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病娇反派夫君娇养了我

精彩节选

云天大陆,南夏国,镇国王府。

王府门前的青色大街上,站着一个耀如春画的少女,少女两道秀气的眉毛正微微拧起,似乎正在为什么事情发愁。

“唉~”看着眼前高耸的朱色大门,陆星月再次发出第10086次叹息。

好不容易熬过了高考,美好的大学生活已经在向她招手了,结果却莫名其妙穿到这个世界。

她吸起一口气,正打算再“唉”一声时,旁边伸出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一小掌拍在她嫩生生的脸上,也把她那呼之欲出的叹气声,给拍回去了……

“月月,别唉了,赶紧去敲门呀!”萌萌的小奶音,让陆星月从自怨自艾中醒过神来。

陆星月幽怨地看了一眼趴在她肩膀上的小肉球,认命地向大门口站岗的侍卫走过去。

这只小肉球不是小动物,更不是小妖兽,它是由系统化成的,代号为“拯救黑化纸片人第438号系统”,简称“38系统”。

这个系统,就是把她拉到云天大陆的罪魁祸首。

陆星月过去16年的人生里,一直活得很没心没肺,她长相清纯甜美,是男生最爱的初恋脸,虽然被很多男生追过,可她从来没有和哪个小哥哥谈过恋爱。

唯一出格的一次,是她手机里突然多了一款名叫“云天大陆”的玄幻游戏,这款游戏画面做得非常逼真,游戏里的人和场景,简直和现实世界没啥区别。

她就是被游戏唯美的画面吸引的,别人是进去打怪升级做大做强,她是进去看风景的,做的最多的就是练练生活技能,欣赏商店里的宠物。

当然宠物只是看看而已,毕竟她舍不得花钱买。

后来,她在游戏里面捡到一个神颜小哥哥,干脆和纸片人小哥哥谈起了恋爱来。

谈着谈着,两人还拜了天地结了婚。

自从纸片人从NPC升级成为男友,又从男友升级为夫君后,陆星月为他氮金的地方越来越多。

等她意识到自己几乎把零花钱都花在这上面后,终于幡然醒悟,痛定思痛,她毅然放弃了纸片人,把游戏直接卸载了!

可没有想到,在她卸载游戏的半年后,438系统找上门来,说由于她的始乱终弃,她那纸片人夫君黑化成病娇大魔头,短短一百年内晋升到了世界最强。

然后,他直接把这个世界毁灭了,毁灭了,了,了,了……

所以,438系统不由分说,直接让她穿进云天大陆,趁大魔头还没崛起之际,感化他,阻止他毁灭世界。

“小38,”在系统的怒瞪下,陆星月赶紧改口:“小八,确定这里有我那纸片人老公?”

小八系统举着肉乎乎的小爪子,发肆:“非常确定,大魔头顾南州就住在这里。”

“那行吧~”陆星月快步走到看门的侍卫面前,行礼拜会:“这位侍卫大哥,小女子名唤陆星月,是府上顾南州的娘子,小哥能否通融一声,让他出来接我呢!”

哪知,她话音刚落,侍卫就大惊失色,怒道:“哪里来的疯娘子,长得好看就可以胡说八道吗?你可知,你口中的人乃是这王府的主人镇国王,每天不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冒充我们王妃,你说你是,你可有信物?”

见陆星月一脸震惊跟茫然的样子,侍卫招了招手,立马出来了两个的粗使婆子,把陆星月架起来,扔在了大街上!

“姑娘,莫要再来王府惹事,被李管事知道了,可有你好果子吃的!”

说完之后,两个粗使婆子迅速消失,连王府大门都被关了起来。

一阵风吹过,陆星月打了个冷颤,幽幽道:“小八,你怕不是个假系统,这都是第几次信息有误了?”

小系统滴溜溜地转了一下眼睛,语气充满了心虚:“也,也不算有误啊,大魔头还是住在里面啊!只,只不过换了个身份而已。”

“呵~”

换了个身份而已?还而已!

不愧是438系统,给的信息经常出现错误和偏差,十分的智障讨骂。

刚分开的时候,顾南州还只是一个刚觉醒了玄力的,无依无靠靠她养的小可怜夫君,为什么才一年多时间,就变成了南夏国的镇国王了?

所以,她和纸片人分开的时候,他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啊?

“咕噜~”陆星月的肚子叫了一下,她可怜兮兮地:“小八,肚子好饿。”

“月月,系统商店里只有几十枚云币了,玄石也不多了,我们很穷啊!你得抓紧时间去捕猎妖兽啊,不然咱们就要露宿街头了。”

陆星月取出一枚云币,跑去包子铺买了两个肉包子:“先吃了再说,吃完再去大街上打听下如何打入镇国王府内部。”

镇国王府里,陆星月被赶走的不久后,这事被当成笑话般上报到了王府李管事那里。

哪知李管事听了,面上骤变:“那少女真的说了,她叫陆星月?!”

下人见到一向威严的李管事脸色大变,不禁感到惊慌:“是的,管事大人,那姑娘的确说自己叫陆星月,是咱们王爷的娘子,这,这简直是胡说八道嘛!”

下人还想再说点什么,李管事却推开他,一阵风似的往大门口疾速而去。

可到了大门口处,除了几个侍卫,哪里还有陆星月的影子。

“刚才那名叫陆星月的女子呢?”他急急地问道。

几个侍卫面面相觑:“回禀大人,我们已经将她驱赶走了。”

“找!赶紧去给我找!带上王府所有人手,翻遍整个帝都,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

**

距离南夏帝都千里之外的碧落森林,一支队伍坐在追风兽上疾速前行。

为首的男子一袭红衣,玄纹云袖,一张翩若惊鸿的脸透着一种病态的苍白,但却丝毫不影响他高贵淡雅的气质,他的眼睑微垂着,视线漫不经心地看向远方,似乎在想着什么。

“主上,”江川快步跟上来,恭敬道:“李管事传音过来,说,说……”

江川委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一方面他替自家王爷高兴,一方面又担心,如果那名女子不只是主上要找的人,那主上岂不是又要承受一次打击?

顾南州淡淡地睨了江川一眼,后者心中一颤,赶紧说出声:“李长隆传话过来说,昨日有一名长相绝美的少女找上王府,她说自己是您的娘子,她自称,她自称陆星月!!!”

这话一出,顾南州懒散的身躯倏地一僵,双手不自觉紧紧握住,他拼命压抑住体内想要翻涌上来的洪荒之力,眼中蓄满了惊涛骇浪。

久久之后,他才倾吐出声:“回帝都!”

“主上!”一道女音出声劝阻道:“我们此次是来摘取两生花的,它是制作七命丹的主药,若就此回去,主上的身体……”

话没说完,人已被一道玄力掀飞出去。

“跟了我这么久,还不知道我的规矩?”他冷冷地丢下这句话,人已跃上灵舟,其他人紧随而上。

很快,地面上只剩下那名被掀飞的女子和江川。

“主上,玉琴说的也不无道理,如果那名女子真的是星月主子,那主上为了星月主子,要拿到两生花;如果不是,主上的身体,也更应该需要两生花,才能继续找星月主子啊!”

提到陆星月,顾南州脑子总算知道了思考。

“你们两个留下,再下去五个人,两生花你们去找!”

交代完事情后,灵舟快速起飞,往帝都方向疾行而去。

顾南州狭长的桃花眼紧紧盯着帝都方向,眼尾泛起星星点点的红晕,在昭示着他此刻的心情。

星月,陆星月,消失了六年,在他将要再次沉入黑暗里的时候,终于回来了吗?

月儿,你可知,在你消失的六年里,我是如何靠着回忆支撑,熬过这钻心刺骨般的日日夜夜?

月儿,我好想你,想你想到你再不出现,我就要毁了这个世界,这样,我就能和你在黄泉路上,相遇了!

“,”uid”:”5074817499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08:20
下一篇 2021-12-23 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