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我,于永夜之中斩亿万神明

精彩节选

夏日,严城。

虽然尚未到三伏天,但是此时阳光炽热却并没有丝毫收敛的意思,

柏油马路两侧挺拔的杨树上,蝉鸣有气无力的嘶吼着,更是为这片闷热的天地平添几抹躁动。

灰褐色的路上,几乎看不到任何的行人,

即便是偶尔有几辆轿车疾驰而过,也丝毫不会在这里耽搁片刻。

大概,

是怕即将被炙烤融化的沥青马路将自己和车子粘住吧。

而就在一树之隔,由一条土路向东南方向延伸十几米远处的路边砖厂内,却又是另外一番模样。

砖厂不大,约莫有两亩地大小,

这本就是一个靠力气换口粮的粗鄙之所,自然也没有任何的富丽堂皇一说。

不大的砖厂内,除了密密麻麻的堆砌着一垛垛成品砖山之外,

两个坐在歪歪扭扭搭建起来的遮阳棚谈天说地的一老一少

十几个光着上身,在烈日下挥汗如雨奋力养家糊口的粗鄙汉子,

这应该便是整个砖厂所有的光景了吧。

当然在这一天之内,砖厂偶然也会多出一个变数,

就比如现在,十二点半,

一分不多,一秒不少,

温度超过三十七八度的砖厂内,那个略显瘦弱的身影,今天又如约而至。

他叫苏白,

是个高中生,

都说他脑子有点不太好。

这是坐在遮阳棚内的老板和侄子知道的所有信息了。

脚上的白色运动鞋,虽然陈旧,但是却依保养的十分细致,

即便是磨破露出一缕缕线头的鞋面,依旧被细致的缝补起来,看上去丝毫不违和。

长裤,长衫,棒球帽。

而且还里外穿了两件。

里面的一件是他的校服,外面的破衫旧裤,苏白是专门向砖厂老板借的。

穿上去,有点大马猴的即视感。

砖厂老板是个一米八几的大汉,原本也是混迹于各个砖厂的泥腿子,曾经是当地有名的拼命三郎。

多年的辛苦打拼,才让这个五十多岁的他有了这一亩三分地的砖厂,

能让他从炙热滚烫的户外,安心的坐到遮阳棚下喝茶。

旁边,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瘦削年轻人,是老板的侄子,

平日里老板不在,整个砖厂的运转都是他负责。

……

咕噜咕噜~~

伴随着一声细长的茶壶倒水声,砖厂老板的视线也随着茶声收敛入杯,

不过余光处,却依旧时不时的瞟向不远处的那个小小身影。

“叔,今天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一边说着,年轻人一边端起一杯茶,恭敬的送到叔叔面前。

不过接过茶的叔叔却显然有些心不在焉,答非所问。

“他,天天来?”

很显然,叔叔口中的这个他,指的就是正在埋头搬砖的苏白。

轻轻抿了一口茶,年轻侄子品着嘴里清爽的茶香,眼角里都藏着几分愉悦。

“天天来,没有一天耽搁的。”

“从中午十二点半干到一点半,时间卡的死死地。”

“就干上午这一个小时。”

“讲真的,他应该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准时的一个人了。”

“而且按照您的吩咐,每次都会给他这套衣服,搬砖的钱也都现场给,没拖欠他一分。”

听着侄子的话,叔叔欣慰的点点头,

“穷苦家的孩子,都不容易。”

不过,侄子接下来,迟疑片刻之后,却再次开口。

声音也刻意压低。

“叔,最近砖厂的几个老工都来找过我,说不想和他一起干活,这个叫苏白的学生太邪性了,容易招灾。”

说完,侄子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叔叔的脸色,

果然不出意外,叔叔眉头一挑,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扯犊子!啥子叫太邪性?都tm是干苦力的泥腿子,吃都吃不饱的主,逼事还不少!”

“招灾?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啥样子,灾都不愿意来咱们这屁大的地方折腾!!”

叔叔一向声音粗狂,此刻更是刻意将声音拔高,

不出意外,整个砖厂里那些光着膀子干活的汉子们,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而年轻的侄子,也只能苦涩一笑,摇摇头。

眼睛,却再次不由得看向不远处,穿的像大马猴一般的苏白。

“叔,今天这温度,咋着也得三十五度以上吧?”

“刚刚我出去溜达了一圈,十分钟不到浑身上下都被汗打湿了。”

“而你再看看他……”

话说出口,侄子同时冲着苏白的背影努努嘴。

“秋天才穿的厚厚白色运动鞋,里面穿一套校服,外面穿一套你的衣服,带着帽子,干着这么苦力的活计,”

“可是他,从来没有流过一滴汗。”

“他的后背,脸上,手上,从来没见过一滴汗。”

“也不能怪工友们七嘴八舌了,这小子多少是有那么一点……不正常的。”

相对于叔叔粗暴的脾气秉性,侄子却一反常态的老道,

声音不疾不徐,一边斟茶一边漫不经心的提点着。

而听着侄子的话,刚刚还神情激动的叔叔,声音却也蓦然的卡在原地,

眼睛不由得再次看向拼尽全力搬着一摞砖的苏白,

浓眉之下,时皱时舒。

“叔,这些还不是让工友们最忌惮的。”

听着侄子欲言又止的话,叔叔的脸上更沉几分。

“还有啥?!”

“不知道你注意过没……。”

“有的时候,他身后有两个影子!!”

……

“,”uid”:”281437325676955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19:10
下一篇 2021-12-22 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