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都梦华录

精彩节选

“姑娘,姑娘!起床梳妆了,当心误了卫国公府的车驾!”

晏璃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温婉清秀,梳着百花髻,两弯细眉,眉心一朵梅花钿,眼神里满是关切。

青禾?

她满脑子疑惑。

青禾不是在三年前就死了吗?为了救她,青禾被跋扈的韶阳公主打了三十板子,手指都被拶子夹烂了,柔弱的青禾怎受得住那实打实的三十板子,抬回来没多久就死了。

正自发懵,青禾又把手抚上她的额头,沉吟道:

“没有发热……定是做梦了。姑娘,该梳洗了,要好一会子时间呢。”

她捉住额上那只手,肌肤温软,手指好好的,没有烂,没有血。

青禾完好无损,青禾是活的。

青禾已扶着她坐起来,下了地。

晏璃打量着屋子里的陈设,熟悉的家具、帷幔,一旁那扇屏风图样,落花问渠图,还是她亲自画的。

青禾扶她坐在铜镜前。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张无懈可击的脸,没有疤。

又下意识的摸了摸了脖子,脖颈纤细白皙,没有伤口,没有粘热的血。

她也是活的。

记忆里她明明被韶阳公主一剑斩在喉颈,殷红的血,温热而又黏腻,溅在卫国公府的石阶上。

难道真是在做梦?她狠狠的在手臂上掐了一把,痛的,不是梦。

“青禾,如今是什么年号?”

青禾正用温水绞了帕子,准备伺候她净面,听她问,扭头浅笑道:

“姑娘还没从梦里出来呢,元月里圣上刚改了年号,现如今是至正元年,今儿是四月初七日。”

……

至正元年。

不是梦,她真的回到了五年前。

在被韶阳公主一剑斩破喉颈后,她竟然又回到了五年前。

青禾刚才说今日是四月初七,那么这是她第一次去卫国公府的日子,第一次见到卫迟……那个恶魔。

这么说,一切还有机会,只要今日她不被卫迟选中,就不会重复上一世笼中雀的命运,被禁锢,被践踏,没有自由,没有自尊,连自己腹中的孩子都保不住,最终还做了剑下鬼。

摸摸小腹,晏璃的眼泪瞬间决堤。

青禾拿着温热的帕子正要往她脸上敷,见状吓了一跳,慌忙丢下帕子,搂住她连声安慰:

“姑娘莫怕!姑娘莫怕!现如今咱们这个处境,由不得自己,所幸今日去卫国公府的姑娘,哪个都比咱们家世硬气些,卫国公世子也不一定会选咱们。良娣年迈,若见姑娘这般,又不知会把自己呕出什么心病来。姑娘你说过的,天无绝人之路……”

青禾说着,也落下泪来。

晏璃止住眼泪,想到自己还有逆天改命的机会,心里一阵悸动。

净完面,正要上妆,门外突然响起一声粗哑的声音,是纹竹姑姑。

“姑娘,良娣来了。”

门吱哑一声开了,一个苍颜白发的身影映着熹微的晨光,走进屋内。

晏璃连忙起身,屈膝行了礼,上前扶住祖母。

眼睛又泛起湿意。

她好想祖母啊。

这是她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

祖母的一生,又是另一个故事。

16年前,昭明太子景珄身陷咒魇案,人证物证俱全,太子、太子妃及皇太孙被赐鸩酒,太子良娣、孺人六位东宫嫔妾皆赐白绫,太子所有子女,不论年岁,一律杖杀。

整个东宫,只有史良娣和小孙女晏璃活了下来。

史良娣活下来是因为大境朝崇佛,据说史良娣出生时,其母梦见一朵莲花粲然绽放,蕊中坐一女婴,良娣出生后便取名莲初,5岁能诵《妙法莲华经》。

许是“莲生女”的传闻过于有名,皇帝亦认为一个礼佛之人不会与咒魇邪祟有关,史良娣便在那场劫难中留得一命。

而她,是史良娣之子景煜的女儿,咒魇案时她刚出生不到三个月,不知良娣用了什么法子,保下她的命。

若是男孩,无论如何也保不下。

从此祖孙二人,便居于积花巷这一方小院。

祖母当年救下她,养她长大,视她如命,可是上一世,祖母却因她而死,临死也未能见上一面。

想到这儿,鼻子又是一酸。

晏璃扶祖母在榻上坐下,看着祖母的脸,软声说:

“祖母怎不多睡会儿?”

史良娣抚着她的脸,叹息不语。

转而吩咐身边的老仆:

“纹竹,厨房的米糕和奶羹可好了?”

“回良娣,好了,晾着呢。”老婢叫纹竹,是良娣的贴身侍女。

“端上来吧。”

祖母端起奶羹,喂了她一口。奶羹香滑细腻,入口即化,久违的味道。

心里一热,喉头又要哽住。

上一世青禾死后,她便再也没吃过奶羹,卫国公府没人会做,而她连出东篱居的机会都没有,自然也没法给自己蒸一碗奶羹。

等她用完早点,史良娣吩咐青禾:

“你们姑娘今日须得素淡些,不必着妆。”

言毕又猛然啜泣起来,似是隐忍已久:

“听说那卫国公世子在战场上伤了根本,如今越来越不中用。皇帝把你赐给一个废人,这是变着法儿的赶尽杀绝。皇帝,皇帝比他父亲还狠呐!”

晏璃却一阵羞愤,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什么不中用,都是装的!那个恶魔中用得狠,还是个死变态……

祖母哪里知道,就算她今日穿得素淡,不上妆,也是棋差一着。

因为另外三个世子妃人选都化了妆——往丑了化的那种。

要么眉粗如卧蚕,要么阔唇血红,清河县主还在腮边点了个以假乱真的痦子。

整个东都洛阳,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嫁给卫国公府那个病入膏肓、脾气还很差的瘫子。

洛都的世家大族都知道,卫国公府气数已尽。

昔日的卫家,威震北境,是大境朝军神一般的存在。八年前,卫家扶新帝登基,谁料新帝上位不久,就磨刀霍霍向卫氏。

先是卫国公暴病身亡,继而长子卫廷战死,次子卫迟在北境战场受伤,归来后一直命若悬丝。

不过短短几年,煌煌贵胄便凋零至此。

洛都人都觉得,皇帝留着那个卫国公府那个病秧子,不过是为了稳住北境军心。

给他娶个媳妇,好让北境的将士们看看,朝廷还是顾念卫国公的。

上一世,病病歪歪的卫国公世子卫迟,看了一眼皇帝送来让他选妃的四个女子后,苦笑着,抬起苍白的手指,指向晏璃:

“就她吧,至少还有个人样。”

于是,她的悲剧便从那一天开始。

至正元年,四月初七。

光是不着妆还不行,她需要丑得别出心裁,才不会被卫迟选中。

“,”uid”:”367201265097659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00:00
下一篇 2021-12-22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