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叮!偏执反派派送中

精彩节选

宁晗醒来时,意识昏沉沉得,睁开眼皮映入眼帘的便是昏黄的酒店吊灯以及朝她倾身的面容凶煞的男人。

“嘿嘿,想不到酒吧还能遇见这样的极品,怎么就睡过去了呢?”

男人一边嘟囔着,一边作势要朝她贴近。

宁晗眼神闪过冷光,手按住男人肩膀用力一推,推的男人趔趄了几下,差点栽倒地上。

“你怎么回事儿!跟我玩欲擒故纵的一套?!酒吧里你可没有拒绝我!”男人脾气暴躁地指着宁晗骂道。

到嘴的肥肉,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跑了!

许是这具身体饮了许多酒的缘故,宁晗整个人都犹如灌铅般沉重,意识都有些飘忽,她勉强站起了身,只是东倒西歪地在摇晃。

实在是有些糟糕。

眼见男人眼露贪婪之光便要朝她扑来

宁晗眼神一扫,视线定准在床头的花瓶,直接握住瓶颈,直直地指着男人,逼得他停下了脚步。

“你再敢往前一步,可以试一下。”

宁晗的眼神很冷,然而因为喝了许多酒,白皙的脸色染上桃花粉,冰冷震慑力的眼神也因此而有些迷蒙之色,让人蠢蠢欲动。

男人奸笑一声,只是被震慑了一瞬,又开始往前走去,“嘿,那多危险啊,小美人别伤到自己,我会心疼的。”

只是望着宁晗的面孔,他感到几分眼熟。

好像在哪里见过……

宁晗当机立断,花瓶快狠准地直接摔碎在男人身上,半点没留情。

男人被花瓶的碎片扎进了皮肤,疼的直叫唤。

“你这个贱人!!敢打我!老子给你脸了!”男人眼神充满了怒火,几乎要将宁晗撕碎。

宁晗转身就朝门跑去,现在的局面对她太不利,她还不想刚穿越过来就失身于一个炮灰。

“站住!!”

手握上了门把,宁晗刚要推开,下一秒就被男人从身后扑倒,天旋地转间她的头“碰”地一声磕撞在地上。

本就隐隐作痛的头部如今雪上加霜。宁晗有片刻的失神,她刚要挣扎,便被男人半压在身下,眼神凶恶地望着她。

“怎么!还跑不跑了?跑啊,老子成全你。”男人恶狠狠地笑着,忽然想到了什么,“诶,你别说,你这张脸倒挺像那个小明星的。”

“叫什么来着……”男人在脑海中挖掘着信息。

宁晗头疼得整个世界仿佛都在颠倒,她勉强清醒了一下,随即趁男人不注意,握住男人手臂用力一扯,只听“嘎吱”一声,她抬腿踹开,转而身子一转,半爬着推开门。

这次开门,她愣住了。

门甫一被推开,便看见一张俊美清冷的脸。

男人容貌绝佳,气度凛然,肤色白皙,漆黑的瞳孔黑沉沉地正俯视着有些狼狈的宁晗,近乎是漠然的态度,像是高高在上的神明。

他眸光扫了一眼宁晗身后捂住手臂大喊大叫的男人,意味不明地扯了扯唇,“卫迟然,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你是什么东西?滚出去!这不是你该进来的地方!”身后男人叫嚣着,他捂住受伤的手臂缓缓站了起来,望着宁晗身影格外的阴沉。

“等一会老子再好好收拾你。”

眼皮逐渐沉重,胃里翻江倒海,宁晗来不及思考,下意识抱住了面前人的腿,“陆净远,帮我。”

陆净远冷冷的视线落在宁晗脸上。少女坐在地上,面色潮红,嘴唇无意识地半张,明艳而染上迷蒙色彩的黑眸直直地看着他。

他蹙眉,下意识想要收回腿,却被抱得紧紧的,仿佛是她的救命稻草,温暖柔软的触感透过布料传递了过来。

他果然是不应该因为她打来的电话过来的。

“你这次玩大了你知道吗?”他淡淡吐出一口气,语气之漠然冷淡。

宁晗张了张唇,然而这次她的头更疼了,意识混沌,她头一歪,直接昏了过去,嘴里还念叨着:“陆净远……”

陆净远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脚边的少女,随即抬头看向男人,冷冷扯唇,“今日之事,你最好是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男人一愣,被陆净远的目光吓得清醒了几分,此时再看向宁晗,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居然是那个明星!

犹豫了两秒,陆净远厌弃地皱起了眉头,最终还是捞起了昏过去的宁晗。

怀中身躯暖暖的,出乎预料的很好闻,幽香萦绕在他的鼻尖。

他的脸色却更阴沉了。这还是他第一次抱人。

脚步一转,皮鞋声渐渐远去。

在电梯门口处几个黑衣人迎了上来,望见陆净远怀中的宁晗时,目光微微有些惊讶。

他们还没见过陆总对待除了乔轻竹之外的女人这般仁慈。

“陆总,那个人怎么办?”其中一个开口。

自从抱起宁晗起,陆净远的眉头就没舒展过,“处理了吧。”

说完他看了看怀中睡颜安宁的宁晗,想要把她扔给其他人的心思打消了几分,“回去吧。”

回去再好好处理卫迟然的事。愚蠢也该有个界限。

*

宁晗再次醒来时,整个人都泡在浴缸的水池里,她意识愣怔了两秒钟,随即才收拢起记忆。

“宿主大大,你被男配带回家了。”

宁晗揉了揉眉心,衣服因浸满了水分,黏在身上异常的沉重。但值得庆幸的是,她的头不再痛了。

“我知道。”

陆净远,原著的男配,素以冷漠著称,拥有天神之姿,却对女主乔轻竹求而不得。

理清思绪,宁晗才走了出去,陆净远正坐在沙发上,黑眸沉沉地朝她望来,修长的两指间还掐着一直燃着的烟,明灭的火星闪烁着。

“醒了?”他眼中流露出犀利的嘲讽,“谁能想到你会这么出色,因为告白失败转而去酒吧买醉?”

“当真是我小瞧了你。”

他的眼神冷得仿佛结成冰。

宁晗转瞬便调整好了情绪,弯唇一笑,扭着纤细的腰肢朝男人走去,“多谢陆总为我解围。”

她本就生的明艳,此时一笑更犹如盛开的娇花。

陆净远看着宁晗走到他的面前,黑眸淡淡的,丝毫不为所动。

“,”uid”:”312660628681724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11:40
下一篇 2021-12-23 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