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寒假作业通万界

精彩节选

“少爷,少爷,老爷叫你。”

池塘边的亭子里,李琦正呆呆看着池塘里的荷花,耳边传来了自己丫鬟豆芽儿的叫声。

尽管已经穿越到这个世界快三个月,但是他依旧难以融入这个世界。

微微叹了一声,回过神来的他扭头看向豆芽儿。

因为自家条件还算殷实,从没缺了下人们的吃食,这丫头发育的倒是挺好。

尽管只有十四岁,豆芽儿已经有一米六的身高,就是还是有些瘦了。

李琦站起身,一米八五的身高,比豆芽儿高出了一大截。

“小豆芽,知道什么事情吗?”

豆芽儿兴奋道:“我来前听了一耳朵,好像是老爷给您请了一位厉害的武师,要给您测试武道天赋!”

“少爷,您要是觉醒顶级真血天赋,以后就能成为武者了呢!”

李琦挑了挑眉,这个世界存在武道的。

每个人在十六岁之前,都能进行一次血脉觉醒测试。

如果能有幸觉醒真血,日后修炼武道,将会事半功倍!

觉醒了真血的武者,也被视为有资质的武者。

如果没有真血,一辈子都难以成为武师。

充其量能练到武者就算顶天。

这个世界的武道,分为武者、武师、武宗三大境。

每个大境界中,又有不少小境界。

比如武者境界,分为淬体、神力、换血三个境界。

而普通人如果没有真血天赋,就算再怎么苦练,也只能修炼到神力境。

因为他们体内缺少真血,所以根本无法踏入换血层次。

而与之相反的是,拥有真血血脉的人,则是没有这么多阻碍。

真血越浓郁,修炼武道越快捷。

李琦这具身体已经十六岁了,正是觉醒血脉最后期限。

觉醒血脉花费巨大,很多普通人甚至花不起这个钱。

李家经营药铺,生意不小,颇有资产。

但是李琦依旧等到16岁才开始测试。

因为前期打熬越是夯实,后期觉醒血脉就会越发强烈。

这就是厚积薄发。

“这具身体底子很好,按照这个世界的武道划分,应该已经算是淬体小成了。”

李琦心中感慨,原身从小开始打磨体魄,以16岁年纪,不靠觉醒血脉,就踏入淬体小成境界,可见其刻苦程度。

甚至从自己接收对方的记忆里来看,原身在自己朋友圈子里,也算得上是个风云人物了。

龙行虎步之中,他已经来到了客厅。

却见客厅里,父亲李四海正和一名身材干瘦,打扮如同老农的中年人说话。

那老农男子一手拿着烟杆,不是吧嗒吸上一口,喷吐出白色的烟雾。

李四海正笑道:“郑师傅,我四海商铺收了不少上好烟土,到时候定要麻烦你品鉴一下。”

郑师傅脸上露出笑容:“这阳城谁不知道四海商铺的货物正宗?品鉴可不敢当。”

李四海连连笑道:“货再好,也要看给谁用,您可是大武师,什么好货没见过?您见多识广,务必给看看。”

郑师傅笑了笑,点头道:“行。”

什么品鉴烟土,那都是说的好听,不过是李四海上赶着送给对方罢了。

这时候李四海见到李琦回来了,顿时笑道:“琦儿,过来。”

他对郑师傅笑道:“这是犬子李琦,麻烦郑师傅了。”

郑师傅抬头看了一眼李琦,敲了敲烟灰,道:“你儿子这些年在阳城倒也有些声望,小辈当中我也有所耳闻。”

“能在没有激发真血血脉的情况下,苦熬到淬体小成境界,可以看出来心性坚毅,很不错。”

李四海连忙道:“那您看什么时候测试?”

郑师傅淡笑一声:“测试简单,现在就可以。”

李四海大喜,连忙拉了一下李琦,道:“还不快去谢过郑师傅?”

李琦默默点头,上前抱拳:“谢过郑师傅。”

郑师傅笑了笑:“别忙着谢,能不能觉醒血脉,还得看你自己有没有这个缘分。”

说着,他取出一只红色木盒,随手一抛,扔向李琦。

李琦连忙接住木盒,心中疑惑,伸手打开盒子。

顿时一股扑鼻药香袭来。

“这是?”

他疑惑看向郑师傅。

郑师傅嘿嘿一笑:“这就是你爹花了百两银子,从我这里购买的血丹。”

“服下血丹,你若是有真血血脉,它会全力激发你的血脉,自然可以让你觉醒真血。”

李四海连忙抱拳,笑道:“麻烦郑师傅了。”

郑师傅笑了笑:“拿钱办事而已,小子,服用吧。”

李琦不禁问道:“现在?”

“不然呢?”

郑师傅似笑非笑看着他。

李四海催促道:“血脉觉醒的方法有很多,但是都是各门各派不传之秘。”

“郑师傅的血丹觉醒法,在咱们阳城也是出了名的安全可靠之法,必须要他本人帮你,你才能安全吸收药性,知道吗?”

李琦顿时恍然,难怪普通人难以觉醒真血,原来这觉醒之法,本身就十分宝贵。

除了昂贵的血丹,还需要懂得相关秘法的高手帮你护法才行。

当然,这世上肯定也有不少其他觉醒的方法。

不过就像李四海说的,每种觉醒方法的概率不同,有的安全性高,有的十分凶险。

丹药入口,有种辛辣苦涩感。

一股药力自胃里散发,冲向自己四肢百骸。

他只觉浑身火焰燃烧起来一般,顿时浑身肌肉赤红,青筋暴起。

他的双目更是圆瞪,仿佛要爆开一样。

便在这时,胸口一道掌力忽然落下。

紧跟着一股冰冷气流瞬间涌入自己心房。

下一刻,周身数道要穴接连被冰寒气流打入,压制这股炙热药力。

随着药力和寒气在体内激荡,他感觉血液沸腾。

浑身筋骨也跟着咔咔作响!

此时他已经闭起双目,紧守灵台。

外界,郑师傅佝偻的身形腾挪不定,不断挥掌打在他诸多大学之上,压制血丹之力。

只见李琦浑身皮肤上浮现一道道血色纹路。

纹路越来越清晰,眼看就要彻底成型。

一旁的李四海激动不已:“血脉已现,我儿武道有望啊!”

郑师傅也露出笑容,正要说话。

但是忽然间翁的一声震动!

只见李琦浑身血色狂颤,血纹瞬息炸开!

他体内一股恐怖震动席卷,顿时郑师傅直接倒飞了出去,嘭的一声,撞在了门上。

“什么!”

“怎么回事?”

郑师傅和李四海同时惊呼。

李四海焦急看向郑师傅:“郑师傅,这……这是怎么回事?”

郑师傅看着急速消散的血纹,不禁叹了一声:“你儿子血脉觉醒失败了。”

“不可能!”

李四海瞬间大吼,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了一样,动弹不得。

郑师傅摇了摇头,从地上起身,道:“这种现象我以前不是没有遇见过,应该是他体内真血血脉太过稀薄,尽管已经积累十六年,却仍然不足以觉醒。”

看了一眼李四海,郑师傅道:“烟土你自己留着吧,郑某没脸收了,告辞。”

说罢,他转身离开大厅。

对于他而言,这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每年他给人觉醒血脉,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其中大半都觉醒不了的。

“刚才那反震之力有些惊人,估计应该是这小子凝练了十六年,血脉已经快到觉醒极限了。”

“可惜,经过这一次觉醒,血脉已经溃散,他无法再次觉醒了。”

郑师傅没有过多纠结,直接离开了李家。

客厅里,李四海扶起李琦,焦急道:“琦儿,琦儿?”

李琦缓缓苏醒,睁开眼睛,刚才的对话,他都听在耳里。

“失败了吗?”

李四海看到儿子这般神色,连忙道:“琦儿,别急,我再去找其他觉醒的法子,定然是那姓郑的沽名钓誉,肯定是他的血丹法不行!”

李琦没有说话,眼底里却有奇异光芒闪过。

“我想休息一下。”

“好,好好,豆芽,小豆芽,快扶少爷去休息!”

李四海大吼,外面豆芽连忙跑了进来,看到李琦苍白面色,顿时心疼不已,连忙道:“少爷,我扶你休息。”

李琦默默点头,在豆芽和李四海搀扶下,回到了自己房间。

“琦儿,你不要担心,爹再去给你找其他觉醒法,肯定还有其他方法的。”

“我想休息一会儿。”李琦闭目躺在床上道。

李四海无奈,扭头看了一眼豆芽:“小豆芽,照顾好少爷。”

他想到了什么,匆忙离开房间。

“是,老爷!”豆芽连忙点头。

李琦道:“豆芽,你也出去。”

豆芽一愣:“少爷……”

见李琦没有理她,她知道少爷肯定还在伤心,当下只能道:“豆芽就在门口,少爷你有事就叫我。”

李琦依旧没有回答。

豆芽只能离开房间,反手带上房门。

屋子里静悄悄一片,此时李琦猛然睁开眼睛。

他的眼睛里,哪里有什么沮丧、失望之色,反而精芒闪烁!

“我的脑海里竟然……有一本寒假作业!”

“,”uid”:”71658051604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13:20
下一篇 2021-12-23 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