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余生的欢喜

精彩节选

冬至午夜的街道是清冷的,洋洋洒洒的白雪落下来,整个世界好像孤独而安静,还莫名纠缠着几分苦涩。

沐雪婷跌跌撞撞地走下了公交车,随手把包丢在了落满雪的长凳上,用手随便划拉了一下凳子上的雪,戴上羽绒服的帽子,一头栽到包上,躺在了长凳上。

她面朝着天空,雪花如羽,映衬着光亮,肆意地落在了她白皙的脸颊上,又逐渐融化成一片水雾。

“啧——该死的……人生。”她长呼一口气,浓重的酒味在寒气中散开。

她吸吸鼻子,眼眶红肿。她伸出手,百无聊赖地把玩着飘洒下来的雪花。

今天是沐雪婷父亲的葬礼。

父亲入殡时,她没有掉一滴眼泪,冷淡得不像父女。

周围嫌弃厌恶的眼光,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切,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归途——该怎么走——”辽阔的夜空回荡着她的呼唤。

晶莹的雪花融化在她眼眶,冰冷冰冷的。

“叮铃铃——”

“喂——沐雪婷!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麻烦!”电话那头的杨晴火冒三丈。

杨晴是沐雪婷在Y出版公司的主编辑,也就是沐雪婷的头儿。

“怎么了。”她沙哑着嗓子,语气平淡,对这种电话她已经习惯了。

“喝酒了?”

“喝酒也要汇报么。”她打了一个嗝,都是啤酒味儿。

“得!还是你厉害!贺然这么大个摇钱树,都让你搞砸了!什么事儿能比死还着急!关键时刻尽给我掉链子!”杨晴大概是一个人,嗓门都快把电话喊爆了。

“对不起,主编。”她漫不经心说着,“下次再也不会了。”

“再也不会?这就是你的态度!每次认错,词儿都不换!”杨晴把文件夹甩在桌子上,怒斥道,“最近公司裁员,这么紧张的时刻,你接手的苏楠的案子说甩手就甩手!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杨主编,所以我说‘再也不会了’。你做主编这么多年,阅读理解还是小学生水平么?”她用最平静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你听好了,我,沐雪婷不干了!老娘不干了!听懂了么!从今天起,老娘不干了!”

“你胡说什么!”杨晴气不打一处来,“等你好果子吃!”

随后就是嘭得一声挂机声。

沐雪婷是Y出版公司的一名职员。从刚进公司就立志要攀登到主编的位置,签下无数业内知名作家的满满信心,到如今一无所有、身心俱惫的绝望落魄,她真的想就此醉死,再也不愿醒来。

“叮铃铃——”

“谁啊——”沐雪婷慵懒地接起又一通电话。

“您好,沐女士,今年的供暖费和水电费您都拖了两个月了,咱们小区业务也不好办呐——”

“要钱是吧……钱……”晶莹的泪水在她红肿的眼眶打转,“我有的是钱,我爸死了可收了不少份子钱呢!你这点钱算什么!”

“您——嘟——”

还没等那边业务人员说完话,她便不耐烦地挂断电话了,随手甩在了雪地里。

“罗里吧嗦——”她咂咂嘴,裹了裹羽绒服,闭上了泛红的眼睛。

不知是酒精麻痹着她的神经,还是身上的黑色羽绒服足够暖和,哪怕躺在雪天的长凳上,她没有丝毫发抖的样子,反而泰然地闭上双眼,准备睡觉了。

“请问一下——”

沐雪婷迷迷糊糊地听到了干净而温柔的声音。有人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她软软的羽绒服。

“请问这位女士,这附近还有没有开着的,叫——‘好味道麻辣烫’的店?”这如此干净清澈的声音,竟然问出这种问题。

“这个点儿了,吃什么麻辣烫!”沐雪婷转身不耐烦地推开那个少年修长的手。眯着的眼突然定格在少年的面庞上。

温洛晨清澈的眸子皓若星辰,有些疑惑和惊讶。他的五官清朗俊秀,微抿的嘴唇有几分生疏和青涩。气质活泼而诚挚,得体而有分寸。、

“呦!原来是个弟弟!长这么好看呐!这晚上还瞎跑,就不怕被吃掉啊!”沐雪婷醉熏熏地笑了笑,色迷迷的,像极了女流氓。

她咂咂嘴,收了笑容,不耐烦地摆摆手,又背过身去,懒洋洋地说道,“赶紧回家吧!姐姐我没功夫和你弹棉花!”

温洛晨穿着一身白色羽绒服,修长笔挺的影子被路灯拉得更长了。

他站在公交车站的马路边,看着眼前这个躺在长凳上醉醺醺的女孩子,把自己的头埋在黑色的羽绒服里睡觉。

很明显,她喝醉了。

雪花轻轻落到他的头顶,逐渐花白起来。雪越下越大了。

“雪下大了,这位——”温洛晨顿了顿,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温柔笑道,“姐姐——”

说着又戳了戳她的羽绒服。

“滚开,别烦我!”沐雪婷不耐烦地动动胳膊肘,蜷缩在冰冷的长凳上。

酒瓶子从她枕的包里滑出来,栽到了雪地里,显得格外刺眼。

温洛晨的眸子沉了沉。

“姐姐——”他的声音清澈温柔,“你家人电话多少?我叫他们来接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不安全。”

家人……她哪里还有家人……她抱紧了自己,这时候才感到了丝丝凉意席卷而来。

少年养眼的面庞多了几分愁容。身后走过几个中年男子戏谑地指指点点。

“前面有家烤肉店,我们去那里坐会儿,然后我叫辆车,送你回家。”

温洛晨终究还是放不下眼前这个没心没肺的女孩子。

他把修长手从兜里伸出来,捡起了手机,又上前用双手扶起来醉醺醺的沐雪婷。

浓烈的酒味和她身上特有的香味侵袭了他的世界。

“来,露出头来喘口气儿。”他小心地让她靠在自己右肩,左手扒开她的羽绒服,让脸露了出来。

她的模样清秀动人,睫毛长长的,嘴唇淡粉而水嫩。脸颊泛着淡淡的枚红色,几丝凌乱的头发遮掩着她愁容,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温洛晨抿了抿嘴唇,眼神不知该往哪看,一时间乱了分寸。

“来,振作一点。起来。”轻声说着,想摆正她的身子。

“小弟弟,你单身么?”沐雪婷耍起酒疯,戏谑地摆弄着温洛晨柔顺的短发,说道“姐姐我无父无母,无房无车,身材好,脸蛋儿美,温柔贤惠,是结婚的最佳选择!怎么样?”

她猛地凑近了他的面庞,温柔的气息扰乱了温洛晨的冷静。

他性子内敛,哪里经得住女孩这样撩他。

眼瞧着沐雪婷就要吻上他的唇,可是她几乎是擦脸而过,埋进了他怀里,紧紧依偎在温洛晨的怀里,像极了受冻的小猫,可怜得很。

她的头发带着淡淡的清香,若即若离地触碰着他的嘴唇,痒痒的。

温洛晨紧绷的心弦松了三分,无奈仰头,修长的手轻轻按着她蹭来蹭去的头。

“真暖和——”沐雪婷软着声音,闭着眼满足地笑了笑,显然她醉得不浅。

他不知不觉地浅笑一声:“现在的女孩子,还真是心大。”

他小心地把沐雪婷立着,起身弯下腰,把自己的针织围巾给沐雪婷围上。

“走吧,姐姐。”他轻声唤着仍旧迷迷糊糊的沐雪婷。

想拉起她的手,却被猛得挣脱了。

温洛晨一个踉跄,生生被她拉近了距离。就这样她意外地被自己拥入怀里。

“我不走……”她委屈地像小孩子在撒娇,把头埋在他肩头,哽咽地说着,“我只剩下我了,没有家了,我的家没了……”

温洛晨听到了她沙哑的声音,心软了几分,悬空的手轻轻拍着她的背,这小小的动作对她来说是过分地温柔。

“温洛晨!”苏楠从远处跑来,气喘吁吁地说道:“又迷路了?呼呼——”

白色的哈气在空气中散开。

他跑得太急,一时缓不过劲儿来。

“哦,我正准备过去呢!”温洛晨笑着回应道,明显有几分心虚。

“大家伙儿都等你俩小时了!”苏楠长叹一口气,一副哥哥看弟弟不省心的表情,说道,“就差到你家门口请你了。都多大人了,还是个路痴。”

堂堂插画界的“灵魂画手”,千万网友追捧的神秘吉他少年,怎么看都不像是眼前这个连方向都搞不明白的糊涂少年。

苏楠摇摇头,属实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和温洛晨成了挚交。

见他怀里搂着一位小猫儿似的女子时,苏楠着实震惊了。

“我去!温洛晨!铁树也能开花!”苏楠指着温洛晨怀里的沐雪婷大声喊道。

“你别拿我打趣了。”温洛晨尴尬地笑了笑,“她喝醉了,帮我把她扶到前面的烤肉店。”

“喂——什么情况!现在我去哪找女模特啊!你先别慌,我一会儿过去!”苏楠放下电话,着急地说道,“公司突然有事儿,我得赶紧去一趟。这么晚了你也别去吃了,估计他们也散了。赶紧回去吧!带着你的女朋友!”

“诶——她不是……我女朋友……”温洛晨看着跑远的苏楠,摇摇头,这分明就是损友啊……

“,”uid”:”350048261322246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00:00
下一篇 2021-12-22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