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墨道

精彩节选

前言

道可道,非常道;侠之大义者,当自强不息,手执三尺青锋荡尽天下之不平事,斩尽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墨者,兼爱天下万物。

太阳是什么?这个疑问或许有些多余。在茫茫星河中可能也是一颗微不足道的小火球而已。便是对我们这个不大不小的星球而言,太阳不只是离我们最近的恒星,它更是给万物来的生命、温暖、生长。也是一切阴邪之的克星,它是浩然正气,代表的正义。更是万物之长。

它磁场聚集的地方,这就是太阳黑子。黑子是太阳表面可以看到的最突出的现象。太阳黑子磁场的聚集之处。在黑子中心最黑的部分被称作本影,本影是磁场最强的区域……

万物皆有灵,有人天生就可以手意念控物、有人可以预知未来……

现实是玄幻谁又能分的清呢……

后世一个快递小哥又稀里糊涂担起拯救天下苍生重任……

第一章 又是一年仲夏

江昌市座落在国内长江中下游,风景秀丽,有着浓厚的历史文化古城之称,由于地势关系也一直都有小火炉的美誉。但今年的夏季格外的炎热,却又是一个更加不平凡且炎热异常的仲夏…

本台消息:

受太阳黑子活动影响今年我市出现罕见的高温现象,部分地区已达47摄氏度,政府呼吁人民没事尽量待在家中,避免不必要外出,高温中暑……

我市因为高温影响处于户外作业的农民工,已有43人中暑送我市第一人民医院紧急救治,因脱水严重救治无效死亡,……

城郊一些农场也有很多牲畜因为高温脱水死亡……

前天凌晨一伙不法分子闯入我市博物馆欲盗抢国家珍贵文物,在先秦展馆盗取文物后触发警报,匆忙逃走。我市公安干警迅速展开全力追捕,在江昌长江大桥下江滩边,与这伙歹徒发生激烈枪战,最后将这伙不法分子全部击毙,追回所窃文物……

“江风,你怎么还在刷手机。今天的快件都送完了吗?”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兀在的江风耳边叫道。

江风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来人是谁,乃一四方国字脸,头发稀疏一点点,一个典型地中海,网点主管吴立早,混眼滚珠,人如其名,是无利不起早的人,他父母真是没有起错名。

他这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最近刚升到网点主管没有几天,正春风得意自喜的紧。

“这副颐指气使的样子实让人受不了。看来又要找你的麻烦来了。”

江风旁边一个瘦高黝黑的男子轻声咕哝道。

“瘦猴你在那嘀咕什么呢?你自己的事情都干完了吗?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滚蛋!”

“送完了,送完了…早送完了…我的大领导,看您这话说的,对我还不放心呐,我做事一向是妥快稳。”

瘦猴一脸笑嘻嘻说道。也不在意他说的什么,就当他放了个屁,还暗地比了一个国际手势问候了他一下。

“你可要小心着点,这家伙现在小人得志,正想拿你来立威呢。”

瘦猴转头对着一旁的江风告诫道。

此时江风也看了一眼这位“领导”也是看不惯吴立早这一副高高在上的势态也不太习惯。

“我知道,没事儿。”

“我就是看不惯这人,这个主管的位置,刘主管调走的时候本来定的是你的,可是这家伙……”

瘦猴为江风感到不平,撇了一眼吴立早。

虽然江风来公司上班时间才3年半,但是业务能力强,为人随和,在站点也是人人称赞的。其实大家也希望是江风来做这个主管的。对于此人站点几乎没有几个人看他顺眼。

“不打紧的猴子,我并不太在意这虚的东西。”

对于这些江风也无所谓,他是一乐观开朗的人。

“我就是看不惯,你就吃亏在做人太好说话了。以后站里肯定乌烟瘴气喽。”

瘦猴在一边絮絮叨叨的,还发起了感叹。

瘦猴大名叫侯大山,是江风的发小,瘦猴从小就体弱,他父母就想给他起个大气磅礴的名字改改命格。可惜再霸气的名字也没能镇的住,或许这就是命吧。

江风是四年前退伍回到地方以后,一时间环境转变,无法融入地方的生活,半年来都在习惯地方的生活。

后来瘦猴介绍带他一起来到这家达达通快递公司上班,江风也一直是上进,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工作,成绩大家都有目共睹。

原来的刘主管也很喜欢这个上进的小伙子,调离的时候推荐他来做网点主管,但事事无偿啊,往往能力架不住人家的后台硬,努力也会无奈地输给了关系。

江风他是一个乐观主义,收起手机看向吴立早说道:“送完了,吴哥,因为天气炎热,路上人少车不多,自然……”

这时吴立早有些不耐烦,也不等江风把话说完,随手将一个快递盒子快递向江风丢过来。

“把这个快件送到伴江豪庭8栋,加急特件,必须晚上7点送到,顾客特别要求。”

江风起身正回应道,随手接接了快件,他话没有说完,便被吴利早打断。

他着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双目炯炯,皮肤偏黑却透着健康,帅气的脸上带着当过兵的坚毅,面对着江风这个高大个,吴立早看着他多少也有点小怵。

“大领导,7点已经下班时间了,你这是无故叫江风加班啊?这样不合适吧。伴江豪庭还这么远。”这时瘦猴不平说道。

“这个件很重要,客人他说就这个时间在家里,所以辛苦你一趟,再说了这么热的天,晚上送不是更凉快嘛。”吴立早都没看瘦猴,对着江风虚笑又假意的关心道。

“那好吧!”江风随口应下。

“人那要分的清形势一点,一再搞不清楚的话,是要吃苦头滴。”吴立早瞪了一眼瘦猴便离开了。

“这话分明是说给你听的。”瘦猴对着吴立早离去的方向吞了一口口水说道。

江风淡淡一笑,这个快递不大,约莫半斤不到,让他下班后的时间给顾客送件心里自然是不愿意的,然而江风虽然无奈但是他不能做的太过了,因为现在他需要努力工作,需要钱,本来看着要。

收好快件后,便又坐下玩手机了。

“听说了吗?昨天的新闻?看…”瘦猴搞的很神秘带些激动,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江风。

“这是我今天经过大桥的时候偷偷拍下来的,可惜离的太远。”

江风接过手机一看,照片拍的不是很清楚,看到照片里一群警察还在那里清理现场。一般来说这么大的场面,警方肯定是封锁好现场的。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发生枪战,还是架不住看热闹的人多。这么热的天,还有么多人在围观,足以说明国民的好奇心重的不一般。

“快看这里…”瘦猴很惊异的声音也有些颤抖说道,然后放大了相片给江风指出一个人。

“怎么会…这个背影,这怎么可能…是她?。”江风对着照片里的那个白衣女子仔细认真地辩认起来,顿时也不淡定了。

“你也还记得这个背影吧。我现在想想都害怕的不行。”瘦猴心有余悸的说道,声音略带颤动。

江风也在回忆,想起来也是非常不可思议。

上小学的时候江风和瘦猴,每当傍晚放学以后,他们俩会经常跑到平湖边的芦苇丛掏白鹭蛋。依然是仲夏时节,天气也是这么的炎热,他们游泳完以后,正在烤蛋吃的时候,天空惊雷一闪。

“轰隆隆…”

头顶的天空振动了一下,他们仰头望向上方,看到虚空缓缓裂开一道了蓝幽幽缝隙,随即一道白光从缝隙中一闪而落,降至在平湖中心,湖面上一圈圈涟漪荡漾开来,周围一下寂静无声,只有呼呼的风呼啸而过。

这一幕着实让他们吓的不轻,虽有些害怕,但好奇心驱使下,他们小心翼翼的慢慢靠近湖边想看个仔细。

此时湖中心已被一团团雾气所笼罩啥子也看不清。两人未敢妄动,小手紧握,顾不上脸上的汗水快流入眼睛,静静等待雾气散去再看个究竟。

忽然一阵狂风骤起,携着电闪雷鸣,大雾外围开始缓缓旋转起来快速向八方散开,只留下淡淡水气,周围的景物终于清晰了许多。

看着这一幕,下一秒他们嘴巴张成了O形,神情略微呆滞。他们看到在湖中心一位白衣胜雪的女子映入眼帘,仙气环绕周身,虽只是一个背影,浮现在心头的只有一个字,那真是“太美了!”

观那神秘女子,约莫二十芳华,身材高挑手如柔荑,一席白衣不染凡尘,绾发白冠青丝垂腰。宛如九天之上的仙子降临红尘般,静静伫立在水面上。

看的两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擦了又擦,九天玄女下凡尘,不敢直视,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深深烙印在他俩的脑海里,终身难忘。

他们正发呆之时,只见那仙子伸出纤纤玉指,一只白色蝴蝶翩翩而来,落在的纤手上,看她对自然的那种亲近,惊为天人。忽然神秘仙子像是有感应,然后玉足轻点水面,轻身而起,在半空中放飞手上蝴蝶,向着西南方望了一眼,宛若一道流光刹那消失在嫣红的晚霞之中。

此时江风两人的看着半空仙子怔怔出神,瞳孔收缩,张大嘴巴,眼睁睁看着这一幕,这是飞走了吗?这不科学啊!真的是飞走了吗?

后来回家跟人说起这件事情,可惜太过于天方夜谭,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反而因为他们放学不着家,挨了父母一顿打。

然而这样灵异的事件在小孩子们眼里,听听都会信,更何况还亲眼目睹了呢。

“你看到了吧,真的是她。这个背影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瘦猴推了推还在发呆的江风。

江风回过神来,没有搭话,只对照片看了又看,再一次仔仔细细看了又看不解的说道:“不对啊,十五年都过去了。她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衣服也是,发饰也是,怎么和我们那时候看到的时候一模一样?”

虽然现在国内兴起穿古风汉服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但是这样的仙女气质,常人身上不可能有的。

“别急,你看,还有呢…”瘦猴随后把手机拍的视频打开。

“猴子,你有视频不早说。”江风有些不满说道,一把抢过手机点开视频看的更加仔细了,一帧一帧的看,一点也不想错过。

“你先别上火,你看这,是不是可以确定就是那位仙子了。而且也是…”瘦猴更加激动了。

江风将视频放大后再看那神秘女子,她就站在人群最外围,眼睛看着被警方击毙的尸体,嘴唇轻启,像是在说些啥子。而后视频一抖再看视频中神秘女子便又消失不见了。

“猴子你拍个视频怎么也拿不稳,关键时候真不靠谱。”惊人相似的一幕,也江风确信一定就是她了。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场,她到底是谁,她真的是天上的仙子吗?”江风很疑惑,喃喃自语。

一幕幕都是这么惊人的相似,一样的仲夏,一样的炎热……

“,”uid”:”405901948959003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4 15:00
下一篇 2021-12-24 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