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道爷吃素的

精彩节选

末法时代,邪翼掠世地狱海;

天地悲鸣,战火燎原魔龙灾!

魔气形成的滚滚黑云笼罩着整个城市,原本繁华的现代城市全被不知名的巨大血色魔界植物覆盖,这些植物每根粗大的枝蔓上密密麻麻的长满半透明的血色疙瘩,而且都像是有生命般不断蠕动生长,有的甚至能看出里面有人形物体挣扎着想要破茧而出!

犹如末日般的城市中不断有长着翅膀的人形怪物从空中掠过。

废墟般的城市街道上也爬满没有皮肤,浑身满是血色粘液的怪物,四肢着地,蛇尾一样尾巴托在地上,鹰钩一样头部像是没有眼睛,只有密密麻麻的小孔。

所有的怪物似乎都在用头部密集的小孔嗅着什么。

“嗷…嗷嗷!”

城市某处突然传出一阵尖声怪叫,所有的怪物听到这声怪叫后全部迅速的奔着发出怪声的地方奔去!

发出怪叫的是一只长着巨大血色翅膀的人型生物,盘旋在空中不断的发出鸣叫,而在它的下方有一片小山一样高的巨大的废墟,似乎在这片废墟下隐藏着什么让这些怪物异常愤怒,不断的有赶来的怪物冲上去撕咬抠挖这片废墟!

小山一样的废墟突然地动山摇般的晃动起来,剧烈的晃动让无数的怪物被抖落,随着砖瓦废墟的抖落,竟有一只巨大的怪龟出现,长着巨大獠牙的龟头闪电般的伸长脖子一口咬住空中发出怪叫的怪物,那只怪物瞬间被咬的血肉横飞。

而随着巨龟的整体出现,无数的怪物又密密麻麻的冲上去对着这只怪龟不断地撕咬,但这些怪物的尖牙利齿也对这怪龟的坚硬的龟壳造不成什么伤害,每次的撕咬只留下一条条浅浅的划痕,而那怪龟咬死那只发出鸣叫的飞天怪物后,又迅速的缩回龟壳内,任由这些怪物撕咬!

在这个巨大的怪龟身下,有一个被挖出的将近六米方圆的大洞,里面有七个衣衫褴褛手持各种武器的人正躲在里面,其中一个眉清目秀头扎道家发髻的青年人,一身道袍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厮杀已经破破烂烂,笑嘻嘻的冲着其他几位说:

“行啦,又被发现了,继续挖吧!”

一个剑眉凤眼长得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本是一身华丽唐装,这会也是又脏又乱,手持一柄宝剑,看着眼前这个嬉皮笑脸的道士满脸怒火,带些许疲惫的声音质问:“赵锐,这就是你他妈想出的好办法?叫江灵子在上面抗揍,我们在下面挖洞前进?”

那叫赵锐的道士一瞪眼反问:“将灵子是神兽霸下的子孙,就他抗揍,难道换你张玉泰上去抗揍?”

那只巨大的怪龟,也就是江灵子,也是满是怒火的传出声来:“你个贱人赵锐,当初在学校修炼的时候你就天天忽悠着我不练别的只练灵壳,没想到就是为了让我抗揍!”

赵锐抹了一把脸上的灰反驳道:“你这不废话吗?你天生这么好的龟壳不练,难道去练别的,练速度你练的了吗!”

江灵子怒吼一声:“我这是灵壳,不是龟壳!”

旁边一只雪白的四尾狐狸本蜷缩在一边休息,雪白的皮毛身上大大小小全是伤,血迹斑斑的令人触目惊心,这时听到几人争吵突然变换成了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的妙龄女子,冷眼看着赵锐问:“赵锐你个混蛋,你说的是来抓个小魔头,这是小魔头吗,这都跑到魔王老巢来了!”

赵锐斜着眼看着四尾狐仙嘚瑟着说:“我说胡白静大侄女,跟你叔说话客气着点,我跟你叔叔辈的可是称兄道弟的!”

四尾狐仙胡白静一听他说这个一脸悲愤的骂:“放屁,当初胡三叔就是喊了你一声小兄弟,叫你忽悠了我好多年!”

另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小汉子也接话:“赵贱人,我怎么就认识了你个王八蛋!我本来都要任职当土地公去,你骗我说有场功劳,轻松的拿下几乎易如反掌!这都厮杀几天了,这叫易如反掌吗!”

赵锐面对众人的群情激奋一脸正气,一声历喝说道:“行了,降妖伏魔乃是我等修道之人的责任…”

结果话没说完,一群人冲他同声怒吼:“闭嘴!”

赵锐一看民愤太高,赶紧又换上笑脸说:“各位各位,说什么也晚了,历代魔王现世都有高人出手压制,我师父当年说过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啊!”

一听到赵锐提他师父,一个鬼仙捂脸长叹,他师父就够不靠谱了,如今教出个徒弟来不要脸的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赵锐继续说:“如今我好不容易找到这魔王马上现世的地方,难道等别人再重新压制?当然是咱们年轻一辈的出手啊,你们想想这是多大的功劳!便宜你们了知道吗?”

说完指向那个尖嘴猴腮瘦小的汉子说:“你灰三郎就甘心当一辈子的土地公公?你家世世代代当了多少辈子的土地公了,你就不想光宗耀祖?这把功劳拿下起码得让你去天庭当个值日星君啥的!”

名叫灰三郎的汉子‘嘁’了一声嘟囔着说:“天庭你家开的,你说当星君就当星君?”

虽然是在反驳,但明显动心了。

赵锐又回头问那名帅哥张玉泰:“张玉泰,你好歹也是龙虎山张天师的后人,现在龙虎山都落寞成啥样了,你难道不想重振山门吗,趁着魔王还没出世,咱们直接再给他封印了,你想想未来是个什么前途!不说流芳百世也得名垂千古吧!你家道典上会有你很浓重的一笔记载,得被后世传颂多少年!”

张玉泰看着手中的宝剑默然不语,但是目中满是激动之色,重振龙虎山天师派是他毕生所愿,还真叫赵锐说中心里痛点了。

“还有你大侄女…”赵锐刚又指向胡白静想说什么。

“行了行了,我明白了,你别说了,就你道理多!”胡白静赶紧打断了他,又不耐烦的指着赵锐说:“还有,咱俩辈分是一样的,你再喊我大侄女我就翻脸!”

“行行行,明白就行。”赵锐正好也懒得费口舌,又抬头冲上面大怪龟江灵子喊:“大老龟你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江灵子叹口气说:“都到这了说啥也没用了,快点行动吧,我灵壳再硬也扛不住一直被攻击!”

赵锐又笑嘻嘻的又冲着刚才那位鬼仙,还有其他两个一胖一矮的鬼仙说:“范离叔,你们三位都是长辈,这些道理咱们不用多说了,一会前面开挖前进,你们就施法堵住后面的缺口,这样前后配合,大事可成也!”

旁边那矮个鬼大咧咧的说:“行啊大侄子,你就这么干吧,有你叔在这你放心!”

赵锐一拍手大喊了一声:“好,趁着魔王现在还未真正现世,也为了世界和平,前进吧!”

一看大家还有点不情愿,赵锐拍着手催促:“真等着魔王现世了,就咱们几个不被他当点心吃了!快快滴快快滴!”

几人相视一眼,到这份上干吧!

胡白静和灰三郎瞬间现出原形,胡白静是条四尾仙狐,而灰三郎竟是条小牛犊子一样大小的老鼠,一狐一鼠对着前方的洞壁开始蹭蹭挖了起来!

张玉泰也没闲着,手持家传的象征龙虎山天师权威的天师宝剑也开始凿墙!

这里面就属灰三郎凿的快,老鼠的看家本领就是打洞嘛,张玉泰和胡雪静基本上算是打下手,赵锐居中指挥着三位鬼仙把挖下来的土填到后面,又时不时指挥大怪龟的前进速度!

龙虎山天师府继承人张玉泰!胡家大小姐四尾灵狐胡白静!灰家这一代最优秀的长子长孙灰三郎!

这些天之骄子此时正在卖力的凿墙挖洞,估计被哪位修道大能看见都得惊掉下巴!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赵锐正笑呵呵忙着指挥,心里得意的回忆着从小到大的往事,走上道家降妖除魔这一行,那还真是个挺长的故事呢。

所有的事情还要从赵锐三岁那年经历的一场丧事说起!

“,”uid”:”9856949004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17:30
下一篇 2021-12-23 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