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 ·青黛传

精彩节选

完颜府中下人们一片忙碌,都急着把那些个书画真迹和金银首饰放入箱中,丝毫不敢有所怠慢。

而主人家们这时正按嫡庶长幼跪在家祠里祭拜完颜家族的祖先,也是为了将祖宗牌位移到京城做准备。

为何这么着急也是因为昨日从京城来了一道圣旨,命满洲正黄旗完颜罗察进京任命户部侍郎,即日启程。

此次升迁进京只能举家搬迁,出了祠堂,一大家子加上纳的几个姨娘也有十来个人正端正地坐在大厅中听候老爷和主母的吩咐。

\”人人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天子脚下,京城肯定比江南繁荣得多,这在江南住习惯了怕是到京城去还一时半会儿适应不过来呢!\”吴姨娘提娟掩鼻娇嗔地说。

青黛坐在她对面背靠着椅子,没有端坐的样子,但也礼貌地点了点头,也算是尊重了这个大自己没几岁的姨娘,她现在没心思搭话,只想快点逃离这里,心不在焉地用手指把完着自己辫子的尾部。

主母看到那几个姨娘和姑娘谈论得闹哄哄,便清了清嗓子,听声音就知道是一个温柔的人。\”都别聊了,到了京城不比这里,行事得格外稳重,穿衣样式和礼仪都得改,此次走得匆忙,几个姨娘都给娘家人去打声招呼。\”

今日府上忙着搬迁之事格外繁忙,下人们进进出出,所以大门敞开,倒也方便了女眷的出入,所以青黛便趁此机会带着丫头溜了出去。

前脚刚出门后脚就有人向夫人禀报,但夫人向来对孩子温柔,尤其是这个自己冒死生下的女儿,也只挥挥手,只说了明日就要离开这里,今日便不束着她,随她去。

两人在街上走得匆匆忙忙,云儿小跑着走在前面给青黛开路。毕竟自家格格是待字闺中的大家闺秀,云儿出于谨慎,便没有直说那人的名字,\”格格,他递了条子来,说是在湖心亭等你,那边人少,你们私下见面也不易被外人看见。\”

青黛嗯了一声,先是加快了脚步,随后又拉起云儿的手开始小跑。

到达湖心亭时两人已有些微喘,还未进亭中便看见一个男子的背影。那人穿着灰色的单薄长衫,手背在后面,看着那湖面似是在发呆。

青黛整理好衣裙,然后又调整了呼吸,向亭中走去,云儿则自觉地在亭子入口处守着。

\”寒绪哥哥,久等了。\”青黛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寒绪的肩膀。

寒绪回过神,然后和往常一样作揖行礼,\”青黛格格。\”

昨日圣旨到了扬州知府早已传得沸沸扬扬,青黛猜到寒绪定是知道了自己即将启程去京城的消息。\”寒绪哥哥还是一如既往地恭谦有礼,可我从来都把你当做我的亲人,不需要你行礼,你又何必见外。还是说你从来都是把我当外人。\”

\”我怎会把你当外人,我对你是……算了,你是满人,完颜大人如今又得以升迁,自然身份尊贵。而我一个汉人出身,家中又世代经商,身份低微,怎敢视格格为亲人。\”寒绪着急地解释,抓着湖心亭的围栏不知所措。

相处得久了,青黛自然知道寒绪哥哥的想法,深知他的想法肯定不能凭自己三言两语就可以改变的。思索了一会,还是犹豫着说出口,因为再见不知道何时,她想知道答案。\”寒绪哥哥,明日我就要走了,可能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寒绪轻叹一口气,终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他却第一次改了称呼:\”青黛,这是我亲自画的样式,然后命着扬州最好的工匠做出来的,本是打算作为你的生辰贺礼,现如今就作为你的践行礼吧!”

青黛接过盒子,里面放着一只精美的昙花发簪,洁白的玉石,两朵昙花,一朵含苞待放,另一朵则是完全绽放开来。昙花难得,她从未见过昙花盛开的样子,也只是在话本上见过。寒绪送这个礼也是用心准备,投其所好了。

她取出发簪,递给面前的男子,\”帮我戴上吧。\”

接过发簪,拿在手里指尖冰凉,寒绪这次并没有顾忌祖宗家法,将发簪插在了女孩的发间。

分别时青黛向寒绪要了一副画像,本想要他的肖像,可自己一个女子留着男子的画像始终不太好,便索要了一副墨梅图。

第二日,一行人都上了马车,青黛和夫人同乘一辆马车,时不时掀起帘子往外看,“额娘,你说我们还有机会回来吗?这烟雨江南美景,不知能不能再见?”

夫人拉过她的手,抚了抚她额角的头发,“若是我们青黛日后成婚找了一个好夫家,那就可以让你的夫君带你回江南,额娘和你阿玛都老了,经不起几次这样长途跋涉了。”

青黛被说得不好意思,便靠在了额娘的肩膀上,“女儿还想多孝敬您和阿玛几年,您可别急着把我嫁出去。”

“话说回来,咋们青黛都已经十五了,也到了找夫家的年纪了,额娘定会给你定下一门你喜欢的,不会让你受了委屈。”

青黛一听这话便喜笑颜开,额娘向来都懂自己,自己的心事在她面前也藏不住。

经过几日的奔波,一行人终于到达了京城府邸,街上热热闹闹,小贩吆喝声不断,确是比江南要繁盛得多。

完颜罗查紧赶着穿上朝服进宫谢恩,青黛则收拾着自己的阁子。

别的都不重要,唯独这幅墨梅图。她打开凝视了一会,遂又挂在了自己床榻的对面。

云儿看着青黛将画取了又挂,挂了又取,便也忍不住发出银铃儿般的笑声,\”夫人向来疼爱格格,格格自然也能选择自己喜欢的夫君,这是旁的女子都求不来的,不如,您明儿个就给夫人明说,早早嫁给心爱的男子也不用每日睹物思人。\”

青黛一听就羞红了脸,把画挂好后从宽凳上下来,叹了一口气,一边摆弄着首饰玩意儿一边说:\”可是我不知道寒绪哥哥喜不喜欢我,他在我面前总是把礼节放在前头,除了分别的时候他称呼过我的闺名,其余时候都是以格格称呼我,我总觉得他对我很生疏。\”

\”此言差矣,我觉得寒公子是喜欢格格的,若他每每和你见面都十分热情那和浪荡公子哥有何分别。这么些年云儿都看在眼里,若他对你没感觉是不可能一有新奇玩意儿就托人送来府上,而且分别那日他从亭子出来时似乎红了眼。\”

听了这话青黛又一丝脸红,不好意思起来,然后又露出娇羞的笑容,脸颊两边的梨涡浅浅的。

傍晚的时候夫人差人送来了几套新样式的衣裳鞋子,都是花盆底鞋和一些旗装,现在来了京城,以满人为主,装束自然得改。青黛本就是满人,额娘又出身大族,是如今佟佳贵妃的表姐,所以她早就学会了各种礼仪,就连穿着这三寸高的花盆底鞋也丝毫不觉得脚累。

夫人作为主母忙碌了一天,现如今好不容易在大厅歇歇脚吃了几口茶。结果宫里面遣了人来。

见是宫里来的人,肯定不能怠慢,急忙忙地吩咐人拿上好的茶。传话的老嬷嬷立马拒绝,\”夫人不要忙活了,我这等人喝什么都是好的,老奴伺候贵妃娘娘习惯了,传完话就得回去侍奉左右。您是娘娘的表姐,娘娘挂怀得紧,这不,一听说你们进了京城就派我来请夫人带上格格入宫相聚。本也想顺道见见哥儿,但后宫嫔妃众多,终归不方便。\”

夫人自然明白宫中的规矩,老嬷嬷走得匆忙,她送至府门外,随后又塞给嬷嬷一锭银子,温柔地笑着。\”嬷嬷来这儿一趟辛苦了,一杯茶钱,还忘不要推辞才好!\”

“,”uid”:”160047841281509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20:00
下一篇 2021-12-22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