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小怂包被反派宠野了

精彩节选

“唔~”

“好疼呀~”

床上原本沉静睡着的人儿悠悠转醒,哼哼唧唧,似难受极了。

哼唧了许久,南措强忍着浑身散架般的疼痛,迷茫的坐起来。

扫视一圈,南措的眸光愈发可怜软糯,周围环境陌生且……奇怪。

她不是在家睡觉吗,怎么一觉睡醒就到了这个奇奇怪怪的地方啊?

这里是哪里,呜~

“砰!”重物坠地的声音吸引了南措的注意。

南措循声望去,却只见门口转瞬即逝的一点衣角。

“公主醒了!”

“公主醒了!”

“公主醒了!”

院子里的声音清晰的传入耳中,小宫女们口耳相传,一声比一声大。

南措垂眸,捏着锦被的手渐渐收紧。

所以,现实中的她,死了是吗?

可怎么死的呢,她明明只是睡了一觉啊。

‘是做梦吧?’

南措想着,用力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疼~’

南措瘪了瘪嘴,眼泪在水汪汪的眼眶中迅速积聚。

伸手抚了抚刚刚自己掐过的地方。

‘还是疼~’

‘哇呜~’一声,南措咬着小被子哭了出来。

也不知哭的是一觉醒来就到了陌生的地方。

还是真的给自己掐的狠了,疼的。

刚才摔了脸盆,又咋咋呼呼跑出去大呼小叫的宫女重新走了进来。

见南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小心翼翼开口,“公主?”

“公主,您是哪里不舒服吗?”

南措扯了扯小被子,将自己裹得更紧。

企图用裹紧的被子给自己几分安全感。

什么公主啊。

说的像古代一样。

如果这不是梦,那她是不是真的回不去了啊?

想着,南措哭的更伤心了。

她才不要做她们的公主!

她想回家,想吃妈妈做的饭。

睡前妈妈还说早上给她做最爱吃的锅包肉呢,一睁眼锅包肉就飞走了!

见南措哭的伤心,雪柳以为是因为李宽泽。

急忙开口哄道,“公主莫要伤心了,他李宽泽是京城第一翩翩公子又如何?父亲是当朝宰相又如何?他心中已有他人又如何?”

“您可是皇上最宠爱的,最尊贵的公主啊!”

“他吃了狗胆子敢拒绝你,他还敢拒绝皇上不成?皇上已经下令,择日迎李公子进公主府,皇命不可违,他李府还能抗命不成?”

“嗝~”

南措被雪柳的话噎了一下,打了个哭嗝。

怎么原主还做强抢民男的事情啊!

那她是不是很招人恨啊?

会不会有好多人在背后暗搓搓的计划把她套麻袋里暴打呀!

也不知道这个原主有没有打罚宫女的习惯,万一这个宫女早就恨上原主了……

南措想着,害怕的打了个冷颤,缩了缩脖子。

“公主?”

雪柳疑惑地探头看着南措,“您怎么了?不舒服吗?”

南措抬眸,对上宫女疑惑的目光,像小兔子般慌张的往后躲了躲。

“我没事。”

宫女还欲开口说什么,却敏锐的察觉到殿外的喧嚣,垂头安静的跪在地上。

“快让朕看看,朕的措儿怎么样了?”

南措慌张的抱着被子往床榻里面挪了挪,躲开了即将碰到她脸颊的大手。

举到半空中的手落了空,饶是一向冷静的当今圣上,也诧异了一瞬。

他倒不是没见过措儿耍脾气不许他碰她,但耍脾气也不该是现在这种情况。

再开口,刻意的放柔了语气。

“措儿?”

南措软怂怂的缩在床角,头死死地低着,企图把自己藏进膝盖里。

男人蹙眉,他的措儿,南阳国最尊贵的公主。

自小被他捧在心尖尖上宠大的公主,不该是这样怯懦的、软弱的,这不正常。

“太医!”

太医连滚带爬的来到南措的床榻前,先给男人行了一个跪拜礼。

“皇上。”

“嗯,若是朕的阿措有什么闪失,你们整个太医院便都给阿措陪葬吧!”

“是。”太医颤颤巍巍的对着男人磕了个头,转向床榻上南措的方向。

男女有别,太医低着头不敢看南措,“公主,让臣为您把脉吧。”

今日午时三刻,他们整个太医院上至太医院院首,下至打杂的学徒、宫女、太监。

都要因救治公主不力,午门斩首示众。

午时一刻,他们已经做好了被押赴刑场的准备,公主却自己醒了!

公主醒了,他们这群人也被紧急召回,暂时不用死了。

他只希望,公主这不是回光返照。

南措看着跪在床榻前颤颤巍巍,抖得像筛糠似的老大爷。

鼓了鼓腮,‘老大爷看上去好不容易呀。’

想着要配合老人家工作,南措压下对陌生环境的恐惧感。

裹着小被子,笨拙的往床榻边拱了拱。

乖乖地将手伸到太医面前,“呐~”

南措的声音软软糯糯,饶是已年过半百的太医,也不禁受了会心一击。

害怕的情绪散了些,太医抬手捏上南措的手腕。

“如何?”

见太医手指搭在南措的手腕上,迟迟没有言语。

皇上忍不住开口询问。

当年措儿的母亲毫无征兆的忽然晕倒,再也没有醒过来。

如今措儿又和她的母亲一般症状。

虽然措儿此刻已经清醒过来,可他心中总有些不踏实。

不知道她是否还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步她母亲的后尘。

太医一只手捏着山羊胡子,捻了捻。

迟疑片刻,坚定开口,“恭喜皇上,公主已无大碍。”

“无大碍?那措儿怎么躲着朕?像是怕朕一般。”

太医心中忍不住腹诽,这普天之下,除了被您宠着的公主,谁不怕您。

面上依然一脸正色,“这怕是公主的心病,那日……”太医顿了顿,自动略过那提及可能会惹起圣怒的事情。

“公主本备受宠爱,却在区区一介臣子那里遭了挫折,受了打击,情绪刺激,郁结于心……”

皇上可没耐心听太医唠唠叨叨,总而言之,还是怪那个不识相的臭小子拒绝了她家措儿呗!

“来人!即刻便把李宽泽绑进公主府关起来!待公主身子好了,立刻圆房!”

南措只是慢吞吞,但并不傻。

此刻的情况她大概也了解的差不多了,她是公主,面前这个凶凶的男人是她父皇。

原主因表白被拒,情绪受刺激昏迷不醒,然后她就穿过来了。

但,

什么李宽泽?

原主喜欢,她不喜欢啊!

再说,她一个刚入学的高一新生,今年才过完16岁生日。

圆房!?

这到底是在为难谁呀!

“那个,”

南措看着脸色黑的像锅底的男人。

试了几次,反复给自己加油打气,才怂唧唧的开口。

“我不要……”

李宽泽三个字还没说出来,男人转头看她,南措接下来的话便又被自己囫囵吞了下去。

毕竟是一国之君,整个人的气质就是有点‘凶’的,南措还怪害怕的。

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到底没说出后面的话。

男人此刻的注意力却不在南措的话上,他的措儿醒来之后表现的很奇怪,很不像以前的她。

从刚刚她乖乖让太医把脉开始,他就觉得奇怪了。

她太乖巧了。

和之前被他宠坏的措儿反差太大了,想不发现都难。

虽然她这副模样他也喜欢的紧,但这不正常的表现,他还是有些担忧的。

毕竟是他的娇娇给他留下的唯一的小公主,她的健康,他很在意。

“太医。”

太医此刻无需皇上多言,也发现了一向嚣张跋扈的公主今日的不同。

想了想,心中大概有了答案。

察觉到大家的视线都一致的落在她身上,南措心中‘呀!’了一声。

她不会暴露了吧?

她什么也没做呀!

他们发现自己是外来者了吗?

她会被绑在柴火堆里烧掉吗?

就像电视里那样?

“,”uid”:”182038684134459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15:50
下一篇 2021-12-23 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