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受气包,神医她被反派娇养了

精彩节选

裴绾绾是在一阵窒息感中醒来的,她喘着粗气惊慌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发现自己身处的环境和电视剧里的古代一模一样。

她是一名医学博士,今天是她获得青禾医学研究奖的日子,在去领奖的路上,她为了救一个小孩,将小孩推了出去,而自己却被极速冲过来的车撞倒在地。

一名侍女进来看到她醒了,便赶紧上前:“大小姐,您终于醒了!”

裴绾绾突然抓着侍女的胳膊,神情急切:“我是谁?这是哪?”

侍女被她吓到了,哆哆嗦嗦的不敢说话,裴绾绾完全没有耐心,此刻的她已经六神无主了:“回答我!”

侍女这才小心翼翼道:“这里是镇安侯府,您是侯府的大小姐裴绾绾。”

裴绾绾在侯府待了三日,才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她一个在二十一世纪声名远扬的天才医学女博士,穿越到了这个历史中不曾出现的宁远国,想想就头大。

突然自己的侍女跑了进来,神色慌张:“大小姐,二小姐来……来了。”

裴绾绾还来不及细思,只见一女子便直接进来了:“姐姐,你竟然醒过来了。”

裴绾绾一听,这话里话外是不愿意她醒啊,便站直了身子:“你是谁?”

裴汐沫一听这话,便忍不住笑出了声:“姐姐你别装了,难不成摔一跤还能把脑子摔坏了。”

裴绾绾可一点也不怕她,突然逼近她:“你给我好好说话!”

裴汐沫被她眼神中的气势吓了一跳,自己素来软弱无能的姐姐怎么醒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她眼神闪躲了一下,但还是喊来门口的家仆:“你们过来,给我把她绑住!”

只见门口突然出现了四五个下人模样的人,他们手里拿着绳子,眼神凶狠的朝裴绾绾逼近,其中一人抓住了她的胳膊,裴绾绾突然一个反手,右脚迅速朝那人的膝盖踢去,虽然她不会功夫,但也学过些防身术。

可渐渐的裴绾绾还是占了下风,对方人太多了,可她有一股狠劲,就像疯了一般,让那些人都不敢靠近她。

突然她觉得自己脑海中一阵眩晕,头开始剧烈的疼痛,她双手捂着头,恍惚间看到裴汐沫指着自己,接着那些家仆便冲了过来,下一秒她便失去了知觉。

裴绾绾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梦里她还是镇安侯府嫡长女,她和自己少时就倾心的将军相爱了,为了将军她不顾一切,几度差点付出生命。

随着将军征战四方,为他出谋划策,可就在将军官居权臣高位,她欣喜的等待他们的孩子出世时,变故发生了。

将军和自己的妹妹竟苟合在一起,她们联手将她肚子里的孩子活生生剖了出来,她无望的伸出手想触碰自己的孩子,孩子却被妹妹狠心的摔在地上。

“裴绾绾,我要你和这孽种永世不得超生!”

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孩子,她崩溃的朝将军大喊:“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

那将军嘲讽的看着她:“裴绾绾,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蠢。”

接着她只觉得胸口一凉,一把剑便戳穿了她的胸口,她睁着满是愤恨的眼,就这样死在了冰冷的地牢里。

裴绾绾突然坐了起来,她慌张的摸着自己的胸口,接着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没有血,原来是梦,可这梦太过真实,那种心痛如绞的感觉到现在都没有消失。

她缓了缓神才发现自己在一个破旧的柴房里,她跑到门那,发现外面空无一人,柴房也上了锁,自己不是侯府嫡女吗?这剧本不对啊,怎么像是卑微庶女的发展线。

睡的正香的裴绾绾被突如其来的踹门声惊醒了,只见自己那妹妹又来了,裴汐沫一脸的嚣张,指着她道:“爹爹,那日姐姐意欲推我下去,可却自食其果崴了脚,倒让她自己摔下去了。”

此时,一位身着华贵的妇人开了口:“侯爷你可千万要为汐沫做主啊,这要是绾绾以后再害她,可该怎么办呢?我可怜的女儿……”

裴石宗最受不了方姨娘哭,便转头不悦的看着裴绾绾:“你个逆子,竟敢残害手足,简直恶毒至极!”

裴绾绾却突然笑了,这是什么爹,不分青红皂白就帮着小妾的女儿污蔑自己的长女,真是人生头一回见这等的渣爹。

裴石宗看到裴绾绾脸上嘲讽的笑,以为她是不服管教,便更为恼怒,他突然一巴掌打在裴绾绾脸上:“为父教训你,你竟不知悔改!”

这一巴掌太重,太猝不及防,裴绾绾嘴角直接渗出了血,她微微动了动麻木的脸庞,一脸不服气的看着面前这一大家子人,裴石宗又想发作,可却被突然上前的裴汐沫给拦住了。

只见裴汐沫一脸的动容,眼角甚至有了泪意,柔柔弱弱道:“爹,您别罚姐姐了,姐姐只是对我有误会……”

裴绾绾看着裴汐沫假惺惺的样子,那梦里的记忆又涌入了自己的脑海,她清楚的记得她罪恶的嘴脸,一双眼突然变的猩红,愤恨的盯着裴汐沫。

突然裴汐沫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自己喉咙一紧,便即刻不能呼吸了,她瞪大眼睛,惶恐的瞧着突然像发疯一样掐住她脖子的裴绾绾,这种眼神仿佛她和自己有深仇大恨一般,让她恐惧,双手无助的四处把拉着。

方姨娘见状惊慌的喊着,让下人赶紧拉开裴绾绾。此刻,裴汐沫已经满脸涨红,她张着嘴痛苦不堪,可裴绾绾就像是魔怔了一般不肯松手。

几个下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裴绾绾拉开,裴汐沫不住的咳嗽着,裴石宗将女儿护在怀里,慌张的抱起她,便出了柴房的门,一边跑一边急切的吩咐下人:“快叫郎中!”

裴绾绾又被锁在了柴房,刚刚恨意涌上心头,她是真的想掐死裴汐沫,如果梦里的场景是真的,那她一定不会放过裴汐沫和那将军,更不会重蹈覆辙。

这件事大为惹怒了裴石宗,在方姨娘的怂恿下,她被罚去静安寺面壁思过,为侯府抄经诵佛的祈福。

“,”uid”:”7090438079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20:50
下一篇 2021-12-22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