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爱:霸总撩妻不容易

精彩节选

大龄男女青年晚婚晚育,甚至不婚不育人群的占比日益增长,林月月本人也为这个数据贡献了一份属于自己的力量。

前两天收到《南知》的编辑发来的微信,让她写一篇关于“为何当代年轻人都恐惧结婚”的文章,说可用给她一千。

于是这两天她各种采访身边朋友搜索网上话题,磕磕绊绊地写完检查之后没什么大问题发给编辑,最后收到一个六百块的红包,还备注“言不由衷,我得改改”。

这能不言不由衷吗?她又不恐惧结婚,向往得紧。

都说她长得一副招桃花的样子,身边肯定不缺男人。

可是身边不少人都知道她抱着一颗歪脖子树耗了十来年,最后青春没了,歪脖子树没开花没结果甚至连根拔起自己跑了。

为了歪脖子树的出逃她连着两个月的夜晚都是哭着入睡的,有男性同事笑着说:“哭什么,你长这么漂亮不适合哭的,大不了公司单身男士随便选一个,他们肯定都乐意。”

哪里忍得住?有时候这眼泪,有自己的想法。

想起去年过年的时候,还信誓旦旦地拉着男人的手跟父母保证今年结婚,现在估计只能跟寂寞结一结。

现在就想这着能不能熬到国家颁出一个分配男友的政策,然后坐享其成,步入婚姻的殿堂。

抿着嘴啧了一声,拎起包包掐点打下班卡。

出了厂区大门踩着一双白球鞋在四十来度的天气里走得飞快,最近刚付一套首付开不起车,幸好走到地铁站只需要十来分钟。

她缺钱,缺得很。

买房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账户上划出去自己五六年的积蓄然后余额只剩三万块。

开源节流好几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愁,真愁,只能不断安慰自己女生有房就有底气,这笔钱花得值。

不过至少是花在自己身上,她也没纠结太久,结果半路追尾又赔进去五千。

对面那个男人个子很高,长得也很凌厉,帅是帅不过一看就是一般人高攀不起的主。

碍于压迫感林月月痛快地转账,申时年诧异第一次遇到这么痛快的人,一般遇到这种事都得辩驳几句。于是他好心提醒道:“开车别打岔,换辆车你不一定赔得起。”

心是个好心,但是语气未必就是个好语气。

申时年从后视镜看到她龇牙咧嘴朝自己的车屁股比了一个拳头,心理暗想是个小野猫。副驾驶的楚澈满眼兴趣地暗示他:“哥,这个妹子很生动。”

诚然,申时年的地位在那,围着他转的女人不是想爬上他的床坐上申太太的位置,就是想通过他获取什么,功利心明晃晃地写在脸上。

上一个这样与他相处的人,他仔细想了想,记不起样子。

其实林月月当时是想比一个中指,迫于从小的家教中指伸到一半硬生生收了回来。

洒水车放着《春天的故事》跟老头儿散步似的慢悠悠挪过,在路边积出一个水洼,她眯着眼睛接到一脸水雾还没睁开眼,便被飞驰而过的汽车溅湿了鞋。估计还流了一些到鞋子里,她一脚踩下去还发出挤压的声响。

“大夏天开敞篷,明天就黑成包公!”林月月有些愤怒,最近好像事事不顺,得空去庙里拜拜佛。

申时年看着兴奋的楚澈,略显嫌弃:“还吹口哨?二十好几了还跟毛头小子似的?要是真感兴趣下次遇到就去要联系方式。”

楚澈将双手叠在一起枕在脑后回道:“行啊,你帮我要。”

后者认真开车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只是在两小时后再次见到林月月的时候还是上前要了她的微信。

林月月刚进小区门口就接到林婷婷的求救电话:“姐!快来救我。”

语气有气无力,电话那头的音乐声震天响还夹杂着许多乱七八糟的声音。

来不及回家放东西转身拦上一辆出租赶到SOULBAR,天气大,鞋子里的水似乎已经干了,她跑得飞快。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但是亲妹妹她不能不亲自来管。

早就告诉过她不要经常去酒吧,她不听,爱情里本来先爱上的人就更容易输,以糟蹋自己的方式来获取关注就更可怜。

可是这样的人有几个是还有理智的?劝不动。

进门之前瞥见花坛里有一节手腕粗细的棍子,上前捡起来攥在手里,结果看见她怒气冲冲不好相与的样子就被保安给拦下了,人进去可以,棍得留下。

林月月也就僵持了一秒,大不了一会儿跟欺负林婷婷的男人肉搏,不过在她正准备扔掉的时候保安对她和她手中的棍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申时年特意示意保安放她进去,就是想看看她拎这棍儿是想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如果是抓出轨这样的大戏,他肯乐意看一看调整一下心情。

城东的一块地一直没拿下来,那一片有消息出来说马上要大改,能拿到到时候肯定不止翻一番这么简单,干这行的都眼巴巴望着那块肥肉。

本来想哄着李家那个小公子在他老爹面前吹吹风指不定就能拿下,没想到小李公子吊着一双充满欲望的丹凤眼就上前贴他胸膛。

他不混那个圈,也处不来,被林浩截胡送进去一个精壮大汉,听说林浩还陪他们玩过双飞,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他站在一楼到二楼的楼梯间,右脚踩高一步靠在墙上,从鼻梁到唇再到喉结,要命的性感,站在那儿就像是一幅画。

林月月手上那跟棍儿没派上一点用场,林婷婷瘫在沙发上左右一个鸭右手还有一个鸭,小手翘着手指没敢捂实鸭鸭们的肩膀。

她一看见来人小嘴一瘪:“姐,他欺负我。”

林月月这会儿真的很嫌弃她,演个戏都演不像就挺没用,方轩那么聪明一看知道是假的。

他两已经在这里僵持十多分钟,此刻的方轩眼色很不耐烦,冷冰冰地道“跟我回家。”

今天刚下手术台看见林婷婷的信息,迅速换好衣服水都没喝一口就赶来,结果她还得寸进尺。

“不回,说你爱我,我就回。”

就还挺想听方轩说一句深情告白,

他两结婚得突然。别的男人在婚礼上都是说老婆我爱你,方轩在婚礼上说的是:“林婷婷,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方轩最终啥没说,林婷婷在他转身的时候自觉跟上,眼里明明满是委屈嘴里还喊着:“老公等等我。”

其实林月月挺羡慕的,如果没人宠她那么来个男人被她宠也挺好,她时常害怕自己一个人呆,好似余生都要一个人呆了。

“,”uid”:”18013762363704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19:10
下一篇 2021-12-23 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