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太子妃:太子殿下又想你了

精彩节选

“主,昨日暗杀任务已成功,此乃三皇子部下的头颅,请您验收。”

黝黑盒子里的头颅还未来得及闭上双眼,便被一刀割下,装进这盒中。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一抹恐怖的亮光。

“包装好,送去给三皇子当礼物。”萧衍叩着桌子,吩咐一边的暗卫。暗卫将盒子抱在怀中,迅速消失在黑夜里。

“过来。”

单膝跪地的黑影晃了晃,随即平稳地朝萧衍走去。就在她快撑不住时,萧衍准确地抓住她的手,使力将人拉进了怀里。白净的手帕擦拭着手臂上的血。

“主……”

“闭嘴。”萧衍蹙眉,抿唇压抑着想骂人的冲动。

上好的金疮药洒在伤口上,她忍不住皱眉,把手往回抽,却被萧衍紧紧握着,不仅抽不出,反而因为使太大力,伤口流出了更多的血。

“怕疼就咬住我。”萧衍按了一下她的头,示意她可以咬一咬他的肩膀,他并不介意分一分疼痛。他轻轻吹了吹,也试图减轻一点她的疼。

“我不是说了,不要让自己受伤?”萧衍包扎好后,才懒懒地看着怀里的人。他夜视一直不错,瞧着怀里的人儿红红的耳朵,忍不住上手揉了一下,“倒是越长大保护意识越弱了?”

黑影似乎能感觉到他话语中的嫌弃,立马蹦下来,单膝跪地抱拳道:“主,对不起,我……”

“罢了,你走吧。”

黑影诺了一声,也似暗卫般迅速消失在黑夜中。但若是武功高强的,便能看出她步伐有些混乱。

萧衍长叹一声,暗处的流芪点亮屋内的火烛,将这四方屋子照亮。

萧衍摘下暗金色面具,揉了揉眉心,“她小一点的时候,不管是受点伤还是跌一跤都要同本王撒娇。怎的现在如此拘谨,你是怎么教的?”萧衍捏捏手指,似乎还在回忆刚刚的耳垂温度。又忍不住勾唇。

流芪抖了抖身子,心里忍不住吐槽,当初你也没说是要教成爱撒娇的女杀手啊。再说了,你见哪个女杀手撒娇的!要想让人家撒娇你早说啊!

嘴上却恭敬道:“主,玫已经两年未见主了。而且玫已经是一个很出色的杀手了,近年的任务都完成得很好,刚刚的任务也完成得很好。”

流芪就是要暗暗提醒主,人家已经是个冷酷的杀手了!别总想着让人家撒娇啊!!

萧衍没回话,看着流芪的脸,觉得烦得很。便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

直到流芪的额头流出冷汗,他才缓缓开口:“给她送点奖励。库里的药分她一半。野猫怕是还有别的地方受伤了。”

流芪见怪不怪,应声离开。

留下萧衍一人,“呵”了一声,看着窗外的明月,轻声道:“杀手又如何,到底还是我的野猫。”

萧衍说得没错,她腿上还中了一箭,只是刚刚一直忍着,没表现出来。没成想萧衍还是注意到了。

也亏她处理得当,没变得多严重。

玫接过了流芪送来的药,忍痛上药。

她穿好衣裳后,走出来看见流芪还站在门外。

“怎么了?”

“主说明日应会有人去玫瑰枝闹事,让你注意点别伤着自己。”流·工具人·芪说道。

“知道了。”玫点头,转身走向书房。白嫩修长的腿随着衣裳的晃动若隐若现。那被布条包裹着,泛出点点血迹的腿真是有点让人浴血喷张。真不愧是玫瑰枝的头牌!

流芪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脑海里突然闪出主的脸,连忙晃了晃脑袋。加紧脚步离开了。

玫去到书房后,抽出放在暗匣里的玉佩,烛火的照耀下墨翠散发出幽幽绿光,晶莹剔透的墨翠上刻着“煞”字。这是去年主给她的,说是这原本就是她身上的东西,只是之前搁在他那儿忘了。或许这与她忘记的身世有关,便拿来给她了。

她把玩着这枚黑玉,想要记起自己十岁之前的事。

直到她想到困乏了,仍是一丝头绪也没有。

唉,算了,想了一年也未想出这枚玉佩的来历,也不急于这时了。

她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将它随身携带着。指不定就有这么一个时机想起来了呢?

灭了烛火,她便回房歇息了。养精蓄锐面对明天找上门来的麻烦。

待烛火熄灭,玫瑰枝恢复寂静。床上的人儿发出绵长平稳的呼吸。

这才有人悄悄地从窗外翻进来。就连院内值守的人都没察觉到。看这身手,倒像是个惯犯。

只是床上的人儿没被惊动,萧衍不免得质疑,流芪到底教了她什么,连一点警惕心都没有。

想到这儿,萧衍看向墙边的流芪。

流芪对上主的眼神,有点迷茫,干嘛用这种质疑又失望的眼神看着他?

难不成主子知道今日他对玫姑娘的腿的评价了?不对啊,这不是他心里想的吗?难不成主子这也能猜到?好可怕,要不要先跟主子道歉?

萧衍注意到他变幻莫测的脸,觉得他更没用了,不由得皱眉,“滚。”他启唇,并未发出声音。

流芪读懂,绷直身体,一脸衷心的样子,然后马上跑了。

既然主子不需要放风的,那他还是赶紧走吧,省得一会儿主子看他更不爽,揍他咋办,他可打不过主子。

萧衍从袖中拿出一个白瓷瓶,白皙似寒玉的手挖起白瓷瓶中的药膏,借着从窗棂处偷偷泻进的月光将药膏涂在了放在被子上的细嫩柔软的手臂上。

睡梦中的元瑶皱了皱眉,有点要醒来的趋势。

萧衍动作更加温柔,另一只手放下瓷瓶,轻拍元瑶的背哄着。

许是他身上的味道太让她放松了,她更加凑近了味道的源头,依赖地将脸埋进他的衣服,贪婪地嗅着给她带来十足安全感的味道,然后陷入了更深一层的沉睡。

萧衍的背僵了一下,又继续给人上药。

可别让这爱美的小姑娘留下疤了才好。

只是心猿意马,那玉臂上细细的伤痕增添了一丝残破的美感,让人忍不住想要怜爱一番。他想到她似乎还受了别的伤,便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一眼便看见了她雪白光滑的长腿上绕着布条,沁出丝丝血迹,萧衍眼红了几分,脑里思考该用各种方法折磨伤害她的人。

萧衍只看了几眼,确定布条绑好了便不再看了。再看下去他可做不了什么君子。

他蜻蜓点水般在她玉臂上落下吻,准备离开。

谁知那如柔荑的手指紧紧抓住他的衣袍,一如小时候缠着他那般,呓语,“衍哥哥,别走。”

萧衍无奈地又坐到床上,熟练地摸着玫的头,哄着人儿说不会走。

玫亲昵地将脸蹭进他的掌心,寻求他的抚摸。

萧衍也依着她,轻轻摸着她嫩滑的脸,她也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会这么依赖他了。

直到感觉玫不再扯着他的衣袍了,才起身离开。

“,”uid”:”484225058618587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20:50
下一篇 2021-12-22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