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被迫走剧情

精彩节选

太虚宗 极上殿

仙山琼阁,水软山温,环境清幽雅致,却吸引不了始终徘徊在院外身披藕荷披风的女子。

女子清姿丽妍,面白如玉却透着一层薄红,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伸手推开面前的院门。

只一个缝隙,就可清楚看见院中矗立中央的亭台小筑,修仙之人五感远超常人,即使隔着不近的距离,却依旧能清楚看见小筑中,那个正自己与自己对弈的男人。

司念顺势将院门虚掩,举步上前,恭敬唤道:“师尊”

清冷的师尊拿棋子的手微微一顿,又继续落子,

“何事?”

司念没有立刻回答,只轻轻解开藕荷色的披风,露出里面艳红色的纱衣。

纱衣薄软,依稀可见内里凝脂如玉的肌肤。

司念的来意不言而喻。

就勾引!

可嘴上却一本正经的回答:“经此前一事,弟子已知错,若师尊原谅我了,可能帮弟子看看伤?”

司念说罢,轻拽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锁骨边沿有着明显的伤痕,那是被勾穿琵琶骨后留下的伤。

洁白的皮肤上,伤口显得愈发狰狞骇人,加上司念此刻示弱的表情和眼里的盈盈水光,任谁一眼看去都顿觉怜惜。

闻言,座上男人终于抬眸看了司念一眼

那幽暗的眸色让司念呼吸一滞,真是奇了怪了,明明有着最清正的气质,可一双墨染般的眸却让人觉得阴翳,仿佛下一刻就要被拆解生吞了。

司念定了定神,硬着头皮,莲步轻移,先将自己的披风搭在小筑最显眼的位置。

随后跪坐在男人一侧,露出修长迷人的颈部线条,隐约可见颈后洁白肤色上的一点幽蓝。

司念楚楚可怜地唤道:“师尊?”

只听男人道:“故作姿态”

声音低沉却冷冽,明显比起一进门时寒意十足。

司念一哽,看破不说破,男主这根木头。

是她肩头不够圆润还是姿势不够娇媚?

一边装作不知其意的笑着撒娇,心里却在问着:“系统,女主还有多久到达战场?”

系统:“……我不可能给你精确到秒,别急,应该快了。”

再不来,她多硬的头皮也演不下去了,总不能真让她脱吧?然后再让男主揍一顿?

是的,她穿书了,穿进了虐心又虐身的狗血仙侠文里,且身居要职,是贯穿全书的头号女配,还是个白莲绿茶小作精信手拈来的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是修仙世家司家独女,名唤司念,因天赋卓越,一路被娇宠着长大,想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若干年前,男主玄华机缘巧合与司家上上任家主,有了那么点因果连系,赠司家一诺,日后可向他兑换诺言。

这任司家主为了这唯一的独女,竟动用了几代保留的仙尊一诺,只为了让本不再收徒的玄华收女配为关门弟子。

然后司念白白浪费了其父亲的良苦用心,不好好修炼一心扑在师尊玄华身上,和怎么给受玄华偏爱的女主使绊子上了。

至此司念唯一的任务,就是以心狠手辣、诡计多端来衬托女主的纯洁善良、宽容真诚。

这个过程简直把女主虐的不要不要的,直到真相大白,女配受千夫所指,反被虐的不要不要的。

司念刚穿来时,恰逢这具身体陷害女主不成,反被拆穿,被勾着琵琶骨关在暗室里思过,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竟直接将原主送走了。

然后她就被系统送来了,按照系统所说,这篇小说如果没有原主这个女配,男女主能不能走到一起都是个问题。所以原主是除了男女主外最不能缺少的存在。

毕竟男主是个不通人情的木头。

一开始司念想到因为原主蹦跶的过分妖娆,在男女主突破万难在一起后,就直面堕魔斩杀的结局,也曾想尝试挽救一下自己即将迎来的悲惨命运,洗心革面,争取变成一个活雷锋,再努力一把抱上女主的大腿就万无一失了。

毕竟相比起男主地狱模式的攻略难度,善良的女主显然更容易一些。

可是系统拒绝了她!直言,若她不能维持女配人设,将剧情走到天道认可她那一天,那么不用等结局,分分钟被抹杀。

司念……

司念屈服了,好死不如赖活着,离结局还那么远呢,能活一天是一天。

不就是恶毒女配嘛,穿来前作为一个正努力学习专业演技的演员,在哪演不是演?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情况。

女配深夜勾引师尊,恰巧让因一时神思不署跑来的女主只看见了女配勾引的过程,没等看见男主是如何揍她的结局,就带着重重误会跑了……

司念只觉得剧情降智,什么毛病?自己男人有别的狗了,跑什么?要么问清楚,要么上去直接干,下一个更乖,不好吗?

何苦难为自己,难为读者?

可惜她是个女配,剧情降智被男主揍,不降智被女主揍,无甚差别。

算了算了,自扫门前雪吧。

“女主来了”就在司念面对男主快要维持不住笑脸时,终于听到了系统的提示。

行,干活吧,准备直面打击。

“,”uid”:”6883561883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11:40
下一篇 2021-12-23 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