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守墓人

精彩节选

“三天了,都三天了。”

秦宁坐在一间茅草屋外晒着太阳,懒洋洋的嘀咕着。

“唉,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秦宁,一个当代本科毕业的大学生,毕业之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于是就回到了老家,打算过了年在去大城市看看,毕竟自己还年轻,还是得拼一拼,哪怕是挣点钱再回来呢。

秦宁的家里只有两口人,秦宁和秦老头,按照秦老头的说法,秦宁是他在地里干活捡来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就随了秦老头的姓氏,反正就两个人相依为命的一起生活。

秦老头是一个守墓人,守的是一个不知道在哪里的墓,据说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说法,他们秦家,一直是守墓人,守卫着英烈,不过是真是假也就只有秦老头自己知道了。

原本的秦宁回到家后是自由自在,每天不是东家串门就是西家蹭饭,活的好不自在,但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秦老头突然要冒着倾盆大雨出门,这一去就是半个月之久,急的秦宁是满嘴大泡。半个月后的某一天晚上,秦老头回来了,匆匆交代秦宁几句,给秦宁一块玦,便撒手人寰了,在村里的帮助下,秦宁为老头扶棺下葬,说不悲伤那是假的,不知道在老头坟前跪了多久,跟老头说着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一觉醒来,他便出现在了这里。

经过三天的探索,他总算是弄明白了,这是一个叫做大秦帝国的国家,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烈士的公墓,那些为了国家大义战死沙场的英勇先烈都在这里陪着他,只不过他们是躺着的,他还能动弹动弹。

纵观整个墓园,矗立的墓碑数不胜数,横观也一样。初来乍到的秦宁着实被吓了一跳、两跳、三跳…后来他就习惯了。

至于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还都依赖原来的守墓人,也许是因为无聊,又或者是因为无聊,再或者是因为无聊,没事就写写日记。

”今天和某个大将喝了一天的酒,但是那个大将居然不讲酒品,输了不认账,彼其娘之… ”

“今日和小卒秉烛夜谈,心情甚是美丽,痛快…”

“吾被贬至此,看着满园的烈士,心中甚寒…”

“爹,娘,我怕怕,我想回家….”

这不是一个人的日记,每个守墓人都会在上面写点什么,看着最后一页,秦宁的嘴角有些抽抽,不是别人,印象中那就是他写的。

放下手里的日记,秦宁有些唏嘘。

这莫不就是‘吃个桃桃,好娘娘’?

“快点你们,都看着点啊,那边,说你们呢,注意点。”

平静的生活被打破,山下传来一阵阵嘀哩啦哒的声音,与此同时,上山的道路上还有一阵阵的吵闹。

不多时,一队抬着大红棺材的队伍出现在墓园门口,“哎,里边看园子的人呢,死哪去里,赶紧出来。”

出来接客啊,秦宁撇撇嘴,这里好几万呢,都出来不吓死你。

秦宁慢腾腾都从摇摇椅上做起来,不急不忙的喝了一口茶水,走向墓园门口,“我就是守墓的,干啥啊。”

“你是守墓的?”那叫嚷的人看了看秦宁,一脸的狐疑,“这么年轻?怕不是盗墓的吧?”

“你见过哪个盗墓的大白天光明正大的站在这里跟你说话的,话说你叫我干啥,有事赶紧说,我忙着呢。”

“你忙着?忙着干啥,偷盗陪葬品吗?”那人疑惑的神色更重了。

“呸,还陪葬品,你瞅瞅这满山的坟头,哪个是大户人家,哪个又有陪葬品,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吧。”

“额,这倒也是,不过这电视剧是何物?”男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你哪来这么多废话。到底干啥?”

“打扰了,诶,不对啊,我到这能干啥,赶紧开门让我们进去,耽误我爷爷下葬的时辰,你担待的起么?”

(⊙o⊙)…

秦宁倒是忘了,他是守墓的,找他除了开门下葬就是祭奠。

秦宁闻言倒是没在多说什么,打开墓园的大门。

“哼”,男子一脸傲娇的从秦宁面前走过,甩了一记白眼。

“先生勿怪,舍弟就是这般德行,都被家里骄纵惯了,这是礼部的司函,准许我爷爷进大秦公墓,位列癸字七十八穴。”

引入眼帘的是一个女子,她正值桃李年华,穿着一袭淡青色的衣裙,身材修长,凹凸有致,肤色雪白,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容貌绝丽,除去素雅之感外,又气质非凡。

秦宁一时看的有些呆了,即便是前世,他也不过单身狗一枚,见过的美女也都是在网上,哪里见过活脱脱得真人呢。

那女子被秦宁看的有些不自然,皱了皱娥眉,有些恼怒道,“先生?”

“嘿嘿嘿,给你脸了是吧。”那叫嚣的男子看着秦宁盯着自己的姐姐看个不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扬手就要给秦宁一巴掌。

“元武。”那女子一声怒喝。

“月颜姐,他对你这么无礼,我教训他一下怎么了,又不会打死。”那男子委屈巴巴的说道。

“你再这样回去就给我抄书。”被叫做月颜姐的女子说道。

“是,我知道错了,可别让我抄书。”元武说完瞪了秦宁一眼跑了。

见秦宁依旧呆呆的楞在原地无动于衷,元月颜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先生如此这般,真是好生无礼。”冷哼一声,把手中的司函丢向秦宁。

秦宁这才反应过来,说真的,他还真的不是被元月颜的相貌看呆了,当然么,多多少少也有一点,最主要的是,刚刚他的脑海里恍惚的出现一幅画面。

那画面中大雾弥漫,雾气中层峦叠嶂的墓葬群坟沉浮,陵寝碑冢如群峰绵延,阴财纸宝如九川不息,大雾之中,一道僵硬的身影摇摇晃晃的走出来,大雾外只留得一间茅草屋,仿若泰山一般安稳矗立,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近眼看来,那茅草屋上挂着一面牌匾,上篆刻着四个诡异的字箓:大秦武库。

这,这不就是我住着的这间茅草屋吗?

秦宁正想细细打量一番,便被那元月颜的司函惊醒,再一看,哪里还有什么大雾金光,只剩下吹吹打打的送行队伍以及恼羞成怒追上去的女子。

“,”uid”:”422175198466495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2 23:20
下一篇 2021-12-22 2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