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这个世子妃很嚣张

精彩节选

永兴二十三年

窗外的小雨还在淅沥沥地下个不停,一间破旧的小木屋在雨中显得摇摇欲坠,小木屋里只有一张简陋的床,床上躺着一名女子,这名女子用这一张绝美的脸庞,瓜子脸柳叶眉,身着一身白衣,犹如那下凡的仙子。可惜惨白的面色以及略显骨感的躯体时刻提醒着女子现在的病情不容忽视。

穿着粗布衫的女子连忙跪到床前,

“小姐,奴婢这就去求皇上,求皇上给您找太医来看诊。”

“巧玉,不要去找他,他”

女子还未说完,又咳嗽了起来,

“咳咳,他刚登基没多久,朝中恐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咱们这时候还是先不要去打扰他了,我这病反正也没什么大碍,还是等他抽空来接咱们的时候再说这事吧。”

“顾姐姐,皇上你可能是等不到了。”

顾清染顺着声音看过去一名身穿华贵服装的女子在婢女的搀扶下缓缓地走进屋内。

顾清染看到来人是谁,睁大眼睛,眼里满是震惊和怀疑,厉声质问道:

“纳兰馨然,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纳兰馨然看着床上的顾染清,捂着嘴咯咯的乐了起来,

“我说顾姐姐呀,你怎么到现在还是,还是这么的可爱呢。”

纳兰馨然使了个眼色给一旁的婢女,婢女点头示意。婢女缓缓开口向顾清染讲述着残酷的事实。

“顾大小姐,皇上已经下旨,册封我们小姐为后,封后大典就在两日后。”

顾清染满脸不信的摇头道:

“不可能,绝不可能,秦霖怎么会这么对我,他说过只要他登基就一定会立我为后的,我不会相信你说的,不会相信的。”

纳兰馨然离开婢女的搀扶,走到床边,俯视着看着躺在床上的顾清染,冷笑道:

“顾姐姐还真是天真啊,皇上登基已经有一段时日了吧,顾姐姐你可曾见皇上或者是皇上派人来接你进宫?”

顾清染强撑起半边身子,用尽仅剩的力气吼道:

“那是因为他的根基还不稳定。”

听到顾清染说的这句话,纳兰馨然依旧是冷笑。

“顾姐姐,你可知将军府已在昨日满门抄斩,就连荣国公府也被满门流放到西岸那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去了,可怜了荣国公这么一大把年纪竟然还要去那蛮荒之地。”

顾清染听到这里,猛地起身抓住纳兰馨然的衣服,双目赤红。

“你骗我的是不是,秦霖怎么会这么做,要不是我让爹爹和外公全力支持他的话他怎么可能当上皇上。”

纳兰馨然冷哼,“

所以我才说你天真,不过顾清染,其实我还是挺佩服你的,要不是你,他秦霖怎么可能坐上那至高无上的宝座。”

顾清染松开抓住纳兰馨然衣服的手,颓然的靠在巧玉身上,面上已然平静如水,只是眼中那无尽的恨意是怎么都遮盖不住的。

“你什么意思?”

纳兰馨然不再看她,走到窗前,看着外面仍在下着的小雨,

“我是纳兰家的子嗣,所以我从小就和一般的大家闺秀生活的不一样。”

纳兰馨然转头看着顾清染,脸上浮现出一抹羡慕又充满恨意的复杂面色。

“你知道,我和你从来不对付,你看我不顺眼,同样我也看你很讨厌,但是你又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顾清染脱口而出道:

“为什么?”

纳兰馨然再次转头看向窗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这次我来,是受人之托,本来身为皇上的秦霖已经派人来杀你灭口了,但是被我拦截了下来。我会让人送你离开永兴国,只要你离开永兴国自会有人接应你,我只希望你帮我带句话给那人,就说这次恐怕是我纳兰馨然最后一次帮他了,往后希望他不要再将自己摄入险地了,因为我已经没能力再帮他了。”

纳兰馨然看着窗外的雨景,眼里尽是那个人的身影,今日之后,也许自己的命运将不再是自己能掌握的了。想到这里,一丝惆怅与哀伤闪过纳兰馨然的眼眸。

顾清染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窗前的女子,本以为她是来向她炫耀一番的,没成想她竟是来救她的,到底是谁想要救她。纳兰馨然仿佛知道她内心的想法,笑道:

“你也不用再想是谁到底想要救你了,毕竟等你出了这里就自然而然的会知晓了。”

“咳咳,我不信你。”

看着身患重病的顾清染每时每刻都在忍受病痛的折磨,巧玉着急道:

“小姐,我觉得纳兰小姐说的话是真的。您看您这病了多久了,也没见哪个姓秦的来找过您,而且将军府和荣国公府要真像纳兰小姐所说,咱们不得不”

巧玉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清染打断。

“巧玉,你去上街打听一下,如若属实,我要去找他问问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巧玉应了声,帮顾清染躺好在床上后就连忙起身向屋外走去,虽然下着小雨,但是巧玉一刻也不耽误的小跑着出了院外。纳兰馨然还是盯着窗外没有说任何话,一旁的婢女也老实站在纳兰馨然的身旁等待侍候着。

不到半柱香,浑身湿透的巧玉就小跑着来到了屋内。

此刻的巧玉已经是双眼通红,脸上满是水痕,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跪在床边哽咽道:

“小姐,纳兰小姐说的都是事实,将军府已经覆灭了,荣国公府也全都被流放了,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顾清染似疯癫的揪着巧玉的衣服。

“而且荣国公府的一半人以上在流放途中没有熬过去,其中就包括小姐您的外公荣国公。”

听到这消息,顾清染仿佛没了灵魂,像断线的木偶一般松开了揪着巧玉的衣服,平躺在床上怔怔的看着屋顶上破陋的木板。

看着顾清染现在这憔悴的模样,纳兰馨然幽幽的叹口气,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说的都是真的了,我现在马上让人接你们离开这里,秦霖现在处理朝中之事没空再搭理你这边,短暂时间内应该不会知道是我救了你,所以你们现在立刻动身出发,门外已有马车候着了。”

“我不走,我要去找秦霖问清楚。”

听到这话,纳兰馨然收回望着窗外的视线,转头看向她,嘴角勾了勾:

“你去找他,不是我看不起你,你真以为你能走到他面前吗?还是你仍然觉得他还是爱着你的,你不相信我说的?顾清染,醒醒吧,都到这地步了,你也应该明白你对秦霖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他不可能让你活着离开永兴国的,现在是我帮你拦截了要来杀你的人,也只有我才能帮你离开这里。况且”

纳兰馨然盯着顾清染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听完纳兰馨然的话,顾清染本已失神的双眸突然迸发出一丝亮光。

是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顾清染简单地收了一下,吩咐巧玉搀扶着她向外走去,果真看到一辆马车就停在院外的门口。

顾清染让巧玉松开搀扶她的手,对着纳兰馨然一拜道:

“顾清染谢过纳兰小姐的帮助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若是纳兰小姐以后有任何需求,只要顾清染能做得到的,一定会尽力而为。”

“纳兰别无所求,只求顾小姐不要忘记我之前所说的那段话,烦请顾小姐替我转告那人,纳兰在此谢谢了。”

纳兰馨然也对着顾清染微微施礼道。

“顾清染定不会忘记,纳兰小姐,保重。”

话落,巧玉便搀着她上了马车。

纳兰馨然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喃喃道:

“希望今天之后,我还能再次见你一面。”

一旁的婢女听到这话,有些心疼的看着纳兰馨然:

“小姐,您这又是何苦呢。若是被陛下知道,恐怕就连老爷也无法保全您呀。”

纳兰馨然收回目光,眼里尽是释然。

“我知道,所以也没打算让父亲知道,毕竟即使父亲知道了,也不会冒着失去荣华富贵的风险救我的。”

“,”uid”:”11018489056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22:30
下一篇 2021-12-23 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