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国舅,我想混吃等死

精彩节选

在一个平行世界,一群纨绔子弟,正调戏几名良家女子,她们望着周围的百姓连忙呼救,企盼有人来个英雄救美。

可她们失望了,周围的百姓皆敢怒不敢言,就是准备过来查看的兵马指挥司的士兵,一看闹事的几位纨绔,也立马停步,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转身立马溜了。

那群纨绔子弟看见士兵溜了,皆大笑起来,领头的一人约十七、八岁,脸色苍白,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

他道:“小娘子,别叫了,你再叫也不会有人救你的。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是国舅。今天,除非是上天来帮你,不然你就乖乖的陪我们兄弟喝酒吧!”

为首的瓜子脸女子道:“这样调戏良家女子,难道不怕官府治罪吗?就是不怕官府治罪,你们干么多坏事。难道不怕上天的惩罚吗?”

“官府?上天?我们好怕哟!”众纨绔互相对视,皆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话音刚落,天空突然来了一阵晴天霹雳。一块黑色石子从天而降,正好砸在为首的国舅脑门下。

国舅眼神一直,顿时被砸倒在地,昏了过去。

众纨绔一看国舅被砸晕了,也愣住了,看向天上,难道真是来了上天的惩罚。

那群女子和周围的百姓也愣住了,直到一名纨绔大声道:“快救人啊!”

众纨绔也醒悟过来,也顾不得围着的那群女子了,七手八脚的国舅抬去救治。

在一张雕梁画栋的千工床上,国舅正昏睡在床上。

床前围着一群人,为首雍容华贵的美妇问正在把脉的太医道:“怎么样?国舅他没事吧!”

太医回道:“皇后娘娘,国舅他被天上掉下来的石头砸中脑部,受了震荡。万幸石头小,又不太重,伤害不大,只要静养一段时间,就会恢复。”

皇后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菩萨保佑,他要是有什么不测,本宫怎么对得起父母啊?”

边上的女宫道:“皇后娘娘,国舅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请皇后娘娘宽心。”

“叫人去查,怎么好好的,天上会落下那个东西?”

“是,皇后娘娘。”

这时,床上昏睡的男子醒了过来,皇后一看人醒了,忙道:“修弟,你感觉怎么样?”

男子睁开眼,觉得脑袋有些痛,用手一摸,头上被布包裹着。

又望着对他说话的女子,心想,这女人是谁?长的真不错,但怎么穿着古装?

我记得我不是在加班吗!写一份销售计划,打了一个盹,怎么一醒来就看见这美女了。

难道是同事们找来一个美女,穿上古装,庆祝我过生日吗?可我的生日也不是今天啊!

于是说道:“这位美女,谁请过来的,你这么漂亮,出场费应该很高吧!我可没钱?”

皇后一听此言,顿时双眉倒竖,恨不得马上叫人,把这家伙拉出去斩了,都这样了,还想着那龌龊事。

太医在旁道:“娘娘,国舅应该是脑部受了震荡,才会胡言乱语的,休息一下,会好的。。”

皇后一想也是,这小子,自从父母过去后,谁也不怕,只怕我和皇上。要是正常,打死他也不敢说这话。

“徐御医,就麻烦你了,这几天就负责照顾乐安侯吧!”

“是,娘娘。”

边上女官道:“娘娘,天快黑了,宫门要落锁了。

皇后站起身来,看着她的弟弟,脸色惨白,一幅有气没力的样子。叹了口气,在宫女和太监的簇拥下回宫。

走到门口,皇后又看了看身边的宫女们,然后对其中一位宫女道:“依霜,你留下在乐安候府吧!服待乐安侯。”

那位名为依霜的宫女脸色微微一变,又不敢违抗皇后的命令,只得领懿旨谢恩。

躺在床上的男子看着皇后回宫的盛大场面,不禁有些疑惑。这些排场,太大了,那些人根本不可能雇的起的。

难道真是我穿越了?男子摇摇头,这不可能,以我的智商,怎么会相信如此无稽的事情呢?

这时,一股庞大的记忆融入男子的脑中。男子捂着头,头疼欲裂,在床上翻滚起来。

徐太医大惊,吩咐仆人,压住他的身体,施于针灸。

男子的经过针灸以后,躺在床上,大口喘息。

此时,经过了记忆融合之后,他终于明白,自己确实是穿越了。

现在,自己占有的这具身体叫孙修,竟然和我同名,是大宁朝的国舅爷。

他的父亲是一位三品将军,在和宁、凉两朝的会战中,战死沙场。一年后,母亲也郁郁而终,是姐姐还有那些父亲的袍泽的帮忙下,才把他拉扯大的。

后来,先皇念父亲守边有功,又为宁朝战死沙场的份上。就把他的姐姐嫁给了太子为妃,两人两情相悦,被封为太子妃,后来从太子妃成为了皇后。

自己顺理成章也就成了国舅,被皇帝姐夫封为乐安侯。但孙修这人因父母早亡,姐姐又入宫了,没人教导,成了一位纨绔子弟。

自己仗着是国舅,姐姐是皇后,无人敢惹他。在京中带着一群官宦纨绔子弟,天天提笼架鸟,吃喝嫖毒,胡作非为,被人称为净街虎,弄得京城乌烟瘴气。

他没少被清流、御史弹劾,让皇帝姐夫,皇后姐姐一个脑袋两个大。

这次,正在街上调戏良家女子时,一块石头从天而降,将他砸死了,才让我捡了个便宜。

这家伙是皇帝的小舅子,也就是国舅,那意味着,我这辈子就是吃喝不愁了。

姐姐只有我一个亲人,非常疼爱,皇帝也对我爱屋及乌,对我也相当不错。

我根本不用工作,天天在家混吃等死就行了。

不用发愁没钱,朝廷会发给我奉祿。不用发愁房产,皇帝姐夫赐给我一座府第。也不用发愁老婆,我是侯爷,娶老婆还用发愁吗?

孙修想到此,脸上也露出了兴奋之色。在没穿越之前,自己天天996,钱不够花,买车买不起,买房买不起。

至于老婆,只要相亲对象夺命三连问一出,你有车吗?有房吗?有存款吗?我就知道,这事又黄了。

那时,我是多么羡慕那些富二代和官二代呀!恨不得取而代之。

“,”uid”:”109913206738372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10:00
下一篇 2021-12-23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