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她超牛

精彩节选

在密密麻麻的丛林中,少年佝偻着脊梁,背着满身是血的女子。

血水随着雨水流淌到少年的眼眶里,肌肤上,他却似乎什么也感受不到,只知道往前走。

大风吹过,他身形摇晃,却坚持着没有倒下,那双大手按住身后的女子,豆大的雨水拍打在那单薄的身体上,狂风肆虐,疾风骤雨,幽林中的二人显得格外凄凉。

身后的女子幽幽转醒,身上的冰冷与疼痛让她快要无法呼吸,眼前所见也尽是陌生景象,此刻的她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而身前背着自己的人也丝毫没有察觉身后人的动静。

暮朝看着黑暗压抑的密林,一时间不懂得是发生了什么,我不是刚看完小说睡觉去了吗?难道这是在做梦?

她的大脑来不及运转,便脱口而出对身前人问道,“这是哪?”

说完之后,暮朝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沙哑的厉害,每说一句话都撕扯着的疼。

“你醒了,放心再过一会,我们就能离开这归墟山了。”

少年虚弱的语气中透露出惊喜,又带着些欣慰,脚下的动作也更快了些。

归墟山?这名字听起来好熟悉,雨点砸在她的脸上,暮朝只能眯缝着眼睛,看向四周。

雨天路滑,又何况是这鲜有人际的归墟山,少年脚步不稳,左脚踩到了一块湿滑的土地上,二人的身体因惯性倾斜,暮朝没有力气支撑,眼前就要躺倒在地上,却见自己距离地面还有些距离的时候猛地停下。

少年单腿跪在地上,扭过脑袋,咧起一个不算明媚的笑容说道,“别怕,元鸣哥哥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元鸣?!

这不是自己睡前刚看的那本修仙小说里的疯狗大反派吗?

暮朝脑子中的混沌被一下子冲破,整个人也有了些许的清醒,于是试探的问道,“喻元鸣?”

“怎么了。”

那稚嫩真诚带着些少年气的嗓音传来,让暮朝彻底认清了现实。

喻元鸣站起身继续向前走着,暮朝则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自己在睡觉前刚看的一本修仙小甜文《花落成仙》中的反派就是这名字,而且根据描述也是一点也不差,本是少年意气的脸上总是带着有些违和的严肃,爱笑的孩子在别人面前总是绷着一张脸,只有在见到花洛羽时才会露出两颗虎牙,笑眯了一双眼睛。

所以说,我现在就是花洛羽?成了女主?

暮朝心里多少有些奇怪,以后自己的名字不再是暮朝而是花洛羽,自己的命运也要按照作者所写,这放在每个人身上都会感到不适,不过想到女主的经历,她似乎还是能接受的。

这本书里的男主是每个女人都爱我但是我只爱女主,而女主则是每个男人都爱我,但是我不忍心伤害他们所以我爱了每一个人,并且她机缘逆天,走到哪里都能捡到宝贝。

至于自己面前这个少年,则是受不了女主爱了那么多人,占有欲让他黑化,便开始对女主的男人们下手,且手段极其凶残,这才成为了反派。

暮朝心疼的看着面前的男孩,想着等出了这归墟山,我一定好好对你,教你向善,不让你变成疯狗。

二人各怀心思的在雨中行进,暮朝想不起来现在是哪一段剧情,在书中自己似乎并没有见过女主有这么狼狈的时候,许是这一段在书中并没有写出来,只是作为暗线存在,不过这归墟山自己还是想起来了。

这归墟山中有一样宝贝叫同念环,一旦催动便可使人无法使用灵力,如今看来那东西应该还是埋在这山下没有出世。

不知走了多久,暮朝感到身上的雨水总算是小了点,渐渐的也看见了光明。

一缕光打在喻元鸣的脸上,那晦暗的眸子上总算是闪烁出了光,两颗虎牙随着嘴角的裂开缓缓露出。

暮朝望着他露出少年那无邪的笑容,心头一暖,眼睛也弯了起来,不过没等到她开心多久,一句话将她再次打入谷底。

“我们走出来了,朝朝,我们出来了。”

朝朝?小说中喻元鸣可从来没有给女主起过这样一个外号,并且也没有这号人物。

喻元鸣随手捏起一个法诀,布下了一个结界,雨水瞬间被隔绝,他带着脸色迷茫的暮朝冲出林子,找了个平坦开阔的地方,将暮朝放下,动作举止极尽温柔,像是在保护什么珍宝一般。

但是暮朝见此心中却满是冰冷,小说中喻元鸣自小生长环境并不算好,因为母亲去世,他的父亲对他非打即骂,吃饱饭从来不可能,与恶狗抢食,在黑暗中生活,带着镣铐搏斗,直到他拜入玄云宗之后生活才有了转机。

同样,因此他懂得怎样去讨好别人,他明白只有握在手中的东西才真正属于自己,只要能达到他的目的,他便可以不择手段,以至于他为了女主能顺利升至化神,还将对待他如亲生儿子的师尊杀掉夺取他的元婴炼丹。

除了女主他不在乎任何人,所以如果自己不是女主的话,呆在他的旁边多一秒都是一份危险,无论他表现得多么无辜。

喻元鸣将俩个人身上湿哒哒的衣服用法术烘干,然后拿出一颗丹药放在暮朝嘴边。

暮朝不敢张嘴,看着那枚丹药不发一言,她此刻才注意到,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是不计其数,但是喻元鸣除了那些血水基本上是毫发无损。

对啊,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喻元鸣怎么可能会让女主受到一点点的伤,暮朝心中自嘲着。

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离开这个人身边,不知道如今剧情进行到什么地方,如果正是他成疯狗的时候,自己岂不是刚来就要翘辫子。

“朝朝,你是在怨我没有及时来吗?那你也不能用自己的身体赌气,好歹将这蕴灵丹吃了。”

蕴灵丹在小说中是筑基期滋补灵气的丹药,暮朝纠结片刻,心下一横,便艰难的抬起手将那丹药接过去放在嘴里。

喻元鸣见对方此举明显一愣,看着空空如也的手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才像是反应过来,便侧身坐在暮朝身旁,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一条毛茸茸的毯子盖再暮朝身上。

暮朝望着他这一系列的举动,活像是一个被伤透了心的人,也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是想多了,说不定在书中就有一个被他像女主一样对待的人,只不过没有写出来而已。

她本在努力想着书中剧情,这时从腹部出现一股自下而上的暖流流入暮朝的身体,打断了她的思绪。

暮朝下意识的盘腿打坐,那暖烘烘的感觉让她的身体稍稍有了一些的改善。

许久,那暖流消失,暮朝的身体总算不再那么僵硬,身上伤口的疼痛还在提醒着她它们的存在,但好在没有那么难受了。

喻元鸣见她睁开眼睛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了。”

看着那张脸爬满了担忧,暮朝哪怕再绝情也无法恶言以对,便强从嘴里蹦出来二字道,“无事。”

“那就好,我还怕你只因我随口提的一句紫金果去丢了性命。”

喻元鸣轻笑,眉间是解不开的宠溺。

听到这个紫金果,暮朝倒是想起了一段剧情,在女主筑基巅峰的时候喻元鸣倒是送了一颗紫金果去,这个果子可以让修士在升金丹的时候觉醒一项神通,并且效果比结金丹要好得多。

女主则是靠紫金果觉醒了御妖诀,并且用这一项技能帮助喻元鸣所在的玄云宗解除了一次兽潮危机,将那兽潮引向另一个倒霉的二流宗门。

那个宗门因兽潮被毁的一干二净,而女主过去哀悼的时候又发现了藏在那宗门之下的无数宝贝。

果然这就是女主光环吗,走到哪里都能捡到机缘。

而如今看来,剧情就是发展到了此处,毕竟这紫金果也只在书中出现过一次,而此时的大疯狗还在疯与不疯之间反复横跳。

“,”uid”:”396747637207996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19:10
下一篇 2021-12-22 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