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空间:我靠养鸡发家致富

精彩节选

“干杯”

宿舍八个姊妹在学校门口火锅店包了个小包厢,明天就各奔东西了,今天最后吃个散伙饭。

“你们谁找到工作了?”李明明问大家,都是三流专科毕业,谁也不笑话谁,能找到工作就可以了,不挑。

“我在我家亲戚那里找了个电商的活”小叶子说到“听说还要俩,你们有没有想试试的,可以一起去。”

“干什么,接电话还是做客服啊?”

“什么都得干吧,我亲戚也是刚入行,工资给的不多,2200,干的好也签合同。”

“才2200啊,不高啊。”露露本来还想去的,一听工资就歇了。

“没办法啊,刚开始吗,你要是会用软件画图排版还能高一些。”

“还有别的要求吗,包吃住不?”李明明赶紧问,八个人估计就小叶子找到工作了。

“不管住,一天管中午晚上两顿饭。”其实小叶子也不想去,不过总比现在找不到工作好一点。“三班倒的,也不轻松。你们考虑一下,我明天先回家,下周一正式上班,要是有想去的早点告诉我,我给你们问。”

“啊……下周一就开始上班啊”几个人都是一脸嫌弃,毕业了不是应该好好玩个夏天吗。

“没办法,我那个亲戚现在缺人,等过了夏天可能就不缺了。”

“还有找工作成功的没 没有我们就只能庆祝小叶子一个人啦!”

“我打算出国了”王悦跟着大家碰了杯说到。

“哇,去哪里啊,继续念书吗”圆圆坐她旁边“我也想出国看看,就是有点害怕。”

“还没想好去哪里,爱尔兰和新西兰,听啊这两个地方便宜,语言上也能接的上,不用重新学。”

“那你还是去新西兰吧,爱尔兰听说还挺乱的。”星星说到“咱们班毛昱不是去德国留学了吗,不行你也去那边呗,怎么说都认识,比全陌生好一点。”

“不想去德国,德语挺难学的”王悦扭头问程少红“你没找工作吗?”

“没,家里说给在县里合作社找了个临时工,让我回去试试。”程少红不太开心,回老家也就意味着要跟男朋友分手,这俩天俩人正闹着别扭。

“那你和徐辉怎么办,他可是本地的,没帮你找个工作啊”

“他自己还没着落呢,哎呀烦着呢,别提他了。反正我是打算回家先看看的,我们县信用合作社再土也属于银行口,临时工干好了也能转正。”

“哇,你们这不是差不多都有目标了吗,就留我一个毕业就失业的啊!”秦浅听听这儿听听那儿,虽然各个都不满意但是都有着落了,自己可是啥都没找到。

“秦浅你没找啊”

“找了啊,我这个月天天都去面试,没一家合适的。”秦浅在宿舍里最矮,158的个头全班女生排队站第二位“我都去找站柜台的活了,要不嫌我不会化妆 要不嫌我个子矮。”喝口啤酒“我也想165啊,可是它自己不长了我能怎么办!”

“那你面试没穿高跟鞋啊”

“穿了啊,一水女孩我穿了高跟鞋也是最矮啊!”

哈哈哈哈,包厢里一阵大笑,不过也没谁在意。

“来,咱们从今往后各奔东西,祝大家能够永远开心,!干了啊”

“干杯”“干杯”

学校也知道这批毕业生今天是在学校最后一晚,所以门禁不太严,10:30秦浅和程少红两个人互相拉着手回了宿舍。

8个人的宿舍最后一晚只有她俩还没走,宿舍里除了打包好的几个箱子,其他乱丢的都是大家不要的东西。

“秦浅,你明天几点火车啊”程少红大着舌头躺在下铺说道“我是中午的,你呢?”

“啊,我没买到票”秦浅把大家丢弃的盆子拖鞋都扫到床底下,把上铺自己的被褥搬下来铺在下铺。

“那你明天怎么办,拖着行李住哪里啊”

“先去我二姨家吧,明天我先打包把行李托运回去,然后住我二姨家 等买到票就走。”

“哦……呼哧,那明天我帮……邮寄”含糊着程少红就睡着了,走廊里偶尔还会传来跑调的怪叫。

今天舍管阿姨也不查寝了,一层楼里没走的不到一半,明天也都会陆续离开。

毕业了!

秦浅这一世的老家在甘肃,高考那会她刚刚接手高烧不退的身体,凭借着连蒙带猜的完成了考试,分数只够专科。于是她就报了自己曾经的家所在的城市,远离一切熟悉她的人和环境,她自己也想看看自己曾经的家人是不是也在。

城市是那个城市,街道地名都没有问题,但是住在“她自己家”里的人和邻居她都不认识。

这里她只有她自己。

秦浅在上专科的第一年就开始在网上写小说,她自己文笔一般,主要就是想挣一些生活费。

小说是模仿清穿潮文写的,编辑感觉立意还行,文笔太水,劝她修改。但是秦浅知道自己的斤两,改过之后也不会比现在好多少。好在2010年的时候网络小说里清穿文都是玛丽苏遍地的nai nai味儿,写普通清穿生活的还没开始,秦浅这种生活家长里短的清穿文没几篇,编辑看她更新稳定,文笔虽然水但是故事还不错就跟她签了合约。所以她现在每个月也有了3-5千不等的收入,扣了生活费每个月还能存下一半,两年半下来也存了小十五万。

秦浅躺在宿舍里,想着昨天查的余额,这点钱在大城市里生活也只能合租凑合个一年半载,想要物质多么好是不现实的,但是如果回“老家”跟不熟的家人一起更别扭。而且这身体的父亲又再婚了还有一个上初中的弟弟,姐姐自己也有自己的小家,自己只需要按时给“父亲”寄赡养费就可以,没必要生活在一起。

“十五万也买不到好房子,贷款就算了。明天问问大姐老家还有没有宅基地,不行就回老家去,反正老房子也没人住……”

走之前秦浅来到海边。正是夏季虽然还不到游泳的人最多的时候,岸边、海里也有一些在游泳的人。离开之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回来。

海里游泳的没多少,沙滩上休息的人挺多,还有一些是旅行社带过来旅游的人三三俩俩在岸边捡石头。

找个地儿坐下,鹅卵石还不是太烫手。随手捡起一块半透明的小石头,对着阳光能隐约看到石头里带有暗红色的脉纹。

“还挺好看,要是玉石就好了!”巴掌心大的扁鹅卵石半白半黄,摸着还挺舒服。秦浅把它揣进裤兜伸手又在周围扒拉起来。

这海边虽然没有能成玉的石头,但是却是可以捡到玉髓的,若是块大干净或者形状奇异,拿来收藏也不错。好像是14/15年的时候玉髓的价格也起来了,说不定还能捡个宝儿呢。

全国都在毕业季,火车票特别难买。快车连站票都没有,老家还没有动车,倒车到北京也只能买到最慢的车票。再从北京到兰州,从兰州到武威再到土井子沟,最后一段现在还有驴车拉人的。手里一共四张火车票,全程要三天,有两个晚上是要再会车站里过夜了。

秦浅抢的都是最慢的绿皮火车,好在抢到的都是卧铺,上车之后看看能不能改成软卧。行李早就快递回老家了,电话里姐姐说已经收到了。

往北京的一车基本都是学生,认识的不认识的,卧铺车厢里也挤满了人。除了铺,小过道上的卡座也都被卖了出去,一个卡座再多加五十元,餐车的位置也都满了。

下铺的人已经几个凑一起打起匹克,瓜子、辣条、鸭脖、鸡爪,当然还有啤酒。吵闹的声音被困在车厢里,每个小房间都差不多的状态,当然也有上车就睡觉的,一定是昨天熬夜吃个蹦迪,上了车直接躺平。

秦浅买的上铺,一上车就拎着鞋爬了上去,并不想跟下铺的同学嗨聊,互相又不认识,戴上耳机听听歌要坐十四个小时呢。对面上铺也是个女孩,趴在床把手上看下铺斗地主,看样子跟下铺的几个认识,让别人不断的递吃的上来。

“唉,你下来得了,这递来递去的你不麻烦啊”

“不麻烦,吃着挺好。”说着又要了一包辣条“我就说要多买点麻辣小龙虾,你就买这点几口就没了。

“那你自己出钱多买点分大家吃啊,我就这些,不够吃一会小吃车来了你掏钱买就是了”下铺的短发女孩头都没抬怼了回去。

“不就点小龙虾吗,我买了这么多零食呢”

“你这一堆零食也不够三斤小龙虾的钱啊我中午可是买了五斤,你自己就吃了一斤多剩下的大家一分就没了。”

“行了行了,一会睡一觉明天就下车了,剩下的都吃不完。”

下铺女孩不在搭理上铺的,继续跟别人斗地主。

下铺的香辣味道害得秦浅不得不坐起来,太馋人了,口水分泌过旺必需挣点儿东西了。

从行李架上拿下来一个小箱子,里面都是秦浅给自己买的零食。毕竟要坐三天的火车,除了泡面零食也不能少。还有两瓶江小白,就是怕这种闹哄哄的环境睡不着。

泡脚鸡爪花生米一口一点儿小白酒,秦浅还打包了一分油炸虾球也铺在铺位上,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食堂馒头。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盯着秦浅看了半天,立马感觉手里的辣条变味了。她不开心的嘟嘟嘴,把辣条塞进塑料袋里下了床。

“你不是不下来吗,怎么怕我们把零食都吃了不给你留啊”

“什么啊”她手指了指上面“自己一个人吃那么多,还喝白酒。咱们光买零食了,谁都没想着带点菜上来……都不香了”

“哈哈,说白了你是馋了,要点儿呗,都是学生怕啥。”

“才不呢,一会餐车开了去点菜带回来吃,馋死她!”

这些话秦浅一个字都没听到,耳机里响着重摇滚,脑子里想着她大姐说的话。秦浅的大姐说老村子里人都挪到县里了,市里给了补偿,说是村里要退耕还林。“县里补了两套房子,三十万现金,咱爹把小房子分给俺家,说给你分八万,等你结婚当彩礼。”

“什么时候的事,都没告诉我啊”

“去年你不是没回来吗,去年十月份分的,阿姨不想给,俺让你姐夫带着他兄弟直接就住爹家啦,八万让他存的定期,等你回来姐带你去要”

“嘿嘿嘿,好啊,要回来都给姐,我手里有,这钱给姐。”

“胡说,你别乱叭叭了,那天到家让你姐夫去接你。”

“成,等我买完票告诉你,让姐夫赶驴车接我,凉快!”

“夷,想得美,地都没了哪有驴。市里现在不让驴上路咧。不跟你瞎叭叭,我店里来活了!”

八万也不少了,不过秦浅不打算要这钱,不是不跟秦父要,而是打算要到手都给她姐。秦大姐的小饭馆开了七八年了,跟姐夫俩人起早贪黑的,现在还有个五岁的儿子,每年饭店房租就要两三万,挣点钱都给房东了。两口子大姐又是服务员又是帮厨,回家还要收拾家做家务。姐夫虽然也勤快,对姐姐也好,但是进了家门基本啥都不干。

八万块交个首付在临街买个公建给大姐,月供她两口子自己还比租房子强的多,还能再雇个后厨和服务员。

就是要钱还得费一番口舌,秦爸现在有了儿子,就恨不得俩姑娘立马给他儿子做牛做马,秦大姐能要出一处房子那绝对是她姐夫够横,姐夫家兄弟够多,但凡面一点都得被秦父吸血扒皮。

不过秦浅现在并不怕他,她不是曾经被虐的秦浅,坏人算不上,好人也算不上。现在想想秦爸和他后找的老婆,还有记忆里那个熊孩子秦山……

“真有意思,按照遗传相似性,他可跟秦爸不像啊。”晃悠悠的绿皮火车,把人咣当的晕乎乎的,“回头给他俩做个亲子鉴定,一定好玩!”

“”

“,”uid”:”60737140188884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20:50
下一篇 2021-12-23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