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算命:老妹儿他劈叉了

精彩节选

“陆师父!陆师父!救命啊,救命啊!”

带着哭腔的破锣嗓子,由远及近的钻进了一处不大的砖房内。

砖房外面靠着墙窗户摆满了花圈,人猛地进屋,只会觉得一片昏暗。

陆过此时正在给仙家上香,听到外面哭天喊地的哭嚎声,好奇的想要瞅一瞅,脑袋上当即传来一阵疼痛。

“专心上香!没你的事儿!”

一声厉喝传来,陆过连忙收敛心神,恭恭敬敬的给他们家供奉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仙家上了五炷香。

供台正中间摆放着实木牌位,上面雕刻着描了金边的文字。

最外边写着一副对联,上联是出古洞扬名四海,下联是在深山修身养性。

横批:有求必应!

对联内部正中央一竖,写的则是“胡黄二位保家仙之神位”。

陆过家从他爷爷陆建国这一辈,就开始供奉堂仙,而他爷爷,也是他们当地有名的出马仙。

陆过是东北人。

在他们大东北,保家仙是农村人最普遍供奉的仙家。

一般人家都是用黄纸,或者红纸,写上所供奉的仙家名号,贴在家里适当的位置,上香,上供品。

这上香和上供还是有说道的,劣质的香会惹来仙家不痛快,同样贡品不合适,也会受到来自仙家的折腾。

陆过刚刚挨了爷爷那一下子,后脑勺还痛得厉害。

揉着肿起来的大包,陆过连忙跑到家门口去听热闹。

“陆师父!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娘啊!她快不行了!”扯嗓子嚎的人是一个身形看起来膀大腰圆的女人。

这女人陆过也熟悉,叫王小翠,比他大三岁,虎背熊腰大象腿,非要给他当老铁。

陆过哪里能消受得了这种女人,管他是不是女大三抱金砖,他只想躲得远远的。

王小翠那个妈,和他爷爷一样,都是村里有名的出马弟子。

但是她妈妈名声不太好,总是故弄玄虚的忽悠人。

不像他爷爷,看事儿了事儿,绝对不拖泥带水。

“小翠你别急,你妈昨天不是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不行了?”陆建国人岁数大,性子也沉稳,这么多年的经历早就练就了一个处变不惊的性子,言行举止极让人有安全感。

王小翠是真的慌了,连平日里习惯性的调戏陆过这事儿都忘记了。

“陆爷爷,我妈昨天的确好好地,可是她半夜的时候,非说家里供奉的仙家不管用,要换堂子。我没拦住,她就把堂子直接撤了!”

“什么!”

陆建国与陆过勃然变色愕然惊呼。

换堂子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这些出马弟子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事情。

其严重程度丝毫不亚于婚丧嫁娶。

对于出马弟子来说,所谓的堂子,那就是他们供奉的堂仙背后势力,通俗点说,可以当做是一个大本营。

他们这些出马弟子常年供奉仙家,仙家也会在他们有求时帮助他们消灾解难。

这是相辅相成的。

供奉的年头越久,其仙家和出马弟子之间的因果越深厚。

正常要是换堂子,都是要提前和仙家商量好的,若是仙家不同意,半夜也会托梦告诉你。

可若不经过仙家同意,就把大本营给拆了,明显是让仙家无家可归。

而且这么多年,仙家帮助弟子产妖除魔镇压的那些鬼物,全都在这营子里面关着。

这一拆,仙家道行毁了,妖魔鬼怪也放出来了。

可不是会闹翻天了。

陆建国当即便感受到这件事情的棘手,这可不是他帮不帮的问题,而是老仙家要不要王小翠她妈命的问题。

“罢了,别耽搁,先去看看在说。”

陆建国心里此时也打鼓,但是没有亲眼看到情况,觉得人或许有一线生机。

可到了王小翠家里。

陆建国心都凉了。

臭气熏天,王家屋子里面充斥着一股臭鸡蛋腐烂以及夏日里暴晒的鸡粪的味道。

这味道仿佛都凝成实质,带着晦暗不明的烟,笼罩在王家的屋顶之上。

“爷爷,呕……这里让我感觉不舒服,太难受了。呕……”陆过天生对野仙就特别敏感,且不说这味道大的给他鼻子都熏堵了,就是浑身汗毛竖起的感觉,都让他感觉到这次事情的棘手。

王小翠瞧着陆过连连作呕的表情,努力的闻了闻,都没有闻到家里有什么别的味道。

她只是瞧见母亲的脸色越发的蜡黄,明明人之前挺胖实,可现在却有一种形如枯槁的死态。

“请问可是常七爷?”陆建国问的是王小翠家供奉的那个堂仙的名号。

此话一出。

躺在床上的刘大凤忽然转头看向陆建国,眼神说不出的诡异渗人。

“滚开!这事儿你管不了!也休想管!”明明刘大凤一个女人,可说出来的话却是一个粗哑的男人的嗓音。

饶是陆过没少见过这样的场面,可今天还是汗毛倒竖,头皮发麻起来。

心里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跳的陆过有些心慌。

陆建国脸色难看,但还是强压着性子沉稳商谈:“常七爷,我知道刘大凤这次做的出格,可她平日里也是真心诚意的供奉您,人虽然有点小毛小病,但恶事从不敢做。”

“您看在她是您多年弟子的份上,就放过她这一次吧?我保证,待她好起来,就让她恭恭敬敬的重新给您设堂单,您看这样行吗?”

“休想!”

刘大凤忽然瞪大眼睛,嘶声力竭的嘶吼。

有那么一瞬间,陆过仿佛看到刘大凤眼中的瞳孔是竖立冒着红光的!

“今天不是她死就是我亡,谁都休想拦住我!休想!”刘大凤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刺激,猛地从床上弹跳而起,屋子里忽然刮起一股诡异的旋风,搅得家中的一应物品七零八落。

“噗!”

陆过好死不死被飞过来的庞然大物砸中,一口鲜血喷出,人直接倒地昏迷。

昏迷前。

陆过听到爷爷的惊呼声,听到王小翠的道歉声,以及一声“叮咚,您的直播出马仙系统待激活”的声音。

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

醒来陆过才听村民说,王小翠他妈刘大凤扛着他爷爷陆建国,消失了。

王小翠追出去,人也不见了。

他,陆过,一天之内,世间的唯一亲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uid”:”53180212786752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4 14:10
下一篇 2021-12-24 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