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后每天都想活下去

精彩节选

穿越这个事情,很难定义它是属于好事还是坏事。比方说吧,对于大部分想逃避现实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件不亚于中头彩的好事,属于能让人踏踏实实的过把现实演员瘾的那种——参考现实中被男人甩了、家里破产被追债了等情况。如果运气再好一点,穿越到有史可考的古代,嘿,那你就是一先知;如果你碰巧语文学的好,啧啧,那你就是一文豪,最起码也是才情动人的秀才!如果再有点历史知识,得,分分钟金手指加持,宫斗宅斗都没在怕的。

但是对于林芝来说,穿越这事就妥妥一件踩了狗屎的事。现实中的她刚刚考上研究生,自己心怡的男神终于向自己表了白,她也没遇到什么天灾车祸,就正常睡个午觉打个盹,一睁眼,穿越了。

风很大,也很冷,空气中还飘着几粒雪沫子。林芝裹着一身明显不御寒的衣服,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眼前飘过的云雾。

对,真的是云雾。为什么一睁眼就是云雾呢,林芝勉强动了动自己冻麻了的脑筋,参考脚下的碎石,告诉自己答案——因为这里是悬崖。

为什么在悬崖上呢?

林芝转了转眼珠子,看见一丈之外哭哭啼啼的众群演,从他们零星飘过来的呐喊声中得出答案——因为原主要自杀。

哦,我这个穿越真是不同凡响,再迟一会就赶上下一场穿越了。

林芝吸了吸鼻涕,面无表情的往回退了一步。

林芝脑海里浮现出一行隐约的字——做一个活到二十岁的女配。

啊,真是惊喜。

“不好意思,之前脑子进水了,”林芝挤出一丝僵硬的笑:“我不想死了。”

那群正在哭泣的,表演性质大于实际意义的男女老少,闻言都吃了一惊。林芝大略扫了一眼神色各异的众人,基本确定原主之前的人缘和地位。

估计也就是今天要跳悬崖,不然没啥存在感——就是会呼吸而已。

“芝芝!”

石破天惊的一声吼叫,林芝打了个激灵,眼看着人群两边分开,冲出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怎么说呢,如果腰身再细上那么多一半,胸和屁股再圆上那么一圈,可能就像个插满鲜花的陶瓷花瓶。林芝勉力定眼一看,此花瓶的脸上花红柳绿,胭脂眉黛被不知是眼泪还是鼻涕的液体糊了一脸,甩开膀子带着猛虎下山一样的力气扑了过来。

这……这是……原主的债主?

林芝看了看自己身后不远处的万丈悬崖,敏捷的躲开了她。

那女人冲出几米后止住了脚步,略带惊讶的转头看着她。

“夫人好准头,幸亏林芝是从那里下来了,不然让你这一扑,刚刚可是白想通了。”

开口的女子五官清淡,胜在气质出众,看衣着应该是个小姐一类的。林芝虽不认识,但有种莫名的好感,扯着冻木的嘴角对她咧了咧。

那女子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接着对那债主开口道:“看来夫人对林芝刚刚没跳下去很有些遗憾,是准备再补救一下吗?”

林芝忍不住笑了一声。

“你这是怎么说的,娇娇,”债主哽了一下,扯出一丝尴尬的笑来:“我分明是怕芝芝跳下去……”

“她刚刚都说自己不死了,你没听见吗,”这个叫娇娇的姑娘毫不留情的冷嗤:“你还怕——你把自己一脸失望的表情收一收可能更让人信服。”

那夫人咬了咬下唇,不甘的瞪了那姑娘一眼。

我单方面宣布这姑娘是我的姊妹了。林芝默默的想,这姑娘可太招人喜欢了。

“还有你,”这姊妹冷着脸转过头,看着林芝:“被男人不要了就想死,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再说,你也不是头一次被人抛弃,还没习惯吗?”

林芝目瞪口呆的看着她,那姑娘吸了口气,接着数落道。

“就算去死能不能换个地方,这个悬崖你走的比你自己的后院还熟了有意思吗?”

……这个姊妹可能需要继续考验一下。林芝艰难的决定。

林芝摸了摸自己的脸,皮肤光滑细腻,眼睛也挺大,鼻子也挺翘……虽然确定自己长的不至于歪瓜裂枣,但作为女配来说,依着这个手感,这个模样……着实平庸了些。

她有些挫败的想,都是穿越,都是女配,不是说炮灰都得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姿才好作妖的吗?看这原主之前一次又一次被男人抛弃的命运,想来长的也不甚讨人喜欢。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在下空有一身白莲花的本领,给了这么个坑爹的长相,这可如何去勾引男主啊。

林芝忍不住叹了口气。

一阵寒风吹来,林芝觉得自己胸口最后一口热气快没了。

“我说,”她开口,牙齿有些打战:“给件棉衣穿啊,好歹来个披风吧,大冷天的,我别没摔死给冻死了。”

花瓶惊讶的看着她。

“芝芝,你……你说你要穿棉衣?!”

有什么问题吗?

人群里抖抖嗖嗖的走出来两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紫色衣服的那个看着大点,站出来先开了口。

“小姐,是你说冬天绝不穿棉衣,还不许我们给你备着,说是要……要……”

“锻炼自己的毅力!”

绿衣服的小姑娘鼓起勇气补了一句。

我的天,这原主长的不怎么样,这作劲可真是够够的。

“我那时候大约是脑子不好使,”林芝说:“刚刚经过一番生死纠结,我灵光一闪,终于大彻大悟,毅力这个东西,在冻死面前可有可无。”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紫衣服的丫鬟连忙拿着一件披风走了过来。

“小姐你可快点穿上吧,”她一边往林芝身上套一边低声嘟囔:“早大彻大悟了多好,您也不至于长冻疮,您看您这手……”

冻疮?!

林芝闻言两眼发黑,连忙低头一看,果然看见右手上有个不怎么明显的红紫色瘢痕。

话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

话说第一张脸已经足够平庸……

“……怎么没给你冻死呢。”她恶狠狠的骂道:“搞不好还能投个好胎呢。”

“想来是因为您坚强,必定长命百岁。”

紫衣服丫头低声说。

走过来绿衣服的小丫头赞同的点了点头。

“……借你吉言。”

林芝裹紧了身上的衣服,艰难的感谢道。

“,”uid”:”252492907598200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21:40
下一篇 2021-12-23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