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祖鸿途

精彩节选

房间中,一盏油灯缓缓摇摆着长长的焰尾,释放出不算太亮的光华,勉强将简朴的房间照亮。

突然,床上闭目躺着的少年猛然惊醒,额头亦是布满汗水,脸上不难看出有着一丝余惊未消。

望着熟悉的场景,少年终是长舒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苦笑一声:“又做相同的噩梦了!”

这虽然梦,但却是真实的发生过的事情,刚才梦中的场景,是半年前在家族测试的时候所发生的的事情,他已经五年在修炼上没有任何进展了!

他想要坐起身来将额头汗水擦去,但身体传来一阵疼痛,那想抬起擦汗的右臂,亦是显得沉重和刺痛,让得他张大了嘴巴,却难以喊出声音。

直到此时,他才记起自己因为与人争执,被人打成重伤,右手都被人狠心折断,此时手臂已经上好了夹板,身上的伤势也敷上要药膏。

躺在床上的少年脑袋侧偏,看向房间中那摆放油灯的木桌,那人赫然坐着一道熟悉的身影,他小脸微微一惊。

那是他的父亲,名李玉堂。

此时,那道坐在油灯旁的中年正处于沉思当中,脸上有着深深的愁容,完全没有注意到少年已经醒来。

“父亲…”望着那道身影,少年连忙提起精神,小声叫唤着。

听到熟悉的叫声,那坐在桌子旁的人连忙将目光看向床边,见到睁开眼来的李星云,脸上的愁容迅速的减少了一些,起身来到床前,关怀道:“星云,你醒了,身子还疼吗?”

少年脸上显现出一股坚毅来,微微摇头,道:“已经不疼了!”

李玉堂闻言,脸上的担忧并没有减少,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每次受伤都是这般回答,显然是不想让他担忧:“怎么又跟人打起来了?这次还伤的这么重!”

“谁叫那家伙说母亲不要我们跟别人跑了,我气不过就…”提到此事,李星云便是浮现出满脸的愤怒来。

今天本来心情很不错,但谁知那几人对他冷嘲热讽,他是想忍一忍的,可那些人还不依不饶,说他母亲嫌弃他变成了废物,丢下他们父子跟别的野男人跑了,他自然是气不过的,最后便弄成了现在这般狼狈模样…

“父亲,母亲到底去哪了?我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那晚我的修为突然消失了!”说道母亲,李星云心中便是有着诸多的疑问,他不止一次问自己的父亲了,但以前他父亲总是说还没到告诉他的时候。

“唉…!”李玉堂长叹一口气,却是默不作声。

见到父亲沉默,李星云再度开口:“父亲!我已经十六岁了,真正长大了,这件事打算一直瞒着我么?我已经五年没见过母亲了,我想知道她去哪儿了!”

五年来,他心中对母亲的思念,也愈发的深了,他一直都想知道那晚事情的始末,从而让自己的内心能够平衡一些。

沉默持续了半晌,空气都显得有些凝固,李玉堂终于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声音嘶哑的道:“你是被…血宫所害,那本是一个上古时期就该覆灭的门派!”

“血宫?”李星云眉头紧锁,不明其意。

沉默持续了半晌,空气都显得有些凝固,李玉堂终于是忍不住的开口,声音略显嘶哑,道:“那晚,有三个血袍人将你体内的圣灵根剥夺,还有着一种让你无法修炼的诡异物质潜藏在你体内。”

顿了顿,又接着道:“你母亲与其中一名血袍人交手,但对方实力强的可怕,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三名血袍人破开空间离去,而你母亲为了拔出你体内的诡异物质,决定去洪荒岛寻求方法,只是,这一去便是五年多时间!”

“洪荒岛?母亲是哪里人么?”李星云听到李玉堂的话,便是对母亲的身份好奇起来,他母亲竟然能与其中一名血袍人交手!

李玉堂点点头,道:“你母亲的身份,也是那晚她亲口告知的,因为你母亲家族宝塔失落在外,所以外出寻找,却被仇人重伤,得我相救,之后…便有了你!”

“洪荒岛非常非常远,向我这样的实力,几百年也可能到不了那里,你现在就别寻思着去找你母亲了!”见到李星云脸上的闪过一抹释然,李玉堂便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在打什么主意,连忙出言提醒。

听得这个话,李星云心中那刚刚萌生的想法,便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知道的也就这些了!”李玉堂无奈的开口,略微顿了顿,他又关心的道:“你如今不在族内,我无法时刻护着你,那些嘴上无德之人,能不理会就不理会,记得要保护好自己!”

“知道了!”李星云点点头,答应下来,如今他因为没有达到家族的修炼要求,被送到了芦城的家族产业古董轩中学习打理,他父亲无法对他时时刻刻照顾。

李玉堂从空间袋中取出一个木盒来,道:“这是对伤势有效果的二品灵药,你好好养伤,家族内还有些事情,我得连夜赶回清水镇去!”

“父亲,晚上赶路要小心些!”李星云提醒道。

点点头,李玉堂便背负着手离开房间,并将房门轻轻关上后离去,留下李星云一人在房间中思绪纷飞,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良久之后,李星云强忍着疼痛坐起来,拿起父亲留下的木盒,将之打开,将里面的那二品灵药拿了出来,望着荧光点点的灵草,他咂了咂嘴,然后将其整株吞服了下去。

灵药一下肚,他赫然感觉到体内有着一股灵力爆发,接着,身体便开始剧烈对抗那些灵药爆发的灵力来,恐怖的疼痛,让得李星云几乎晕厥过去,强咬着牙坚持着。

在李星云全力对抗着痛苦之时,其腰间的玉莲花骤然泛起一股奇异多彩的光华,显得柔和。

紧接着,这些柔和的光华,汇聚成一个身穿淡紫色衣衫的美丽女子。

若是李星云见到这一幕,一定会表现的无比惊讶,这个在前几天借钱才买来的、准备送人的玉莲花,竟然会莫名的,冒出一个美丽的女子来。

“这小子体内竟然有着如此浓郁的血灵毒!难道当年上古血宫真的没有完全覆灭,还在世间留有传承?”紫衣女子双目中涌现混沌光华,视线凝聚在李星云的身上,眉头微皱,喃喃自语。

看着李星云那开始颤抖的身形,女子无奈的摇摇头,心中感叹:“不知死活的家伙,再这样修炼下去,不出几天就会因血灵毒爆发而亡!难道我今天才被这家伙唤醒,就又要陷入沉睡么?我已经沉睡了十万年了!”

“十万年了!我不想在沉睡下去了啊!”

她已经沉睡了十万年之久,今天被唤醒之时,将李星云鲜血中的圣灵之气给吸收了,若李星云死去,圣灵之气将消散,她的本源力量也将随之失去与圣灵之气的联系,从而再度陷入沉睡当中。

“不行!得救救这个家伙!”心中打定主意,紫衣女子目光便看向李星云,她手指点出,一道柔和的光华射入后者的体内,将那二品灵药释放的力量给引导出体外。

感觉到体内灵力莫名消失,李星云停下修炼,睁开眼睛来,赫然见到了一位女子就在他的床的边上。

“你是谁?你要干嘛?”

他面露惊恐,这女子来到他的房间中,竟然无声无息,犹如鬼魅一般,这让得他想到了刚刚父亲所说的那三名血袍人,吓得身子不断往床内的角落中缩去。

顾不得李星云此刻的恐惧,女子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手指又是对着李星云一点,一股温和的光华将李星云身体给笼罩而去。

被柔和的光华笼罩,李星云只感觉身上的伤势,陡然的在迅速好转,就连那断掉、被木板夹着的手臂,也感觉到骨头在迅速的接合,疼痛感迅速消失。

只片刻的时间,李星云便是感觉到他身上的伤势全部都好了,犹如做梦一般,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紫衣女子悠悠开口,道:“你最好不要这样修炼下去,否则,你离死只会越来越近!”

李星云脸上的惊恐还未退去,警惕的盯着紫衣女子,再度开口:“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

作者有话说:

书名《道祖鸿途》,加书架后,可以在头条“我的→我的书架”中找到本书!也可以在头条小说频道“搜书”输入书名找到,欢迎打赏和评论!

“,”uid”:”415580601660793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19:10
下一篇 2021-12-23 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