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被大佬关注啊

精彩节选

0岁:你出生在一个小山村,出生时,满屋红光,头顶莲花,幽香扑鼻,屋外紫气东来,霞光三千里,天边飞来一只七彩火凤,欢歌嘹亮。

1岁:你在地上爬来爬去玩泥巴,忽然被一块石头绊疼了,你哇哇大哭,你父母跑过来抱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大个金疙瘩,原本贫穷的家庭,因此腾飞。

2岁:你家里来了个江湖郎中,为你父母开了一副中药,多病孱弱的父母,因此宛若新生,身轻体健。

3岁:你莫名被一个道姑摸头,顿感灵台清明,头冒星辉。

4岁:你被一个白胡子爷爷看中,说你天生慧根,与你有缘,收为弟子。

5岁:你吃了一颗白胡子爷爷给的糖,晋入练气。

6岁:继续吃糖,经常捡金疙瘩,练气二层。

7岁:吃糖,捡金疙瘩,练气三层。

……

你简单枯燥的童年就这么过去了。

目前你十五岁,修为已达筑基三层。

这不是修仙模拟器,而是霄凡那略微有些梦幻却又实实在在的人生。

霄凡坐在盛开的桃花树下,头发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

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此时,霄凡却有一丝愁绪涌上心头。

长眉低蹙,若是哪个女修看见,定要心碎。

霄凡感觉自己的人生,好像被谁安排了一样。

从出生到现在,一路顺风顺水,连个风寒都没得过。

生活中那些挫折与毒打,好像与自己毫不沾边。

感觉自己就像一朵清丽出奇的小花,被看不见的花盆围拢着一样。

一帆风顺,不起波澜,平平无奇。

但这,并不是霄凡想要的人生!

霄凡站起身来,缓缓走到桃树下。

一阵风吹来,桃花雨纷飞,一些花瓣随风远飞,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霄凡似乎心有所感,不禁轻吟道:“花开花落花满天,人面桃花相映红。花飞不知何处去,徒留敝人此山中。”

言毕,迈着小碎步向家里走去,全然没注意到面前桃树枝上两只叽叽喳喳的鸟儿。

见霄凡离开了,两只鸟儿停止了欢叫,齐齐往高天飞去。

不一会儿,两只鸟儿便来到了一处世外仙居。

只见其间烟霞散彩,日月摇光,路上奇花布锦,桥边瑶草喷香。石崖突兀青苔润,悬壁高张翠藓长。时闻仙鹤唳,每见凤凰翔。

好一个仙家福地!

云浮雾隐的险峰上,一座巍峨大殿高耸入云。

险峰绝壁上书有“玄天宗”几个苍劲有力的鎏金大字,远处看去,耀耀生辉。

两只鸟儿落地后,恢复成了本来模样,却是两个飘逸不凡的年轻仙家弟子。

见这两位仙家弟子到来,早有童子上山禀报去了。

此时,两位仙家弟子好像有些焦急,又有些兴奋的样子,整理好仪容后,径直往最高的殿楼走去。

吱呀一声,大殿的门被打开。

殿内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里面早已齐刷刷坐了一众仙家修士。

只见男修仙风道骨,女修飘然出尘,俱是修为超凡之辈。

特别是坐在大殿正中的一位长须白发老者,更是气势不凡,周身似有一种大道的道韵流转,隐隐散发着恐怖的威压,似乎举手投足间,就能移星覆海。

“见过仙尊,见过各位师叔祖!”两位年轻仙家弟子赶忙跪拜行礼。

居中的老者捋了捋长须,沉声道:“我师弟本是仙尊境大圆满,但万年来始终未能勘破仙帝境,他这次转世红尘试炼,已有十五余年了吧,韩齐,俞茂两位师侄,本宗命你二人,专门盯梢我师弟,予以方便事宜,今日两位同回宗门,可有事情禀报?”

“少尊主他……”

“快说,少尊主怎么了。”众位师叔祖见韩奇欲言又止,都急了起来。

“少尊主吟了一首诗!”

“噢,你且说来听听。”居中的仙尊,捋了捋长须,有些好奇。

韩齐清了清嗓子,找了下感觉,然后吟道:“花开花落花满天,人面桃花相映红。花飞不知何处去,徒留敝人此山中。”

“好诗!好诗!”坐在大殿内一个角落里的一个大肚仙人,手拿佛尘使劲摇摆,不住赞叹。

下一刻,就被仙尊点了出来:“冯金仙,你且说说,这首诗好在哪里。”

冯金仙摸了摸圆圆的光头,摇了摇佛尘,呵呵笑道:“少尊主这首诗,好就好在他把桃花比喻自己,诗句优美,意境高远,桃花随风飞去自由自在,自己却…却…这…呵呵…呵呵…”

众仙家看到他那滑稽的样子,一时哄笑起来。

不过,听完此诗,众仙家隐隐有了些别样的思绪,不由得小声议论起来。

“诗虽然不错,但少尊主好像有些不开心啊!”

“是啊,我感觉少尊主羡慕花随风飞,自由自在,却感叹自己独留山中,心中不免涌起一些愁思呀!”

“看来少尊主是长大了,不想一直呆在那个小山村中,想要出去见识外边的风景了。”

“……”

良久,议论声渐渐平息,众仙都把目光汇聚到了居中的仙尊身上。

仙尊捋了捋长须,缓声道:“我师弟在红尘试炼已十五岁余,是长大了,年轻人嘛,想出去闯闯,见识下外面精彩的世界,也是应该的,不过这次,我希望众仙卿多关注下他。”

在座的各位仙卿长老,听到地位超然的仙尊这么说,自然明白关注二字的分量有多重。

也就是说,这次霄凡红尘历练重修之路,在坐的各位都要打好精神,一路保驾护航,确保少尊主安全无虞。

这时在坐的宗门长老南宫玲起身说道:“仙尊,这次霄凡红尘历练,过多借助他人之手,而不是自我去历练感悟,会不会对其道果产生不利的影响。”

众仙听到南宫仙子这么说,都暗暗点了点头。

仙尊捋了捋长须,淡然道:“本仙尊自有考量,据我所知,其他宗门一些仙界巨擘,转世重修,红尘历练,无一不是靠自己艰辛修炼感悟,历经千劫万难,结果却是中道崩阻,功亏一篑。这次我师弟红尘试炼,我不想他有什么不测,你们多加关注即可,哪怕他将来境界不高,也总好过身死道消。只是行事要注意保密,不要惊动了妖宗魔门,也尽量不要让其他仙宗道门察觉,以免给本宗惹来不必要麻烦。”

顿了顿,仙尊继续说道:“本仙尊隐隐感觉,时代变了,我们也要更新思维,采取这种方式,说不定能让我师弟走得更远。接下来你们便各自去安排吧,还有,南宫仙子,你也下去陪他试炼吧。”

闻此,众仙齐齐又把目光转向南宫玲。

南宫玲脸上微微泛红。

众仙所知,那个曾经仙姿绝伦的人,是南宫玲暗慕千年之人。

只是不知道这次仙尊特意准许南宫仙子下去与其修炼,不知何故。

“,”uid”:”287677992482490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08:20
下一篇 2021-12-22 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