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龙诀

精彩节选

“哈啊,马德困死了”

少年眯着眼睛,散懒的走在人行街道上。

就在正前方是一处十字路口,红绿灯上,绿灯正一闪一闪的转成黄灯,又一闪一闪的转成红灯。

走在人行道上的少年浑然不知,左倾倾右斜斜的揉着眼睛走着。

突然!一阵卡车喇叭声传到耳边。

少年缓缓转过头,双眼逐渐睁大。

“我日”

眼睛一闭再一睁

??老子咪个眼人就没了?看着自己身前排着队,又看了看自己身后……

这不转头还好,一转头就看见一个没了半边脸,眼珠子挂在眼眶下,满脸血肉模糊的老头正对着自己笑嘻嘻。

瞬间身子一僵,头不受控制的转回到前面去。

“烧连蓝,我看你骨骼惊奇,想必这次投胎必定能投个牛比家庭。”

这时,身后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

“哦,谢谢。”

老头:“嗯?”

“你吖现在在地府投胎呢知道吗?”

“知道,看出来了。”

老头:“你不遗憾吗?”

“挺遗憾的,我微信剩一百多还没用呢。”

老头一呆:“你不遗憾你的家人?你的亲人朋友?”

“家人……没有过,我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记事起就在那了。朋友嘛……也没有过,孤儿院比较老,里面就几个孤儿,还活不久,在学校……因为不爱说话,被孤立,被当异类,没啥朋友。”

“嘿,虽然死的有点憋屈,不过也就一瞬间,现在倒是轻松不少。”陈安叹声一笑道

“耶~?你小子年纪轻轻倒是看的开,渍渍渍真不一般。”老头道

“下一个。”

一道空灵的声音传进耳朵。

只见孟婆手端着碗装上不知名白色液体举到陈安面前。

“麻溜的把汤喝了过桥投胎去。”孟婆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陈安看了一眼桥中央,只见桥中央有一个一人高的黑洞,估计是投胎用的。

少年缓缓转过头对着那老头道:“我说过,上辈子我活的挺憋屈,没亲人没父母,这次,我就不信那狗作者还能给我父母写死!”

只见陈安一手夺过孟婆手里的碗直接砸在孟婆头上,直奔桥中央的黑洞,就在快接触到黑洞的那一刻,陈安转身对着老头咧嘴一笑,纵深向身后的黑洞倒去。

“我日。”

老头和孟婆一口同声,但各自的意思都不一样。

12个月后……

“生了,生了!是个带把子的!”一道激动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快,快让我看看。”一道极为虚弱的声音附和着。

只见躺在床上的是一个大约十七八岁长得极为漂亮的虚弱女子。

女子极为小心的接过婴儿,缕了缕被汗水粘在嘴边的头发,看着自己怀中的婴儿,不经意见流出了泪水。

这时,旁边的接生婆安慰道:“焉儿,别伤心了,虽然孩子没父亲,但他至少还有你这个母亲,还有咱村大伙。”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王婶。”陈焉儿抹了把眼泪对着王婶说道。

“乡亲们上,看我们的小侄子喽。”此刻门外一位皮肤黝黑,身体健壮的男子喊到。

房门被敲响,男子说道:“娘,我们能进来了不。”

“就你心急,进来吧,不过其他人就算了,焉儿还要休息!”王婶笑道。

“嘿嘿,我小侄子出生,我这个当大舅的不得好好看看。”男子憨笑道

“王哥,来看看吧。”陈焉儿微笑的说道。

“哎好嘞,嘿嘿。”男子笑着轻轻的抱过婴儿。

“呀!真俊,不愧焉儿生的娃。”

“王权,你抱好了赶紧还给焉儿,娃娃还要喝奶呢。”王婶催道。

“哎好好”王权又小心的把婴儿抱还给了焉儿。

王婶:“焉儿,快给孩子起个名吧,总不能没名字吧。”

“名字……我只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别像我一样……就叫陈安吧。”陈焉儿满眼柔和的看着婴儿道。

旁边的王婶心疼的看着她。

12年后……

“娘,我回来了!”一道稚嫩又略带磁性的声音从陈安的嘴里传出。

“啊?回来啦,赶紧洗手吃饭了。”陈焉儿放下菜盘擦了擦手道。

陈安,12岁,6岁开始上山采灵草帮家里分担生活。

没错!灵草,这是一个修仙的世界,从6岁起陈安就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回想起投胎前老头说的话,陈安心里就吐槽,糟老头子信你个鬼。

虽然出生不是很好,但陈安已经很满足了,毕竟……这一世有了母亲。

“安儿。”陈焉儿放下手里的碗筷

“嗯?怎么了,娘?”陈安疑惑的看着陈焉儿。

“你今年12岁了吧,是不是……”

“我不去,我只想在你身边陪你一辈子。”陈安想都没想直接打断陈焉儿的话道

“不行,你也不小了,怎么能一直在这待一辈子,你就当努力努力,带着娘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陈焉儿对着陈安握了握拳头笑道。

陈安心头流汗,我吖的才12岁啊。

不过看见了母亲仅三十岁便布满茧的手,又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小木屋。

虽然很想一直待在娘的身边,不过她说的也没错,自己的家境……既然重生了,也有了自己上一世想都不敢想的母亲,就要让她过上好日子。

不过,在这个修仙的世界,想要闯出点东西,不是容易事啊。

“害,你是我妈,我听你的。”陈安看了一眼陈母,便继续大口大口的刨着手里的饭。

陈母也是笑了下便开始动嘴吃饭。

饭后陈母收拾完碗筷便开始织绣毛衣。

而陈安也是洗完澡便早早的入睡。

第二天一早

“陈安,陈安,赶紧起来了要赶路啦!”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陈安迷迷糊糊的起床对外喊道。

外面喊话的是王权的儿子王权富贵,也不知道是王权命好还是咋的,他媳妇倒是长的清秀,生的王权富贵也长的清秀,仅次于陈安,因为陈母是村里响当当的村小花,就算现在的陈母已经三十岁,但也存留着年轻时的美丽,生的陈安不仅长得帅气,还特孝顺,可是全村宠儿。

村里的乡亲也都很照顾他母子二人,不然你以为陈母当年一弱女子带着一婴儿怎么活下去的?

说来也奇怪,陈安在10岁的时候有去问过王婆婆(当年的王婶)我爹和我爷呢?

王婆婆只说我娘还怀着我肚子2个月大的时候来到村子的,浑身脏兮兮的。

我也有问过我娘我爹呢?

我娘只是说我爹早死了。

我能看的出来我娘有所隐瞒,不过我也没在意,只要我跟我娘能好好的就足够了。

穿好了衣服鞋子,简单的洗漱完。

“出发!”

“等等,出发个屁,瞅你急的。”陈母轻打了一下陈安的头笑道。

便从屋里拿来了一个包裹递给陈安。

“这些是娘织的一些毛衣和做的一些糕点,你路上别饿着,冬天快到了,冷了就把毛衣穿上,别冻着,娘不在你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听见了没!”陈母认真的说道。

此刻陈安看着自己的母亲唠叨,可他一点都不觉得烦,只觉得很舒服。

不经意间,陈安发现自己已经流下了泪水。

抹了把眼泪,陈安紧紧的抱着母亲,有些抽泣的说道:“娘,你也是,别老熬夜织毛衣,对身体不好,等我回来,一定带你过上好日子。”

说完便直接拿过包裹头也不回的走出家门,门口的王权富贵紧跟其后。

站门后的陈母捂着嘴无声的哭着,她何尝不想让自己的儿子陪在自己身边平平安安,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可是她知道,自己剩的时间不多了,如果陈安不能够变得强大,她们母子俩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看着陈安的身影渐行渐远,陈母转身走回房屋,到床底下拉出一个箱子,上面布满了几层灰,可见已经放了许多年。

打开箱子,只见里面摆放着一套衣服和一枚玉佩。

如果陈安在的话一定能感到惊讶,因为这套衣服和玉佩压根不是一个穷平民能拥有的。

“,”uid”:”11096125110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02:30
下一篇 2021-12-23 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