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与反派大佬作对后我成了悍妃

精彩节选

冬日的夜晚寒冷刺骨,树上堆积着没有融化的雪块,屋檐下挂着长长的冰凌。

“啪嗒。”

冰凌落在了地上。

戚月清刚好被惊得恢复了意识。

自己的身体为什么动不了了,这是,被鬼压床了?

可是自己不是给病人做手术的时候突然心脏骤停,死在了手术室吗。

“你这个杂种,终于死了!”

“你的命真是贱的很,给你下了这么多年的毒药,非得坚持到现在才走!”

骂骂咧咧的声音一下子将戚月清埋在心底的记忆重新打开。

这是江姨娘江冠群,一个自己恨了很多年的人。

没想到自己重生到2025年之后,还能回到前世死的那天。

前世的戚月清生活在一个历史架空的朝代,东旭王朝。

没记错的话,此时应该是东旭一百二十年,王朝最为富庶的时候,因此争斗全部集中在大臣与权贵之中,暗箱操作,倒也波及不到百姓。

突然,一个重物压在戚月清的身上,打断了她的回忆。

“死杂种,死了鞋子都不让我好过!”

江冠群本来是想将一壶的茶水直接浇到戚月清的头上出出气的,没想到被随意放置的鞋子绊了一下。

看着飞到床里面去了的茶壶,想到自己趴在一个死人身上,顿时有些汗毛倒竖。

着急起来的时候,双手刚好放在戚月清的胸口上。

胸口为什么这么的软?

“难不成你是个女的?”

戚月清有些好笑,是啊,自己是东旭最废物的摄政王,还是个女摄政王。

戚月清出生便没了母亲,父亲一直都将她交给江冠群照顾。

江冠群为了让自己的儿子继承摄政王的位置,对自己捧杀,娇养纵容,暗地里却是下着慢性毒药。

东旭百姓皆知摄政王戚月清不懂政务,纨绔不化,身子不好就算了,又偏偏骄奢淫逸。

可是谁又知都是这个江冠群散播的谣言,并且戚月清的性格也是在她暗中的促成下养成的。

戚月清之所以死于今天,是因为江冠群实在是等不急了,直接在药里下了十倍量的毒药。

想到自己那些不堪的过往,戚月清重活一世绝对不能让自己再重蹈覆辙!

感受到江冠群将自己的衣服扒的只剩下束胸之后。

戚月清突然睁开了双眼!

自己可以动了?

戚月清慢悠悠的坐了起来,双眸带着一层寒霜。

江冠群吓得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手指着坐在床上的戚月清,“啊!你,你,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相比于戚月清是女子,江冠群更惊讶她为什么又活了,明明是自己看着咽气的啊。

戚月清冷眼看着她,“我堂堂一个嫡子,是杂种?那你一个姨娘算什么!”

江冠群觉得眼前的戚月清不太对劲,她以前可是从来都不辩驳,对自己惟命是从的。

估摸着戚月清可能还没有死透,回光返照啥的,自己一巴掌拍过去应该就好了。

戚月清见状直接站起来,先发制人。

“啪。”

江冠群满脸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这才敢相信戚月清没死。

她眼珠一转,开始变得哭哭戚戚的,“你,你竟然敢打为娘,呜呜……你娘生下你便走了,你身子又打小不好,为娘将你养这么大可是……”

以往每次戚月清要反抗自己的时候,只要她诉诉苦,戚月清就没话讲了。

戚月清看着江冠群那副虚伪的嘴脸,放在前世,自己必然是吃这一套的。

可是她不是!

戚月清不为所动的又在江冠群另外一边脸上拍了一巴掌,冷着脸嘲讽,“我只有一个娘,已经不在了,你一个姨娘,不配!”

接连被打了两巴掌,江冠群觉得自己在做梦的同时又感觉戚月清在挑衅自己的权威。

她报复性的直接推了戚月清一把。

戚月清原本就病入膏肓的身体直直的倒在了床上,只觉得五脏六腑都震了一下。

面对自己不可控制的身体,戚月清非常的无力,可是任由江冠群打自己吗?

绝对不行!自己要反抗!哪怕自己用最原始的打架方式!以前吃的亏还不够吗!

所以戚月清不管不顾的一把扯住江冠群的头发,一个下拉将她的头磕在了床架子上。

江冠群被撞的头晕眼花的,头皮传来的痛楚让她也跟个泼妇一般“竟然敢打我,我掐死你。”

她的指尖不断掐着戚月清胳膊上的细肉。

戚月清已经痛麻木了,压根不放在心上,死过两次的人了,她什么都可以忍!

看到床里的茶壶,抓住就朝着江冠群的头上砸去。

江冠群看着朝自己砸来的茶壶开始叫喊,“救命啊!摄政王杀人了!救命啊!”

可是她忘了,人都被她遣走了。

江冠群死命的用手挡着砸在头上的茶壶,开始求饶,“放开我,只要你放开,我就不将你是女子的身份传扬出去。

戚月清眯着眼轻笑,不可能,手上更是下了狠劲。

江冠群见戚月清铁了心要杀自己,伸长脖子扯着嗓子喊道:“摄政王是个女的!她要杀了我!救命啊……”

戚月清的身子明明单薄又病弱,可是砸着江冠群的每一下看着都非常的有力。

看着身下血肉模糊的人,眼泪开始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2025年到2045年,20年,她以为自己什么都看淡了,可是当机会来临的时候,恨意只增不减。

重生2025年之前,戚月清的灵魂其实在东旭飘荡了百年,她看见了很多很多,也知道了自己以前有多么的愚蠢。

按时间算,自己病在床上不能动弹已经一个月了。

在这一个月里,自己的乳母阿晚被扔到了枯井。

对自己极好的贴身婢女,被一个莫名的由头杖责了一百多板,生生被打死。

还有自己出生时候的替身,一直跟着自己的阿青,江冠群直接一碗毒药灌下,被扔到了乱葬岗。

母亲为什么生下自己就走了,是因为江冠群买通了产婆。

父亲之所以在自己十五岁时就离开了人世,那是因为江冠群嫉妒,嫉妒父亲对自己好,而忽略她的儿子。

一瓶鹤顶红,干脆又利落,在这个大臣权贵勾心斗角的时候,都是巴不得你死,又有谁会在乎你是怎么死的。

这些,都是后面一件一件爆出来,戚月清从别人口中听到的。

只是她的灵魂找到他们的时候,只剩下一堆堆的白骨,她想放声大哭,可是她哭不出眼泪。

父亲。

母亲。

阿晚。

阿青。

对不起,是月清无能。

突然,房外开始明亮起来,有火光在外面摇曳着。

“,”uid”:”192678518037414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4 13:20
下一篇 2021-12-24 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