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大佬又轰动全球了

精彩节选

“月黑风高,杀人夜。”

凡祈抬手抚平耳侧微微翻起的人皮面具,精致的耳钉迎着正面别墅里的灯火显得更为剔透,不仔细拿在手里端详任谁也看不出钻石正中心还有一个实心的银色小点。

“风高不高我不知道,倒是你,真要退休啊?”

听着耳机里稚嫩中夹杂着丝丝慵懒的声音,张一楠一脸不解含着棒棒糖口齿不清得问道。

“马上我就18岁了,是该退休了。”

……张一楠嘴角抽搐了两下。

这在堂堂黑鲨组织妖魔鬼怪里都能脱颖而出从无败绩的家伙,谁能想到竟然是个17岁的小丫头还要退休。

谁家小丫头会给自己取个“饕餮”的代号,让她这22岁的老阿姨如何自处…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这话可不会当面说。

这小丫头给人感觉温柔可亲的,但这么长时间网络一线牵,也知道她并不是看起来那么好说话。

“…我去把不速之客解决了,你这儿完事叫我。”

估摸着她这会儿也进去了,张一楠小声说完就把话筒关掉下车了。

“嗯。”

凡祈答应一声,走进大厅里就看到目标人物夏永邦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身后站着两个保镖,目光似乎在人群中搜寻着什么。

这夏永邦头顶地中海,肚子大腹便便,地心引力的作用在他脸上显得格外强大,脸部下垂的肌肉因为若有若无的痴笑还在隐隐抖动。

嘴里的变声糖已经融化了,她眼神一定。

眼角余光里看着逐渐走近夏永邦的服务员,下一秒她便神色慌张的朝里走去,似是在找什么人。

装着甜点的玻璃碗掉在地毯上一声闷响。

夏永邦从人群中收回目光看向眼前低着头把地上的甜点小心翼翼捡起来装回碗里的凡祈。

清脆甜腻的声音传入耳中,刚到下巴的发丝微微垂落,侧脸的婴儿肥小脸蛋配上一身鹅黄色的娃娃边连衣裙犹如一朵娇嫩的花蕊。

夏永邦脸上严重下垂的肌肉随着逐渐放大的痴笑明显抽动着。

这等尤物可是从前那些的都比不上半分。

“对不起对不起,我帮你捡起来。”

凡祈慌张的蹲在地上一手拿着玻璃碗,一手捡起地上的甜点,手里一把黏腻。

夏永邦让保镖制止住刚要发作的服务员,想要扶起蹲在地上的凡祈:“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没见你父母呢?”

“我朋友让我来这找她,可是我没找着…”

凡祈不着痕迹的避开了男人油腻粗大的手,顺势站了起来眼里包着泪水呜咽道。

“那你告诉叔叔,叔叔帮你找吧,你看你这手脏脏的,叔叔先带你去洗手好不好呀?”

夏永邦露出自以为和蔼可亲实则油腻万分的笑容。

他看着眼前似乎仅有12、13岁的凡祈,隐隐觉得好像见过这张脸,但这双眼睛在其中显得尤为夺目璀璨。

“嗯…那就麻烦叔叔了。”

凡祈垂眸看着自己脏脏的双手,眼中透露着狠辣。

确实是要洗干净。

夏永邦带凡祈进别墅二楼房间后保镖便自觉关上门,把手在两旁。

卫生间出来的凡祈从进门就看见茶几上有一把小手枪,是定制的款式十分精致。

夏永邦见她一直盯着便拿了起来,她毫不避讳眼神专注的盯着夏永邦手里精致的小手枪。

“这可是真枪,小妹妹怕不怕啊?摸过真枪吗?”

“想摸摸它吗?”

男人看着凡祈懵懂又好奇的神情,见她不说话,脸上猥琐邪恶的笑容带着赘肉抖了三抖。

把手枪递给凡祈的同时眼神顺着她光滑的脸颊到纤细的脖颈一路向下。

就这么给我了?

凡祈的眼神从手枪转移到男人得脸上,神情一滞。

幸好没正眼看过他。

凡祈自然的接过小手枪,指尖的白色粉末落在男人的手心里瞬间渗透进皮肤。

她不留痕迹的换了个坐姿避开夏永邦的目光。

把枪拿在手里掂了掂,没有子弹。

夏永邦见她拿在手里左看看右看看,只当她是没见过枪拿着看稀奇。

到底是个小孩子连害怕都不懂。

“这个小盒子装的是子弹吗?”

夏永邦顺着凡祈葱白柔嫩的指尖看向茶几的中层里的长方形盒子,还未来得及思考就见凡祈将盒子打开把里面的子弹装进了手枪里。

“爷爷教过我装弹。”甜美清脆的声音带着喜悦开口。

夏永邦看着凡祈可爱的婴儿肥侧脸想将手枪拿过:“小孩子还是不要碰枪的好很危险的,你爷爷怎么还教你装子弹?”

凡祈站起身灵活的躲过夏永邦的咸猪手。

“爷爷还教过我上膛呢。”

咔哒一声,枪已上膛。

而夏永邦夺枪不成,反而因为自己太大力气被带的整个人四五八叉的摔在了地上。

“哎呀~不好意思夏叔叔,我真的太喜欢这个小手枪了。”带着笑意的慵懒嗓音传入夏永邦的耳中,与刚才甜腻的声线没有丝毫相似。

“就当是我的退休礼物了吧。”一边说着,凡祈撕掉脸上的人皮面具连同假发随手扔在地上,很是遗憾地叹了口气。

夏永邦被扔下来的人皮面具吓得一激灵,猛地站起身想张嘴叫人,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说不出一个字音来。

双眼圆睁怒瞪的看着眼前眉目间温柔可人眼神却犀利无比还隐隐带着笑意的凡祈转身就要朝门口走去。

“装弹上膛我都会了,你说——我会不会开枪呢?”

凡祈理了理微卷的长发,拿着枪对准了手已经快要搭在门把上的夏永邦慢悠悠的说。

夏永邦瞬间僵在原地吞了口口水缓慢的转身。

“你是明少的人吧…我,我会去自首的,之前死的那些女孩我也会给他们家里拨款的。”

凡祈歪了歪头,这么快就能说话了?

看来失声粉末的药效还是太短了。

她温柔似水地笑着,拿着枪一步一步靠近,深不见底的枪口犹如黑洞,对准了夏永邦的脑门。

噗通一声,男人一下跪在她的面前。

盯着黑幽幽的枪口越来越近,每一次响起的轻微脚步声都让他心跳加速浑身一抖。

“,”uid”:”105809117114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4 13:20
下一篇 2021-12-24 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