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惊仙;这个系统不太正经

精彩节选

很多人会有误解,以为子弹贯穿人体一定是一种钻心之痛。

其实不然,当人体处于生命危险时大脑会发出指令,身体会迅速的分泌肾上腺素所以很多人第一时间是感知不到疼痛的甚至有些人根本都反应不过自己居然中弹了。

看着周围战友恐慌急切的眼神,陆道才缓缓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鲜血四溅开来,一个如同花朵般绽放的空洞赫然在自己的心脏处,短暂的害怕惊恐之后只剩下了释然。

看着战友张着嘴大叫的焦急脸庞,看着那个被压倒在地还奋力挣扎的毒贩,陆道却渐渐听不清了,像一出默剧般,一切的声音在如潮水般消退。

他觉得太累太困了,他只想休息,慢慢闭上眼想到的却是家人们的笑脸。

真想抱一抱他们呀……

凌乱的现场逐渐被痛哭代替,一道红光却突兀的在死去的陆道身上亮起,光芒越来越亮也越来越灼热,战友们不得以退散开来。

一朵妖艳的小花从陆道胸膛处钻了出来,晶莹剔透的小花像是在生长,体型愈发的庞大缓缓包裹住了陆道的身体,一股蓬勃的生命力从其内传出……

花朵猛然绽放如绚烂烟火,而其内的陆道也没了踪影,只留下了阵阵随风散去的光雨。

……………………

陆道,男,人族,二十岁,战力15,魔王计划,绑定……

“呼……”大口喘着粗气,那种濒死的感觉还没消退,一张光怪陆离的面板出现在了陆道眼前,周围则是漆黑一片,这种不真实的感觉让陆道觉得仿佛置身于梦里。

定睛仔细看了看,体质,神通,法兵,秘技,商店,抽奖,金币1000。

一个略显粗制滥造的游戏页面。

随意点了个体质看看,神-九转霸体,神-渴血战体,神-雷灵道体,甲-金刚身,-甲沧澜血脉…………一个又一个太多了数不清,而最高处还有三个?,前面则是带着仙字。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梦里还是已经死了啊,猛得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还真没感觉。

做梦…………还好,能做梦应该还没死。

“尊敬的宿主,您已成功绑定魔王计划,我是您的助手小七,预祝您顺利完成各种任务,早日成为让世人颤栗的坏蛋,恐惧的魔王。”一个扎着小小冲天辫的胖墩从黑暗中跳了出来。

小胖墩小七接着笑着说道:“魔王计划,正式开始。”

陆道:“…………?”

我是不是该去看看精神科的医生……

随即整个世界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

“死了没,没死赶紧滚起来。”

恍惚间陆道听到了这样的话,随后就感觉自己被踹了一脚。

还好我命硬,子弹穿胸都没死,不过现在医院的护理风格都这么“大气”的吗,而且这医院的床怎么这么咯得慌,陆道心道。

小心的撑起身体,好像没感觉到有什么异样,就是这医院的衣服怎么有点发黑发臭。

差评。

映入眼帘的是满是石子的地面,一些小小的嫩草顽强的生长在一些缝隙里。

抬头一看,一阵错愕后惊得陆道连连后退。

一副穿着铁甲的身体露出两条粗壮的胳膊却是一种异常的白色,上面的青筋鼓起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一张平直而偏长的黑脸上有两只短小的耳朵,赫然是一张黝黑的马脸。

不过马脸人头上顶着个框,里面写着黑力,战力50。

马脸人怒视着他,随即又是一脚直冲陆道的面门。

来不及过多思考,陆道抬手挡住这一脚却还是被踹得滑出去老远。

力道大而势沉,陆道感到一阵气闷。

“再敢乱看,眼珠子给你挖出来,没规没矩的玩意。”马脸人口吐人语,随即便与身边的另一个马脸人小声交谈了起来,时不时还拿着张地图模样的东西比比划划。

“没事吧,小伙子……”一个走路都颤巍巍的瘦小老人从陆道身后走了过来把他扶了起来。

其后不远处还有一群人,紧紧缩在一起,约莫数十个,年纪参差不齐,最小的看起来不过八九岁的样子。

可他们个个都是蓬头垢面的模样,穿得也是破破烂烂的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全身,有的地方都已经腐烂了散发着阵阵臭味。

当身为警察的陆道看到他们的时候,心都不免揪了起来,不仅是他们可怜的模样更是那一双双眼睛,麻木,空洞,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就像是一群行尸走肉。

可他们每个人头上都带着框,里面好像写着他们的名字和战力,难道我不是在做梦,真的绑定了那劳什子计划?

瞅了眼身边的老人。

周才斌,战力2。

和那个小孩一样的战力…………

老爷子您身体也太虚了吧。

“作为一名合格的坏蛋,卓越的沟通技巧是必不可少的才能。丁级任务,迅速赢取周才斌的好感。倒计时60分钟。”那个小胖墩小七的声音响起。

这就来任务了?

思考了片刻陆道一把抓住了周才斌的手说道,“老爷子刚刚我就看您眼熟,您是不是姓周呀。”

周才斌微微愣了愣,“是……我是姓周。”

“那您是不是叫周才斌啊。”

“没错!”老人惊讶不已,已经多少年没有人叫过他名字了,他们这些人都是从莽州各处抓来的,这些年他或者说他们的名字都慢慢变成了猪仔,猪猡。

陆道好像比老人更惊讶一般,握着老人的手激动不已道,“还真是您周爷爷,我爷爷以前还跟您一起下棋呢,没想到这么久了我还能再见到您。”

周才斌迟疑了一下仔细看了看陆道的脸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你是刘老三的孙子?”

“对呀,周爷爷,我爷爷就是姓刘,我叫刘道。”陆道挤出一滴泪来,不要脸皮的说道。

没错,在下正是刘道。

周才斌也有点激动,张嘴正要说什么,奈何看到那马脸人面带不善走了过来。

“絮絮叨叨,说屁呢。”黑力一声大喝,手上拿着根骨棒晃来晃去,好像随时都会砸下来。

来不及过多交流,两人只得噤声,黑力驱赶着众人包括陆道往前方走去。

陆道轻轻拍了周才斌的手小声道,“老爷子莫怕,跟着紧我。”

老人嗯了一声重重点了下头,遍布皱纹的眼角也带着一丝泪花。

“,”uid”:”1135135663867934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00:50
下一篇 2021-12-22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