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录

精彩节选

1996年,11月23日,我从部队退伍回到北京老家,刚一进村子,就看到父母在村口大柳树下等我,看到他们时,我眼圈微微泛红,3年没见了,还真想他们二老。

我快速跑到柳树下,一把就将母亲抱了起来,此时纵然我有千言万语,这一刻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左手搂着母亲,右手拉着父亲,眼泪也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我叫张宇,17岁那年参军,集训后被选进特种部队,这一待就是整整6年,期间参加过几次战役,平时闲暇时间也很少,不是在特训就是在特训的路上,一年也就和父母通几次电话。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国家给我开了不少工资,说实话这些年,我挺累的,这回来了,我就想在老家做点小买卖,那小日子过的还不美滋滋的,到时候时机成熟了,我在娶个大胖媳妇。

一到家,我就闻到了菜香味,还有我最爱吃的糖醋排骨,要知道,这年头想要吃一回肉,那可真不容易啊,我心想还是家里好啊,能吃上母亲亲手做的饭,看着桌上这么多菜,爸妈一定是从早上起来就开始弄了。

这到了自己家我还客气啥,连手都没洗,就一屁股坐在桌子前,父亲这时拿过来两瓶白酒,我接过来说:“爸,今天咱俩可得好好喝点。”

我爸笑着说:“你这小子,长本事了?行,今天咱爷俩就喝点。”

这一边吃,父母就开始嘘寒问暖,说我这些年,黑了不少,一定吃了不少苦,母亲还用手摸了摸我脖子上的疤,这眼圈也红了。

父亲这时也对我说:“小宇啊,你今年也23岁了,这回来了,以后怎么打算的?”

我将酒杯放下,说:“打算做点小买卖,享享福,爸你是不知道,你儿子这些年,吃苦吃的太多了。”

至于参加战役这些事,我压根就不敢跟他们二老说,我这要是说了,估计他俩晚上就睡不着了,一定会自责自己。

我小的时候,成天和隔壁村的李猛混在一起,我俩天天闯祸,学校都给我俩开除了,后来就开始混社会,整天打架不学好。

后来家里一商量,这才给我弄部队去了,寻思好好磨磨我的性子,结果这一去就是六年。

自打我去部队后,就再也没和李猛联系过,这年头,手机真的是太贵了,像我们这种普通家庭,根本就买不起手机,想联系都是靠写信或者打一个共用电话,很费劲的。

这一想起李猛,儿时的记忆也瞬间从脑海闪过,我心想等明天去他家看看,这么多年不见,也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

这顿饭,一直吃到了晚上,父亲这时已经倒在炕上睡着了,我也喝了不少酒,此时也迷迷糊糊的。

母亲收拾着碗筷,对我说:“小宇你也去睡吧,刚到家也没休息,指定累坏了吧?”

“这才哪到哪,妈我没事。”我说完,就开始帮母亲一起收拾。

第二天,我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一看时间,都已经上午10点多了,这要是在部队,估计早被人一脚给踢起来了。

我穿上衣服,和父母说出去转转,我走到隔壁村来到李猛家门口,清了清嗓子喊道:“李猛,你在家吗?”

我喊了几句,屋里终于传出回应:“谁啊,直接进来呗,喊个屁啊。”

我心说这李猛怎么还是这个熊样,我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李猛这时也出来了,看到是我,先是一愣,然后惊喜的喊道:“宇哥?真的是你吗?”

我给了他一拳说:“不是我难不成是鬼啊?”

“宇哥,你咋才回来,您可想死我喽。”李猛说完就给了我一个熊抱。

过了一会,我一把将他推开说:“差不多行了,这些年过去,你壮实不少啊。”

李猛这身材,确实是壮的吓人,我一米七八的个子,还要比他矮半个头,他一个胳膊,有我俩胳膊加一起那么粗。

李猛神秘一笑说:“哈哈,你猛哥我最近发达了,吃的好。”

“哟,行啊,跟我说说,发什么财呢?”我也有些好奇,还真想知道李猛在干什么。

李猛看了看四周,小声说:“走进屋唠。”

我心想这李猛不会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买卖吧?以他这性子,还真悬,如果是在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我一定要好好劝劝他,如果不行,我就和他断绝来往,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进屋后,我发现他家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甚至有的地方还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尘,显然是很久都没打扫了。

我好奇的打量屋子说:“李猛啊,你以前不是这么埋汰啊,这屋里也太脏了吧。”

李猛挠了挠头说:“我都不在这住了,这不是昨晚我梦见我爹了,他说想我了,估计是在下边很孤独吧,我今早一早就到他坟前看看他老人家,这才刚回来,没曾想你就来了。”

“这还真巧了,你也别多想,你爹说不定在下边过的很滋润呢,哎你快说说,你这些年在干啥呢,怎么还神神秘秘的?”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李猛在干什么,看看是不是我想的那样。

李猛嘿嘿一笑说:“你猛哥我最近可发达了,我在干古玩生意。”

我一听松了一口气:“古玩?我知道这玩意挺挣钱,不过我听说这行水可深啊。”

李猛摆手道:“我只卖宝贝,我才不管里面的勾心斗角。”

我眉头一皱:“卖?你哪来的宝贝?”

李猛小声在我耳边说:“当然是盗墓了。”

我一听当时就急了,心想好小子,你果然没干好事:“盗墓,这是犯法的你知道吗?你胆子可真肥啊。”

李猛按住我肩膀说:“你先别急啊,听我说,宇哥你也知道,我没什么一技之长,父母又死的早,你走了之后,我这日子很难过的,老鼠来我家都是含泪走的,亲属邻居又都看不上我,如果不靠盗墓,我可能早就饿死了。”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以前我俩都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李猛父母死的早,15岁就没爹没娘了,我有一分钱,都是我俩一起花,我有一口饭吃,也绝对不会饿到他,当时我走的时候,也的确没考虑这么多。

“,”uid”:”10467282097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11:40
下一篇 2021-12-22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