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狂妃:王妃又去打天下了

精彩节选

夜,万籁俱寂。突然一阵厮杀声吓得城中百姓纷纷窗户紧闭。这一个月的血腥味遍布整个轩辕帝都。

稍有良知的百姓都悄悄掩面哭泣,暗自为那骁勇元帅府祈祷,只希望留下英烈一丝遗脉,可谁都知道,那种可能微乎其微。

“杀!一个不留!”黑衣领头将房门紧闭,无数家丁护得密不透风,更加恼怒。若是让舒相知道他们在这耗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将这孤儿寡母灭口,日后想要那个位置,不定还要费一番功夫!

屋里孙嬷嬷已经被厮杀声吓白了脸,可少夫人迟迟宫口未开,眼看着少夫人的脸逐渐苍白,她吓得赶紧低呼:“少夫人,坚持住,坚持住啊,这可是少将军的唯一血脉啊!少夫人,坚持住!”

跪在床榻前的少女唇齿打颤,这是她第一次知道生孩子原来这么痛苦,第一次感受到无助。门口府兵的厮杀声越来越低,开始有人在撞门。

少女咬着牙,拼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她娘亲痛苦的低吼和孙嬷嬷的低喃,她实在忍不住了,深深地看了一眼床榻上开始用力的人,毫不犹豫地转身出去。

门嚯地一声打开,随即又被关上,少女提着刀便开始挥舞。世间皆知公孙嫡女貌美无双,才华横溢,却无人知道公孙晚歌是个会武的。

晃神间便有无数黑衣人被砍下,黑衣领头彻底被激怒了,挥开正准备上前的下属,提着血淋淋的长剑就往她身上刺去,毫无防备的公孙晚歌右手被划了一刀,瞬间染红了白色衣裙。

“呵!还真有趣!”黑衣领头发出冷声,饶有兴趣地看着顽强抵抗的少女,原来你也有这一刻,当初一幅高冷模样,如今还不是和那人一样负隅顽抗,最后都得死!

公孙晚歌被他骇人的眼神吓住,恼羞成怒地又挥着刀向他砍来。毕竟是深闺之中养出来的,又是公孙家唯一的女孩,自是不舍得严苛要求着。

果不其然,几个回合之后,屋里传来一声猫儿似的婴儿啼哭声,黑衣领头也没心思继续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个瞬移直接掐住伤痕累累的公孙晚歌。

好不容易解决了一家子府兵,没想到还是让公孙家的孙少爷降生,这真是耻辱。不过没关系,这耻辱只是一小会,他一个手就像掐他姐姐一样就能把那个孽障掐死。

挣扎中的公孙晚歌脸色逐渐涨红,不断朝紫黑色逼近,可她不甘心,她若死了娘亲和弟弟都会有危险。

“你……你……是……谁!”近在咫尺的蒙面人为什么越看越熟悉?公孙晚歌的意识逐渐模糊……是他,是舒太妃娘家,当今舒丞相的长子舒承!那个以前跟在她和哥哥后面屁颠屁颠讨好的男子。

舒承掐住她的手逐渐松开,像丢破布垃圾一样把她扔到不远处。大呵身边的人:“把门给我撞开!废物!这么久了都还那么墨迹!”

“大少爷,里面没声了,而且好像被很大的物件顶住,小的硬是撞不开啊!”身边的矮小个子的黑衣人道,他们使劲浑身解数都没能打开有什么办法!

“哼!打不开就给我烧!一把火烧干净!”舒承猛地拉下面巾,一脸的扭曲,脑海里闪现着公孙晚歌和公孙离歌对他的冷漠和不理不睬,路边人对他的耻笑。

一脚踢翻了旁边被鲜血染红的盆栽,脸上的怒意已经让他失去理智,“烧!你,把那贱人给我扔一起,不烧成灰烬提头来见!”他随意指向刚刚说话的矮个子。

矮个子挥手让人将柴房里的干柴铺上,摸着手里的火折子,就这那房门开始点火。

“嘶~”黑衣人围观火势迅猛蹿上房顶的时候,没人注意,原本已经断气的少女指尖微动,佝偻地爬起身子,脑袋中的一袭强大意识灌入,疼得她又摔了下去。

她不是在家里清除乱党,将同父异母的弟弟扶上家主之位吗?是了,去参加家主继位礼的路上,她被青梅竹马的闺蜜一枪击中胸口。

摔下山崖前,她看见弟弟匆匆赶来的身影,脸上被痛苦和绝望布满,若不是被忠仆拦下,他想纵身跟着下来。

现在的她已经魂归异世,这是个没办法与华夏时朝代相挂钩的轩辕朝,还是一个和自己长相相似,同名同姓的少女身上,弟弟若是知道他口口声声说要穿越古代的幻想被她轻易实现,是不是该破涕为笑了?

只是……现如今应该解决的是那伙黑衣人,根据原主的记忆,这应该是有五十多个人,权衡了自己的伤势后,公孙晚歌抓起旁边原主爹生前的“战友”——归魂刀。

“,”uid”:”112549587348406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4 10:00
下一篇 2021-12-24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