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复苏,我家老婆有点凉

精彩节选

“妈,我出门了啊。”

陆一,今年刚十八岁,高考完,个子不高,不过长得有点小帅,家境平平,唯一的爱好是吹唢呐,不对,还喜欢小姐姐,

这会正是大学前最后的一个月快乐时光,

今天是他好基友姬阳的姐姐的婚礼,

姬阳是陵江县最大的珠宝商的儿子,也是陆一的好基友,他这个土狗能和这样的富二代成为好兄弟,大概是臭味相投?

两个好色之徒,整天浑浑噩噩的,

前两天父亲意外受伤,成了植物人昏迷不醒,母亲程雪也要上班养家,陆一忙着家里的事情,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这段时间确实很累,对方借口姐姐婚礼上很多漂亮妹子拉陆一出去散散心,

自然不能辜负基友的一片好意,今天程雪放假,陆一就去了,

骑着自己的小电驴,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龙首山,上面有一个山庄,老板传说是南江的某个大人物,

山庄依山傍水,里面还有很多古代流传下来的文物,

来人都是小城里有名有姓的人物,开着豪车穿着西装,只有陆一脚踩拖鞋骑着小电驴,和这里格格不入的感觉,

大门口,

门童一脸不屑的撇了一眼面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孩子,

“小孩没点眼力见吗,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衣冠不整不准入内。”

陆一笑了一下,拿出了请柬,

门童立马变了脸色,他虽然在这个地方上班,一个月也才五千块钱工资,

今天的婚礼他也知道,来的那些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对不起对不起,请进。”

一个胖子正在到处逛荡,

突然,看见来人眼前一亮,一把抓住自己的好兄弟,

“真墨迹,再来迟点,那么多漂亮的伴娘小姐姐就被别人勾搭走了。”

说完,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这,就是姬阳,高一米六,重160斤,再过几年就能长成一个球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路过后面,有个乐队正在彩排,站c位的是个吹唢呐的,三十多岁的年纪,

男人满头大汗的看着面前的谱子,眼睛都是肿的,黑眼圈很厉害,

不知道为什么,显得很烦躁得样子,精神状态很差,

陆一眉头一皱,旁边的男人吹的居然是一首他没什么印象的曲子,感觉不难得样子,但是男人老是吹不对,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犯错,

状态不是很好的样子,

唢呐这玩意他知道有多难练,自小跟爷爷一起,练了十年,他才出山,

算得上是天赋异禀加上十年苦修,这些年也靠唢呐拿了不小大大小小的奖项,算得上是大家了,

是陵江城音乐界有一号的人物了也算,

江湖人称唢呐大师小六子是也。

原来,

表姐是历史系出身的,钟爱**文化,今天的婚礼也是经典的华式婚礼,

全部用的是**自古流传下来的乐器,像什么古筝,唢呐,二胡这些,

“这哪找的人?那个吹唢呐的状态那么差,今天要是表演的话我估计他一首曲子都吹不完,不会出事吧到时候?”陆一有点担心,对姬阳他们家来说,如果出事了到时候脸上不好看,

“好像是我哥的大学室友,从南江来的,之前看他们演奏过还可以的,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然你上呗,反正你那么厉害,我是感觉你吹的比他强。”

姬阳笑了笑,跟陆一开着玩笑,

两人其实已经走了有点远了,结果那个吹唢呐的男人好像听力特别好,听见了,

当场就不高兴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这么质疑他,还比他强?这让他面子往哪里搁?

“你小子给我站住,还比我强?看得懂谱子吗你就在这叭叭叭,家里人没教过你不要不懂装懂?我今儿就教教你什么是礼数。”

说完就撸起袖子朝两人走来,抬手就要一巴掌,被姬阳抓住了手,

陆一两人停下了脚步,脸上就不是那么开心了,

“实话实说就破防了?上来就想动手你很有礼数是吧。”

“六子上去给他露一手,学艺不精还那么大脾气,也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今天表演就交给你了,这人等下就让他滚蛋。”

姬阳发话了,

陆一点了点头,这男人是真的莫名其妙,

装什么啊在,还想动手,

换了个唢呐,开始吹了起来,

一曲百鸟朝凤,

山雀啼晓,百鸟齐鸣,欢快的音调在耳畔响彻,亲临大地,春晖复苏,

就吹了一小段,

树上的麻雀叽叽喳喳,

引来喜鹊衔枝,

面前的男人脸色很不好看,

“哼,就算你会百鸟朝凤又怎么样,吹我的曲子你还不是吹得一塌糊涂,今天你要是能吹对了我跟你姓。”

陆一一声嗤笑,他是不信男人得曲子会更难,想了想,算了,

送佛送到西,

打脸这种事,

就是得狠狠的打才行。

“垃圾就是垃圾,还嘴犟。”

“谱子拿来。”

男人一声冷笑,

“就在你面前。”

“,”uid”:”5932553771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20:50
下一篇 2021-12-23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