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材将女和她的药罐子王爷

精彩节选

“沈将军回来了!快去看啊!”市集中有人高声喊道,街道上的人们熙熙攘攘的往城门奔去,城门顿时被围的水泄不通。

城外远远看去,只见一队军马缓缓骑来。那是沈来的军队,他们刚平定匈奴归来。

人群中的一个小孩骑在父亲的背上:“父亲,那就是骠骑大将军吗?我以后也要当大将军!”小孩看着军队前头那匹红马上的沈来,眼中闪烁着光芒,如同沈来身上被烈阳照得光芒万丈的铠甲。

城门军见沈来到城门,上前驱赶围堵在一起的百姓,百姓站在街道两边形成人栏,见到沈来,高呼:“沈将军!”街道尽是百姓呼喊沈来的声音。

人群中一个老妇感慨道:“北朝末年,天下大乱。多少人因为战争居无定所,日日饱受饥寒交迫,是沈将军和圣上一同结束了北朝末年战争,开创了晋朝盛世。”

“是啊,沈将军和圣上是大英雄,我们能做晋国的百姓可真幸福。”老妇身旁的人附和道。想当年他差点死在那战乱中,每日不仅要为吃行居所发愁,还得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敌军一刀斩死,那种生活他一刻都不愿过。

在晋国百姓心中,沈来不仅是是个将军,更是解救国家危难的大英雄。若不是他和圣上,恐怕他们还在经历战争,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沈来坐在铁骑上,看着眼前这繁华的街道,百姓们个个拥呼,有的甚至举着鸡蛋、白菜、水果、绫罗绸缎,让他收下。他笑着拒绝道:“大家留着自己吃,自己用,心意我沈某就领了。”

说着,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高呼:“父亲!”沈来一听那声音就知道那是他的女儿——沈宴清,脸上的笑容更烈了。

人群中窜出一名绿衣女子,是沈宴清。她身子瘦小,但脸却生得圆润,想来是吃的太好了而导致的,一双杏仁眼,笑起来弯弯的很是灵动可爱。

她举着手摇晃着,沈来见到她立刻下马,将马绳递给一旁的副将,道:“陈旭你带兵安顿好,不必等我。”

陈旭一脸恭敬严谨地道:“是,将军。”见沈来转身,看到沈宴清,脸上的嘴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扬。将军的女儿,可真是如太阳明媚烈焰啊。他想起自己的身份,又将嘴边的笑意压了下去。

可人群中眼尖的小孩一眼就抓见他嘴边转瞬即逝的笑容,指着陈旭无邪地道:“那个哥哥笑起来真好看!”

沈来听到了那小孩的话,又转头看向陈旭,只见陈旭一脸紧绷,面无表情。

在战场上,沈来严厉刻薄,他对待战争素来严肃,可在平日他还是个平易近人的将军。

陈旭认为自己是副将,对自己极其刻薄,要求也是按尖儿的要求自己。他不想让沈来看到他随性的一面。可沈宴清那抹绿影,那抹阳光一样明媚的脸让他不由的忘记自己是军人的身份,忘记军人的严谨。

沈宴清见到父亲下马,脸上挂满灿烂的笑朝沈来奔过去。她已经半年没见过父亲了。

沈来见女儿奔来直接将她抱在肩上,道:“团团,有没有想爹爹呀。”

团团是皇帝给她取的名,沈宴清刚出生时一团小小的,皇帝见了她就可爱的不得了,直接给她起了团团这个名。可沈宴清母亲苏容觉得不严谨,最后只把团团当做乳名。而团团这个名儿,只有皇帝和沈来苏容叫。

“当然想爹爹啦!”沈宴清今天开心的不得了。只要沈来不在,苏容就会每天逼着她早起,逼着她读书写字,逼着她学女红,逼她学琴跳舞,逼着她干她不喜欢的事。

如今沈来回来了,她就不用去学了,只要她找爹爹撒娇喊累,沈来必然会说道:“团团不想学就不学,爹爹的女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怕爹爹这个将军养不活你一个小姑娘吗?”

每每让她学习时,哪怕盯着她,她都能找到各种各样的借口偷懒。

学女红就故意扎破手,丁点大口子哭着喊着要包扎;看书就是各种走神发呆,让她背书就是肚子疼,头疼,浑身不舒服。

这么折腾,一天下来屁都没学会。还哭着喊着对沈来喊累,关键是沈来还总会给她些银子,让她去外面好好玩耍犒劳自己一番。

苏容看到他这样惯着女儿,心中更是一百个不愿意。沈来就这么一个女儿,她想着将沈宴清培养成得才兼备的才女,往后离了他们夫妻二人也可以自力更生。

可这沈来像是同她对着干惯了,久而久之她也拿这父女二人没办法。后来她也想开了,就沈来这家财万贯,这权势名誉,确实不愁养一个废材女儿,再加上圣上又那么喜欢沈宴清,更不愁没人要了。

“爹爹,你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秦伯伯。”沈宴清眨巴着眼睛,眼中的喜悦消散了些,带着略微的担忧:“秦伯伯好像是生病了,团团想去看看他,但是秦伯伯的李公公不让我见。”

“说了多少遍了,要叫皇上。”沈来听到皇上生病神情不由一紧,可面对纯真无暇的女儿,又释然笑道:“等爹爹收拾好就带团团去。”

沈宴清点头:“那爹爹快回去收拾吧!”她从沈来身上跳下来,朝家飞奔。

跑到半路又回头看到沈来被她甩了大半截,又高喊道:“爹爹!快点呀!我要快点去见秦伯伯,我还准备了平安符给他呢!”

“给你秦伯伯准备了平安符,就没给爹爹准备吗?”沈来在不远处道,故作吃醋的模样。

“也给爹爹准备啦,爹爹不要吃醋!”沈宴清道:“就在家里啊,只是我跑的太急忘记带出来给爹爹了,到了家我就给爹爹带上!那可是我特意去万安寺里头求的呢!”

沈来步子大,没走几步就走到沈宴清身边,他问道:“那娘亲的呢?”

“早就给娘亲带上了!”沈宴清才十四岁,在沈来身边显得她个子小小的,如同小鸟依人那样。

“,”uid”:”108234432708769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15:50
下一篇 2021-12-22 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