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太太,命给你要不要陆锦川应夏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应夏追陆锦川的时候,追得连滚带爬,最后把自己追成了有名无实的陆太太。 都说陆锦川为人狠辣六亲不认 可后来,全北城人都知道,陆锦川有个心肝儿 谁也碰不得说不得 谁要是动一下,他能把北城给掀了 用陆锦川的话说就是:陆太太啊,我把命给她都行。 (1v1双洁)

小说:陆太太,命给你要不要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之知
角色:陆锦川应夏
简介:《陆太太,命给你要不要》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之知的火热小说。讲述了:
赵如一轻微地喘息:“没什么大事,就是肚子有点疼?”
陆锦川眸色顿时一沉:“看医生了吗?”
“还……没有。”
陆锦川转头吩咐周信:“让司机在楼下等我。”
又抓起外套,步子飞快,边走边嘱咐:“在家等我,躺着别乱动,我马上来。”
电话挂断,周信跟在他身后,忐忑道:“那上午的会?”
“取消!”
看着陆锦川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周信一边联系司机一边摇头。
周信纳闷,这个老板他当真看不明白,家里那位他平时在乎得紧,什么好的都往人跟前送,养得比公主还娇贵。
这些年也没听说和那位赵大明星有什…
书评专区
气象开阔:今年发现的一本轻松搞笑文,笑料、节奏把控得非常不错!简直不敢相信这本书这么好看!!
星星落进海里:一口气看完了,不过好少啊,不过瘾又舍不得养肥,只能寄希望于作者大大了
曳星辰:题材很有意思,大大加油!
陆太太,命给你要不要陆锦川应夏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陆太太,命给你要不要》全文在线阅读
第3章 他在意的人不是她

赵如一轻微地喘息:“没什么大事,就是肚子有点疼?”

陆锦川眸色顿时一沉:“看医生了吗?”

“还……没有。”

陆锦川转头吩咐周信:“让司机在楼下等我。”

又抓起外套,步子飞快,边走边嘱咐:“在家等我,躺着别乱动,我马上来。”

电话挂断,周信跟在他身后,忐忑道:“那上午的会?”

“取消!”

看着陆锦川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周信一边联系司机一边摇头。

周信纳闷,这个老板他当真看不明白,家里那位他平时在乎得紧,什么好的都往人跟前送,养得比公主还娇贵。

这些年也没听说和那位赵大明星有什么瓜葛,怎么忽然就冒出这么个人来?

应夏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天色阴沉沉的,她想了想打车回家,开始收拾衣服。

陆锦川这个名义上的丈夫,其实是做得很好的。

衣帽间里的东西,基本都是陆锦川给她买的,各大品牌当季新款,每季都在往家里搬,这里装不下了,好多都搬到了南郊的别墅里。

衣帽间里两人的衣服挂得混来混去,他的西装旁有她的针织衫,他的衬衫里夹着她的小裙子。

刚结婚那会儿,东西还挂得整整齐齐,一人一边,泾渭分明。

她总觉得这样离他好远,哪怕衣裳和他的挨在一起,对她来说也是另一种程度的亲密。

他尝试过让阿姨一次又一次的整理,后来,也懒得说了,这个习惯就这样坚持到如今。

应夏把自己的衣服归回原位,看着整整齐齐的衣帽间,忽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就好像,他们也要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一般。

一上午收拾下来,连两个行李箱都没装满,其中一箱还全是书。

她自己的小房子很久没人住了,不过阿姨每周会过来打扫一回,还算干净。

东西归置妥当,她直接在沙发上睡过去。

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应夏终于从沙发上醒来,昨晚一晚上没睡又折腾一上午,实在是太累了。

屏幕上显示着他的名字,应夏接起电话,陆锦川急切的带着几分怒意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为什么不接电话?!”

应夏愣了愣,我这不是接了?

“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陆锦川沉了口气:“孙阿姨说你收拾东西走了,你在哪儿?”

应夏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找我有事吗?”

那边一阵静默,半晌,陆锦川才开口:“我让张律师拟协议,你有什么要求直接跟他提,我全答应。”

原来是为了离婚协议的事情。

应夏仰起头,憋回眼眶里的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你决定就好,我没有意见。”

陆锦川听出她声音里的哽咽:“夏夏,你……”

“什么时候?”应夏打断他,她真的不想从他口中听到任何关于怜悯或者抱歉的话。

许久,陆锦川才道:“下周一吧。”

去民政局是在三天后,离婚协议上,应夏看也没看就落下自己的名字,毫不拖泥带水,倒是陆锦川看着她的签名沉默了许久,然后跟着落笔。

红本换红本,不过是封面上一个“结”字换成了“离”罢了。

十年的光阴, 两人在有名无实的婚姻里磨了三年,她一颗心早就累了,心痛之余,甚至觉得有些解脱。

她还记得当初结婚时陆锦川问她,会不会后悔?她当时笑眯眯地答得干脆,她说绝不。

可现在她后悔了,如果她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她宁愿在初中的时候默默的看上两眼就好,而不是兴高采烈地奔到他面前说:“我记得你,我们以前见过。”

从民政局出来,陆锦川叫住她:“应夏。”

应夏淡定地回过头:“嗯,还有事吗?”

她这才好好看了看陆锦川,他看起来精神不大好的样子,近几个月都是这样,眉眼间多多少少带了点忧虑。

陆锦川问:“去哪儿?我送你。”

司机老刘恭恭敬敬拉开车门等在一旁,应夏抬腕看了看表:“不用了,我还有事,再见。”

陆锦川一直望着她离开的方向,直到人影消失也没转过头来。

车已经在民政局门口停了半个多小时,引得无数人侧目望过来。

“陆总,是去……”

陆锦川闭上眼往后一靠,声音带着疲惫:“回家。”

等他再睁眼,车已停在了城西的别墅门口。

陆锦川眉心拧了拧:“怎么是这里?”

司机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恭敬道:“您说‘回家’。”

他是说回家, 可没有她的地方,哪里算是家?他真是糊涂了。

司机从后视镜看见若有所思的陆锦川,瞬间了然,重新启动车子,别墅大门却在这时候开了。

门口走出的女人穿着宽大的居家服,漂亮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冲着车子摇手。

“算了。”
陆锦川说着,开门下了车。

他们离婚比结婚受到的阻碍要少得多,没有任何人插手阻拦,不需要跟任何人通报,一如他们结婚时,仅凭他一句话,任他父母如何反对都没能撼动分毫。

知道他们结婚的人不多,离婚更是不需要刻意通知,也就闺蜜那里说了一下,千里之外的母亲那里更是一个字也不敢提,只说想出去玩一阵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6-20 10:40
下一篇 2022-06-20 1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