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撞邪,爷爷逼我顶香出马

精彩节选

有人问我,你相信有另一个世界的人吗?如果是当年的我,准会摇摇头,告诉他别傻了,要相信科学。

直到那次诡异的事发生在我身上后,我信了。原来,真有另一个世界的人存在。

我叫李栋梁,家住巴彦县的一个小村子里。

之所以取这名字,是因为父亲希望我能光耀李家的门楣。

事实上,这名字并没有让我成为什么栋梁,反倒是厄运的开始。

我出生后的第三年,母亲得了怪病,不久便去世了。

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天凌晨,父亲痛心疾首的将她的遗体入棺。

就在他和爷爷将母亲遗体入棺时,三岁的我,意外发现,妈妈的灵魂离开了她的躯体。

自从母亲慈祥的和我挥手道别后,我便能看到好多这样的人。

她们或是披头散发,或是青面獠牙,或是鲜血淋漓,经常吓得我哇哇直哭。

当我哭泣时,爷爷总会怜爱的抱着我,替我擦眼泪。

并慈爱的告诉我说:“孩子不要怕,他们不过是另一个世界的可怜人,看习惯就好了……”

母亲去世后,父亲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一气之下离开了家。

父亲离家出走后,腿脚不好的爷爷开始照顾着我的生活起居。

转眼我14岁了,和其它孩子一样,开始上中学了。

为了攒学费,爷爷重操旧业,给各地撞邪的村民搬杆子,看风水,选墓地,看阴阳宅。

爷爷在这十里八乡很有名,因为看的准,看的专业,出一次黑能赚不少钱。

帮村民们解决问题后,爷爷总会象征性收一点钱。

乡亲们记得爷爷的好,总在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施以援手。

村子离附近的公路很远,每次上学,我都会起早走上一个小时的山路。

公交车就那么几趟,走的太晚会没车。

寒冬腊月,山路的冰雪会淹没你的小腿。

即使穿着棉鞋,也会冻伤你的双脚。

原本很多人跟我一起起早上学,但就因为这恶劣的自然环境,不少人选择了中途退学。

每次上学,爷爷都会给我十几块钱,吃饭坐车。

而我,一般都会把午饭钱攒下来,吃点小当家方便面或是面包。

剩下的钱,留着放学时,去街边的王奶奶那,给爷爷买几个他最喜欢的烤毛鸡蛋吃。

走之前,爷爷都会给我一个黄色的符咒让我放在兜里带着。

听他的意思,晚上山路不干净,带上它有备无患。

爷爷虽是庄稼人,但他的经历非常离奇。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背上书包,转身离去。

和往常一样,放了学,我准备去客运站坐大巴车。

由于学校最后一节是清雪活动,放学比平常晚了半个小时。

为了赶四点半的末班车,买好毛蛋热乎乎的放在包里后,我上了车。

因为是末班车,车上并没有几个乘客。

司机由于赶时间到兴隆镇客运站收车,一路也是猛踩油门。

下了车后,已是晚上5点。

东北的冬天太阳落山早,下了车后,天已经擦黑了。

月光照在白皑皑的雪上,犹如一面镜子,能清晰的看到地上的人影。

我走进森林,想顺着山路,抄近道回家。

崎岖的山路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脚印。

我心里一喜,有了脚印,就不用像早上一样,趟着大雪出门了。

走了大约20分钟,天彻底黑下来了。

借着月光,我大胆的向密林深处走去。

正当我神色匆忙往家赶时,在孙家善屯的荒坟处,有一道白色的弧线从我眼前飞驰而过,踩的雪地啪哒直响。

虽然对方速度快,但还是看到了她的模样。

那是一只毛色鲜亮,胡子斑白,上了年纪的白狐。她的突然飞驰,吓得我心里一哆嗦。

我停下脚步,拍了拍胸膛,试图平复受惊吓的情绪。

天黑路茫茫,我竟想起了爷爷小时候给我讲的狐仙的故事。

故事说,遇到狐仙的人,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狐仙重情重义,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每当想起救人的事,我都会会心一笑。

人心都是向善的,人如此,狐仙也是如此。

想起这个故事,我心里顿时没那么怕了。于是壮着胆,继续向前走。

这时,我的眼前忽然刮起一阵阴风。

这股旋风来的突然,呼的一声,卷起地上皑皑的白雪,直接打向了我的眼睛和脸颊。

刮完阴风后,我揉了揉眼睛,没当回事,继续往前走。

没等我走出荒坟,在我的身后,一只冰冷刺骨的手瞬间搭在了我的肩上。

那女人轻轻咳嗽数声,嘴里喃喃的说道:“小伙子,这么晚不回家,一个人在乱死岗这瞎晃悠啥呢……”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虽然我看不到她的容貌,但从声音上可以听出,她是位老者。

听了女人的话,我哆哆嗦嗦的转过身。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穿着红色花棉袄,弓着腰,手持油灯的老太太。

在煤油灯的映衬下,一张近乎扭曲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张脸很奇怪,既像人脸,又像动物的脸。

长得尖嘴猴腮,面容扭曲,难以用语言形容。

“我,抄近路回家啊!老,老奶奶!这,这大晚上的,您一个人在林子里晃悠啥呢?你到底,是人是鬼?如果你是鬼的话,我,我可不怕你……”

说是不怕,但身体还是出卖了我。我双腿一软,还是下意识后退了几步。一个踉跄,脚下的树枝差点没把我绊倒。

见我慌里慌张,胡老太的脸上也有了笑模样。

她干咳一声,宽慰我道:“小伙子别怕,我没有害你的意思。之所以大晚上出现在这,是想来这看看我死去的老伴……”

胡老太神色怅然,她拿着煤油灯,看向不远处的坟头道:“十年前,他为了救我命丧于此。为了不忘记他的恩德,我决定,每年的今天都来这祭拜他……”

“倒是你呀年轻人,好好的大路不走,为啥偏走这条小路?”

胡老太轻咳一声,声音沙哑的说道:“这乱死岗可挺邪性啊,要是点背碰到没脸的就不妙了!依老婆子看,你还是换条路走吧……”

“谢谢奶奶关心,这条路我经常走,不会有事的……”

我感激的道了声谢,拿出爷爷给我的符咒递给她看道:“您看,这是走之前,爷爷给我的符咒,带上它能百毒不侵,远离邪祟。”

“况且,通往王家屯,这是必经之路,天这么黑,您总不能让我原路返回吧……”

见老太太默不作声,我看了看她冻的有些僵硬的手,不禁心头一软。

我将戴着的手套摘下来,递给她道:“奶奶,天冷,这手套给你戴吧。出门在外不易,带上它一来可以保暖,二来,你拿煤油灯也方便些……”

“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谢谢你,奶奶不冷……”

胡老太拒绝的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也逐渐有了点笑容。

她轻咳一声,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我手里的符咒。

当她看到符咒上印着的李字草书时,似乎想到了什么。

于是开口道:“你手里符咒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他和你爷一样,也是个画符驱邪的高手!”

“只不过,符得完好无损时才有用!你的符破损严重,不仅不能保你,还容易给你招祸。”

“王家屯我去过,那四处都是山,是个风水宝地。你顺着林子往南走,也有一条路直通你家。只是,和这条路相比,脚程稍远了点……”

胡老太轻咳一声,放下手里的煤油灯,一脸正色的对我说道:“像你这么善良的小孩不多了,既然你想帮老婆子取暖,那老婆子也善意的提醒你一句。”

“今晚,你无论如何都要绕路而行,方可平安无事。否则,阴风罩人,必生横祸。”

咳咳咳……

老太太艰难的抬起头,一脸认真的指着南边的小路道:“年轻人记住我说的话,顺着这条路往南走,方可平安无事。不然,你会死……”

“,”uid”:”384348788491492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10:00
下一篇 2021-12-22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