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义乌创业的那些年

精彩节选

“我妈催我结婚了。”

女友莉莉坐在烧烤摊边对着我唠叨。

“我知道嘛,十万彩礼钱”,我熟练把烤好的肉串递给顾客,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无奈看着莉莉:“可是我就存了二万块钱,为此我白天上班晚上做烧烤,再给我一点时间吧,求求你了。”

“给你时间?谁给我时间!”莉莉脸色难堪起来终于怒道:“我大学跟你了二年,毕业后跟你在电子厂上班一年,三年!整整三年啊!”

骂着骂着她就哭起来,我默默点上一根烟,我一个山里出来的娃,家里哪有钱。

见我不说话,莉莉擦着眼泪哽咽着:“你说话呀,你倒是说句话,这日子怎么过!”

我丢掉手里半截香烟,人字拖狠狠踩上一脚,咬牙道:“钱我真没有,唠叨半个月了,老子受够了,我们分手。”

“你这渣男,不要脸东西,就这样分手……”莉莉像一只发怒的狮子,对着我不停的怒骂,吐沫无情啪打在我脸上。

突然街头喧哗起来有人叫喊着“城-管来了,赶紧跑啊。”

四周小摊贩都四散奔跑,而我依然无动于衷,莉莉还在不停的咒骂着。

无人好奇上前询问,都顾着自己夺命奔跑,终于姗姗来迟的城-管汽车开到烧烤摊边上,一个制服大叔探头好奇的问道:“你们怎么不走?”

也许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不跑还淡定坐着吵架的小摊贩吧。

我笑了,整个人像疯子般狂笑,把边上人都吓了一跳,莉莉也停住咒骂,不知所措看着我。

“钱都给你。”我把收银小钱包和一张有二万元的银行卡全都丢给愣住的莉莉:“祝你幸福!”转身离去。

莉莉怔怔看着我没落的背影远去一句话也没说,大叔在后面叫道:“东西你带走呀,丢这什么事呢。”

我边走边摆摆手回答:“多谢你这段时间照顾,东西给你交差吧。”

来到一处商店,我摸出口袋十块钱,拿着四瓶酒。

来到河边,闻着污染河流散发着阵阵恶臭,我无所谓坐在草地上,边喝边哭边骂自己。

“湖波,你特么就是个废物!钱没了,女友也跑了!哇哈哈。”

嗝,酒未尽,人自醉。

我要醉倒前喊出最后一句话:“老子要搞特么的钱!钱…”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酒瓶子早已被收破烂的捡走,身无分文回到出租房,果然莉莉已经把东西都搬走了,我摇头苦笑:“果然最绝情不过女子。”

洗漱一番,我轻车熟路来的到电子厂。

女主管厌恶的看了一眼我轻蔑的说道:“你怎么才来?扣半天旷工钱。”

我鄙视看了一眼女主管冷冷道:“我不干了,把上个月工资结算给我。”

穿着职业装的女主管淡然喝着茶:“等几天算好账再给你,急啥子。”

“草,劳资不是问你意见!”我还沉醉在昨晚的悲伤愤怒中,于是一把领着女主管的衣领顶在墙上。

茶水早就被打翻淋湿主管白衬衫,显露出里面肉色内衣,而我的眼里只有钱:“最后问你一遍什么时候给老子结算工资。”

我愤怒到喷火的眼神射进女主管的瞳孔里,她终于害怕挣扎着:“马上给你,放我下来,求你了。”

啪,女主管落地,来不及整理自己的着装,马上打开电脑,哆哆嗦嗦拉出清单,对着我念道:“上个月工资二千八,加上这个月一共三千四,我提交财务了,下午就能到你卡里。”

没有理她,我随即走出办公室,关上门后,可以听到里面传来怒骂声和噼里啪啦摔东西声,以前拽什么,我冷笑着离开。

回到出租屋后我躺在床上,枕边还留香,佳人却不见。

我闭上眼睛,努力想把莉莉记忆删除,却无法做到,泪水再次湿透枕巾,我啪打自己的脸,试图叫醒自己面对现实。

“赚钱,”我想到我要干嘛:“对赚钱,去哪里赚钱,想一想。”

努力回忆着,一个戴着很粗很粗金项链的老板出现在我记忆中,女主管曾经说那老板来自义务小商品市场,那里人都很有钱。

对,我要去义务,新闻上也经常说义务有小商品市场,有很多私人老板在那发家致富。

我立马坐起来,找了个网吧,上网查询信息,这个时候互联网并没有那么发达,网吧里都是打CS,红警,魔兽,像我这样查资料基本没有。

看了地图,看了贴吧,论坛,我对义务充满了神往,那里就像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等着我去挖掘。

我没有犹豫就买好明天下午去义务的火车票,回到出租屋给房东打了电话退租,倒头就睡,实在身心俱疲。

“,”uid”:”337734506250423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12:30
下一篇 2021-12-22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