陪你。”黄大壮听见声音赶紧回屋扶着她。

“没事,爹。”让她叫一个才见了几天的人叫爹,还是不太习惯。“快回去吧,下午晌和婶子一块过来”她冲柱子说到。

“唉!”男娃说完就甩开腿跑回家了。

“好啦,你也快回屋吧,爹去给你做饭去。”

“我去吧,躺了好几天了,身上都僵了,您先去歇着吧,要不你去看看下午你要卖的猎物去。”

黄苒苒把她爹赶走后进了厨房,东西倒是齐全,米面油都有,她打算拿刚送来的鸡蛋和着面粉烙几张鸡蛋饼,荠菜和肉细细的切了丝,熬了汤。

期间她仔细的想着原身留下的遗憾,首先是那枚簪子,平时她爹对她很好,可以说是有求必应,家里就她一个孩子,也没有什么偏心的事情发生,但是那天看到她把玩那枚簪子,一下子像是触及到了什么,两人说了没几句话就吵了起来,不对劲。其次是他们呆的这个地方,四五岁的年纪其实记得很多事了,她印象里母亲曾经穿的很好,不说是明艳奢华吧,起码也是端庄大气的,他们住的地方要比去过一次的县上好的多,她记得街两旁有很多店铺,小摊更是琳琅满目。

白云村隶属青霞镇,再上面是落霞县,她去过一次,和记忆中的地方差的很远。最后便是她爹,这个村子除了大姓白姓和云姓外,就是他们这几家外来人口了,都是十年前过来的,为什么好几家人要来此处居住呢?

14岁的她表面看着活泼娇纵,其实心里也有很多心事,尤其是母亲去世后,父亲也一下变得沉默,除了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之外,别的再没什么能让他提起兴致。

“既然我替你活了下来,我便会弄清楚你心底的疑问,我会对他好,孝敬他。也谢谢你,给了我又一次生命。”黄苒苒在心里对原身承诺道。

“,”uid”:”336855612576043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23:20
下一篇 2021-12-21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