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白月光皇妃她倒追大反派

精彩节选

知茶死了。

在红梅开遍京城的那天,下着大雪,死因是毒发身亡。

知茶的父亲是当今的内阁首辅林易,生母在她三岁时不幸染病身亡,后父亲续娶了祖母娘家的表小姐徐氏,生了一男一女。

似是应了那句‘没娘的孩子橡根草’的话,即便身份尊贵如首辅嫡出的大小姐知茶,在林府活得也是极其的卑微,只是偶尔需要她出席一些必要的宴席,继母也需要她的存在维持一个好名声。

知茶被分配住在最偏僻的西边小院子,仅有父亲指派的,也是从小就服侍的丫鬟小云一起住着,平日里连厨房的小厮厨娘都可以随意取笑,为了遵守亡母的遗愿‘好好地活下去’,所有的磨难她一一都隐忍了。

知茶要嫁的人是当朝的五皇子顾清,这个消息一传出,京城内起码有半数以上闺阁待嫁的小姐们将知茶引以为敌。

年方十八的五皇子顾清是被京城小姐们私底下评为第一美男子的人,一张白嫩秀俊的脸,浓粗的剑眉英挺的鼻梁,一双含情凤眼,顾目流盼间便轻易的夺去了许多芳心。且顾清不爱权势,只醉心于诗歌文学,端的是一副温文尔雅,立如芝兰玉树模样,便是已被内定为太子妃的林知月——知茶的继妹,也悄悄唤自己的贴身丫鬟买来了流传是顾清亲笔的字帖,日日仿着的字迹。

然,只有知茶知道顾清内里是个披着羊皮的恶狼,睚眦必报。

她只是无意间发现了他的真实性子,就被他盯上了。原以为躲着装无事发生即可,谁知她在一次宴饮中被设计意外落水,顾清当着一众的官眷把她从水里捞了起来。

清誉没了,她原想着在再苟活苟活,毕竟娘亲临终前就是让她好好的活下去,大不了从此伴青灯拜古佛嘛。

可她高看了顾清的肚量,还没来得及跟父亲祖母自请去寺庙,顾清竟去求得了皇上的赐婚。

竟是要把人放到身边折磨吗?思及那时顾清嗜血的狠劲,知茶吓得寝食不安,她这一嫁定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了。

而知茶父亲林易接了旨后,神色不明的盯了知茶许久,握着圣旨的手青筋毕露,直到继母徐氏过来打破沉默,第一次对着她笑了起来,极其和善的祝贺她,着手换了新的住处让她安心备嫁。

是前晚继妹在她房间亲手亲换的熏香,还是今儿一早继母端来亲手做的糕点,或是盖红盖头前喝下的那杯贴身丫鬟奉上的茶?知茶不知道,大概是都有罢。

毒性发作的时候是真的疼,眼前一片黑蒙蒙的,耳边只有喘息的回声,五脏六腑内是急速又剧烈的疼痛,大股大股温热的血液从七窍涌出,滴落在嫁衣上,知茶甚至无力发出一丝的声音,不一会,便了无生息了。

早知道自己会死,就算其他人不动手,知茶也不打算活了。

给自己备下的,一直握在手中的玉簪是亡母的遗物,簪尾原是有个黄金软壳壳半包着的,把外壳去了,露出了尖锐的簪尖,便是个极好自尽的利器。

在小腹传来疼痛感,鼻间开始滴下黑色的血液时,她强忍着不发出一丝声音,把玉簪斜斜的插回在鬓发上。

这样就很好,咽气前想着,总算是其他人动手了,不然她碍于承诺,还得纠结个一时半刻,这样的生活,如今终于是解脱了。

不知为何,知茶死后魂没有立即消散,停留在新房内,看着自己的躯体半倚在铺满莲子红枣的床上。

这可是件大事,御赐的皇家儿媳新婚夜上被毒致身亡,也不知等会顾清来了之后会如何,知茶莫名有些晦暗的期待。

不一会,新房外忽的喧闹了起来,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今日着一身红袍的新郎官,顾清酒醉的步履蹒跚推门进来了。

门外聚集了几个人,听着话头是要进来闹一闹洞房,只是被顾清把他们挡在了门外。

知茶依稀听到有人说着“五哥,好歹让我们看看新嫂啊”,不知顾清说了什么,门外的人不情不愿的陆陆续续散去了。

顾清关上了房门,步进内堂走向床边,看到新娘子歪斜靠着,大概以为是睡着了,扯了扯嘴角“嗤,今儿倒是胆子肥了起来,倒敢先行睡了”,说罢大动作的一下坐在她的身旁,见知茶仍没动静,伸手推了推“哎,我说….”

无力的身躯顺力而倒,盖头也掉了一半,依旧遮盖着满头的珠翠,只露出了小巧的鼻子,殷红的嘴唇,上面还有干涸的黑色血迹.

知茶的魂在一旁看着,觉得这个模样乍一看也挺许能吓着人的,譬如此时的顾清,一动不动的,只有放在知茶裙摆上的手微微发抖的。

过了许久,知茶才听见顾清似是自言自语的说着“如此迫不及待了。”

顾清轻轻抚向知茶的脸庞,暗哑着声音“好歹是拜过堂了,既是我的人,且看我如何找回这笔账”

许是被刺激大了,顾清本性暴露,往后短短的一年,知茶竟看到了一出又一出了不得的大戏。

新婚夜上新娘暴毙,这一消息在整个京城闹得沸沸扬扬,皇室颜面受损,皇上大发雷霆,命京兆尹彻查。

查出结果是知茶的贴身丫鬟小云下的毒,她的供词是因知茶平日对她非打即骂,且毁了她父母给她定的婚事,便怀恨在心,在知茶新婚当日,趁人不留意时在茶水下了药,小云招供后便在牢狱中服毒自尽了。

如此的结案,引来了京城众人连日的唏嘘,好好地一桩婚事,竟因苛待下人凭白丢了性命,倒叫许多的人家在教育儿女时多嘱咐一句‘切莫无由苛责下人,不信你瞧瞧林府的大小姐什么下场’!

“…”知茶的魂气煞也。

然老皇帝对这个结果甚不满意,出于某种目的又再次赐婚,这次竟是知茶的妹妹林知月,老皇帝这旨意下的叫知茶大喊痛快。

林府与皇后、太子是一条船上的,且林知月是皇后内定的儿媳,她这个嫡出的大小姐自然是不能再嫁到另一个皇子家的,尤其顾清的还是皇后的死对头眼中钉——静妃所养大的,静妃的还有个亲生的极其出息的三皇子。

知茶挡了路,自然是活不成了,可如今要嫁过去的是被众星捧月千宠万爱的林知月,大概是舍不得杀了罢。

老皇帝的身子还硬朗着,而太子逐渐壮年,老皇帝猜忌着皇后太子背后势力不断的壮大,另捧了二皇子与之抗衡。

如今再次赐婚,这次是太子和林府拧成一团必不可少的纽带林知月,一干的人便都等不及了。

在老皇帝又一次削弱太子势力,把本在皇后阵营的一块兵符收回后,太子等人发动兵变,逼宫了。

当时的场面可谓是残忍又血腥,太子当着老皇帝的面,把一直与他分庭抗礼的二皇子一刀两个洞,砍死数位忠于老皇帝的老臣,泄过愤后,方逼着写下退位诏书。

在老皇帝被逼着将将盖上玉玺时,三皇子和顾清领着五城兵司马杀了进来,又是一阵刀光对剑影的血腥场面,太子等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成功救驾,自此皇后太子一党结论为阶下囚,等待发落。

顾清亲去围剿了林府,知茶跟着一起,看到了一夜白了头的林首辅和徐氏,一口气没提上来撒手人寰的祖母。

在一片的摔打哭闹中,知茶还意外得知了个了不得的消息,原来她的生父另有其人。

潦倒的林首辅和陷入疯狂的徐氏被拖了下去,知茶感慨着生前的遭遇倒也不冤了。

顾清一直冷冽着神色,欣长的身躯,墨色的长发被一顶嵌着白玉晶的小银冠高高束起着,此刻正望着手中的一根玉簪,正是从知茶发鬓间取下的,他一直随身佩戴着。

身旁火把的光照射在顾清的脸上,落寞的神情,抚着玉簪低头不知说着什么,知茶方靠近去,顾清忽的把头转了过来。

两人的唇就这般贴在一起,知茶看着眼前墨色的眼眸内倒映着如水的夜色,感受到唇上的一股温热。

知茶后知后觉,惊叫着退了一步,顾清跟着站了起来,盯着知茶的方向皱着眉说道“怎么你还在这”。

知茶正捂着嘴,听到这话一愣,抬着头对上顾清,正不知所措时,身后有个声音先回答了“这里是我家,我为何不能在这”,

知茶转过身去,是林知月,她显然是哭过了,脸上的妆发不复往日的精致,身上的披风也不知掉落到了何处。

林知月单薄的身躯向着顾清走来,直直的穿过知茶的魂,步步逼近,直视着顾清说道“往日倒是小看了五皇子,竟有这份心计,原以为你真是个不爱权势醉心风月的,不曾想竟是个有野心的,你隐藏的真是很好”。

“成王败寇,林小姐输不得甘心?也是,距离皇后的宝座只差一步之遥了,真是替你惋惜”顾清嘲笑回道。

“为什么,扶持太子不是更好的选择吗,太子从未与你交恶,待你不比三皇子差,三皇子不过是个庶出的,如何能与太子相较”林知月疑惑道。

“不管是太子还是三皇子都与我无关,只是你们对我的人动手,这便惹我不痛快了,我不痛快了,岂能看你们笑得快活”顾清回道,不愿再于林知月交谈,背过身去,喊了人吩咐把林知月拖去同徐氏关押在一处。

林知月被两三个人控制着,突然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了束缚,猛地冲向顾清,趁其不备一把夺过顾清手中的玉簪。

待看仔细后忽的大笑了起来“是为了她吧,谁人不知,你竟不顾劝阻,硬把她入了皇谱玉牒内,我若嫁过去,岂不是要作为一个继室给她执妾礼,做梦,好一个痴情的五皇子,林知茶她凭什么,一个不知哪来的野种,长着一副狐狸精的模样,她活着就不如我,死了,也休想高我一头。”

被喊了名的知茶有些羞涩的缩了缩脖子,连她本人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要不是这些天相处下来,她也不知道原来顾清竟是喜欢她的,这个喜欢也许还深了些。

林知月彻底没有平日端庄高贵的模样,癫狂着宛若泼妇大喊“这个来路不明的小贱人,我呸!竟是为了她”,说罢用力把玉簪狠狠地朝地上砸了去。

随着玉簪应声而碎,知茶脑中“轰”的一声,感觉到自己的魂正慢慢的散去,只来得及看了一眼顾清,那自她死去后,总是没什么表情的脸此刻却是震怒的,嘴一张一合的不知说着什么。

“若有来世……”知茶意识消散 了。

“,”uid”:”9274495412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4 00:50
下一篇 2021-12-24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