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

精彩节选

残阳如血。

“大家放心,禁地大阵虽然年久失修,但应该能抵……”

屠山看着身边几名浑身是血的弟子,话还没说完,便见头顶的大阵支离破碎开来!

“屠山匹夫,受死!”

屠山听着来自外面的声音,身体微颤,脸色绝望。

这是星辰古宗禁地最后一道屏障,屠山也是成为长老后才得知,禁地乃始祖所留,非万不得已,擅入者死。

原本他还抱着一丝希望的,没想到进来后才发现,除了眼前石壁上那道根本就打不开的石门,啥也没有!

“星辰宗就此灭门,给我杀!”

这时候,有大批剑道馆强者出现,将整个禁地围得水泄不通,光天人境巅峰强者就好几人。

星辰宗的弟子原本就身受重伤,看到这种情形后,更加面如死灰了。

悲愤,绝望!

显然,他们都认为在禁地闭关的始祖已经不在人世。

“哈哈……星辰宗始祖当年何等雄姿,以凡人之躯逆伐诸圣,威震八万;他要是知道自己的道统被灭,指不定会气得从棺材里面蹦出来呢?”

说话的人叫欧阳长风,笑得很张扬,剑道馆的主教官之一。

“传说星辰宗的女子个个天之国色,果然不假;兄弟们,女人带走,男的就地格杀!”

欧阳长风身后,杀气腾腾的人群纷纷应是。

“以多欺寡而已,你们枉为修士!”屠山手持长剑,愤然不已。

他和此人大战了几天几夜,如不是对方装备精良,而且凭借人多玩车轮战的话早被他砍死了。

“哈哈……强者生,弱者死,这就是武道不变的定律!只能说你们这种闭门造车的古老宗门早该被时代淘汰了!”

轰轰……

然而,欧阳长风的话还没说完,禁地便开始摇晃起来,冲向禁地的剑道馆强者面色骇然,都停了下来。

有埋伏?

战斗了几天几夜,星辰宗虽然只剩下这几个人,可他们付出的代价也不要小,时至今日,大家再也不敢小觑这个古老宗门。

紧跟着,远处的石门咔的一声缓缓打开,一个青衫少年从里面走了出来!

人群惊讶,错愕非常。

石门里面居然有人,而且还这么年轻?这怎么可能?

只见青衫少年一脸没睡醒的惺忪样子,倒是那长发黑亮垂直,剑眉斜飞英挺,黑眸细长锐利,轮廓棱角分明。

修长挺拔却不粗犷的身材看似冷傲孤清,实则属于泯然于众型,丝毫没有半点傲视天地的强者气质。

帅是挺帅的,可也帅得太普通了点,擦肩而过转身即忘的那种!

“谁要灭我星辰宗?”

少年站在门口,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就这样看着台阶下方遍体鳞伤的数人问。

随即,他的目光落在远处杀气腾腾的人群身上,只见那些人剪着短发,穿着现代服饰,不由皱眉!

难不成自己一个闭关就回到了现代?

没错,少年叫屠星辰,星辰宗的开宗祖师。

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至于来自多少年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因元古宙这个年代在地球地质史上只是一种猜测!

甚至,这个年代的地球还没有七大洲四大洋。

他之所以认为这是原来的地球,那是因为这里的人也称这片大陆为地球!

至于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简而言之就是,一个考古地质学家的一次意外坠崖之后,醒来就到了这里。

那时候的这里,氧气浓郁程度高达37%,以至于生物体型都格外庞大。

为了生存,人类琢磨出一套适合身体不断变强的方法,共分十二境。

炼体、聚气三境(练气、化气、真气),开窍、凝丹、天人、超凡、改命,入圣三境(小圣、大圣、圣王),悟道三境(人道、地道、天道),造化、轮回、不朽。

不止如此,这里的人还把每个大境界细分为十层。

或许是体质问题,屠星辰来到这里后,根本无法引气入体,以至于在炼体一途越走越远,直至另辟蹊径。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穿越前的百家拳知识帮了大忙,在炼体三十层的时候,他终于突破了身体极限,弄出了所谓的内功。

内劲外发,杀人无形。

不止如此,屠星辰随后发现,随着日积月累,他的内力会越发精纯深厚。

到最后,他的身体逐渐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环境,内力还产生了自主晋升的功能,就算不刻意去修炼,每年都会升一级。

因此,按照修行的分法,时至今日,他的内力已然是八千多级。

至于战力有多强,现在的他还没试过。

不过,早在三千年前就已经金刚不坏,武破虚空,敌诸圣而不败。

不止如此,他还可以让体内细胞自由重组,改变容貌,甚至利用内功控制细胞分解,拥有漫长寿命。

这不,他现在的容貌就是读高中那会的样子。

稚嫩,年轻,帅气。

至于他因何闭关,简而言之就五个字:活久了,心累!

星辰宗众人也很懵逼,神色各异!

大哥,我们在外面都打几天几夜了,地动山摇的你会不知?

好吧,就算你真不知道,可看不出现在的情形吗?这种脑残问题你也问得出来?

屠星辰见人群发呆,疑惑再问:“我……我闭关多久了?”

“闭……闭关?”屠山恍若惊梦,莫非这位是……他不加思索跪在地上:“老……老祖,你你闭关三……三千二百年……年了!”

作为星辰宗的长大,屠山还是知道些秘辛的,他微微抬眸,试图用余光仔细看清眼前之人!

凡人?

没错,屠山所见所感,对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立马就不淡定了!

你是来拉屎的吗?

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跑出来干啥?

找死啊!

可是,能够在禁地洞中闭关的,除了传说中的祖师爷,还能有谁?

屠山脑中全是问号了,没听说过此处安排有端茶倒水的修侍啊!

其余弟子见状,也差点惊落下巴!

这?宗门的始祖还活着?而且还是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屁孩?

可这修为??也太低了点吧?

咋可能?

远处,剑道馆等强者也是微惊,可随即变成了冷笑。

因为他们也发现眼前之人的修为,连引气入体都没到。

哟嚯,吓死老子了!

奶子的,差点就被唬住了!

“动手,杀了他们!”欧阳长风再次下达命令。

这星辰宗诡异莫名,迟则生变,既然石门已开,想必星辰宗的镇宗之宝星辰图和资源就在里面。

所以,他先动手了。

在这些人中,他的修为最高,速度也最快,长剑划破虚空,转眼就到了近前。

洞口的年轻人却发出感叹:“哎,都三千年了吗?好快啊!”

屠山闻言,一个趔趄。

这份淡定,他还真的服了!

大哥咱能先别感叹了行吗?有那个时间感叹,还不如想想待会儿怎么死!

其实,他也不知道眼前之人是不是星辰宗始祖,可石门既然已经打开,怎么滴也不能坐以待毙,于是立刻呼道:“大家快进入洞内,我来断后!”

这个石门他们试过了无数次,外力根本无法打开,只要进入里面在关上门,暂时就算安全了。

说着,屠山便提着长剑,准备向外迎敌,为人群争取时间。

“受伤就老实呆着吧!”

然而,不知什么时候,那年轻人便已经到了他的身前,两指夹住了破空而至的青钢剑。

“三阶灵器么?呵,破铜烂铁!”

屠星辰手指轻轻一拧,铿的一声,那柄由合成金属打造而成的青钢剑便节节寸断,化为碎片。

随即,他一记毫无花哨的直拳迎向冲上来的欧阳长风。

“先天罡气!”

欧阳长风来不及惊讶,身上便亮起一层肉眼可见的护体罡罩。

却见拳头落下,那护体罡气便支离破碎,心口直接被拳劲贯穿,留下一个碗口粗细的血洞。

噗!

“这?怎么可能?”欧阳长风看着自己的胸口,口吐鲜血,难以置信。

最终,他直直倒了下去,眼神之中,留下了最后的不可思议!

他致死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死于一介凡人之手,简直是奇耻大辱!

屠山和身后准备入洞的弟子看着已经气绝身亡的欧阳长风,一个个倒吸冷气,震惊得无以复加!

靠,这么强的吗?

空手接白刃,弹指碎灵器啊!

一记肉拳而已,居然直接灭了剑道馆天人境巅峰的剑修。

天人境啊!

要知道,那可是剑修!

虽然肉身比较脆弱,可战力同境界中难有敌手,就是这样的人,却被一记肉拳给秒杀了?

这也太猛了吧,玄幻啊!

这回确定是老祖无疑了!

星辰宗有救了。

突然之间,这些弟子热血再次被点燃,正要开口喊老祖杀得好的时候,屠星辰开口了。

“你们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区区天人境的蝼蚁,也敢说我星辰宗要灭门了??”

他的声音很冷,略显失望,特别是那眼神,充满肃杀之色,吓得屠山一个啰嗦。

“弟子实在是走投无路没得办法……因……因为如今的星辰宗已经衰落,门中修为最高的宗主也就改命境巅峰,可他已经被剑道馆的强者杀死了……”

屠山语无伦次,一时之间,不知从何说起。

“就这……”屠星辰嘴角抽了抽,脸色有些难看,明显难以置信。

如果他没有记错,当年的星辰宗超凡境强者多如狗,改命强者遍地走啊!

难道都被他熬死了?

败家子啊!

靠……老子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就这么没了?

这时,剑道馆的强者终于蜂拥而至,另外几个天人境巅峰强者看到欧阳长风的尸体时,都怒了。

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手提长剑的屠山身上,咬牙切齿得就像要将他千刀万剐,直接就无视了身侧的屠星辰。

“我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为首的人嘴唇发颤,就连那亮堂堂的头顶地中海也因愤怒而乏红,白眉颤个不停。

“大言不惭,都给我死!”

然而,只见一旁的屠星辰犹如暴走的猛兽,猛然跺脚,一拳击出。

轰轰……

突然之间,整个禁地飞沙走石狂风大作,就连虚空都被这股无形的力量碾压得粉碎,久久不能修复。

而剑道馆的无数强者,包括那几名首当其冲的巅峰天人境强者在内,转眼就被碾成了血雾,连惨叫都没来得及。

这这……

屠山等人目瞪口呆,甚至,有几个女弟子直接捂住了自己的樱桃小嘴!

这是什么战力?

举手投足,绞杀全敌,他真的只是凡人吗?

扮猪吃老虎吗?真的不要脸啊!

“什么东西,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了不成?”

屠山和其他弟子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跪地,齐声喊道:“星辰宗弟子参见始祖!”

屠星辰用冰冷的眼神看向屠山,有些失望:“你姓屠??可可这也太……啧,真没想到……”

“起来吧,我既然已出山,自然会重振山门,从现在开始,你就暂代宗主之位,重建宗门后,务必对外广招门徒,我这就去灭了那什么剑道馆!”

说着,屠星辰打了个响指,一声鸟叫从洞里传来,紧跟着,一只鸵鸟大小的土鸡从洞内屁颠屁颠走了出来!

“干嘛?”

那只毛都快掉光了的土鸡偏着脑袋,那神气的样子一癫一癫的,居然能够口吐人言!

“走,随我去灭了剑道馆!”屠星辰说着,这才想起来看向屠山:“不是?这剑道馆是什么势力,在哪?”

屠山再次一个趔趄,差点没稳住身形。

连这都不知道……你真的是星辰宗的始祖吗?

不过,屠山很快就明白了。

始祖闭关太久,世间沧海桑田,时代更替不知凡几,也难怪!

“回老祖,剑道馆就在天洲往北五千里的天古石林!”屠山说。

屠星辰蹙眉,回想了遍,说:“难道是昔日独孤剑创建的剑宗?”

屠山这才点了点头,说:“是的,随着时代发展,剑宗早在千年前就改名剑道馆了!”

屠星辰这才明了,对着身边的土鸡说:“他丫的,区区剑宗,也妄想屠我满门,我要灭了它们,走……”

不料那只土鸡却两眼一番,有气无力道:“那不行,我才三千岁,未成年不能出远门滴!”

啥?

受伤的人群都被这话雷到了!

啥玩意?三千年了还未成年,你还能再逗逼点吗?

“不去是吧?不去回头把你给炖了!”屠星辰面无表情的说。

那只土鸡打了个寒颤,却听屠山说:“老祖不可……那剑道馆馆主是超凡境大能,太上长老更是年纪轻轻就突破了改命境,门中强者无数!”

“再者,当务之急是救人!”

土鸡见状,抬起爪子,给屠山来了个大大的赞:“就是,乖乖在家睡饱觉,他不香吗?”

说着,它便转身屁颠屁颠的爬上石阶,向石门走去。

“救人?”屠星辰不明所以,对方来势汹汹,星辰宗的人不都在这里了吗?

“是的,剑道馆不止差点灭了我宗,还抓走了宗内不少天赋异禀的女弟子!”

“此事我们还需从长计议呀!”

屠山有些担忧,正要开口再劝,才发现屠星辰眼神冰冷得可怕,到嘴的话也戛然而止。

“有我在,你怕个锤子啊?不就是超凡吗?居然试图灭我星辰宗者,就算它有圣人坐镇,也得死!”

“至于救人嘛!等我灭了剑宗,在把他们带回来就得了!”

屠星辰满脸怒意。

他创立的的宗门被人打上门来,杀得就剩下这么几个弟子,这口气怎么能忍?

再说了,常年窝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或许是出去走走,说不定还能找到突破的契机。

“还有你,就这么喜欢躲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吗?靠,浪费粮食的菜鸟,活该单身!”屠星辰看着身后的土鸡,骂道。

“你说什么?不是……你,你还不是孤寡一个!”土鸡炸毛,不干了!

“,”uid”:”10998770115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3 23:20
下一篇 2021-12-23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