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79年之非凡人生

精彩节选

1979年6月15日

冀省、保府市、富县、柏年公社、陈家沟大队。

一个四面环山的小村落,整个大队就30户170口人。

在村子南山半腰处的一户人家,紧闭着房门的西厢房里,

郑一多正五味杂陈的,躺在屋子里的火炕上,

直愣愣的盯着,屋顶上已经被熏成黑色的木头大梁。

他把自己关在屋里已经整整三天时间了,

可是到现在他也没想明白,为什么只是看个五星连珠,

怎么就把自己,看到了正在队里上工的,1979年20岁的自己身上了?

记得自己因为糖尿病引发了糖尿病足,为了方便长期治疗。

让家人托了关系,把自己安排住进了医院的高干病房。

然后在住院治疗期间,

看到网上传出2021年8月19日的晚上,是几十年一次的五星连珠之夜。

为了观看这个所谓的五星连珠,自己就早早的让家人给准备好了,高倍的便携式天文望远镜。

等到了8月19日的晚上的时候,自己就躺在病房阳台的躺椅上,到了网上说的时间。

就拿着便携式天文望远镜,静静的观看着据说是几十年,才会出现一次的五星连珠奇观。

当时自己从天文望远镜里确实清楚的看到了,

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顺利的靠拢并且连成了一条线的宏伟一幕。

可是就在自己震惊于,这五星连珠的神奇而又充满神秘一幕的时候,

那连在一起的五大行星,突然散发出了阵阵的七彩光晕。

然后就爆发出了能亮瞎狗眼的光芒。

结果正在通过天文望远镜观看的自己,就被这光芒刺激的直接闭上了双眼。

等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正在队里上工的20岁的自己了。

这一突然的身份和年龄变化,让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和接受。

浑浑噩噩的等到下工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在了这间西厢房里谁都不见。

三天的时间,一直都处在这种游离的思索状态,消化吸收着重生后的自己。

可是还是想不明白接受不了,自己不就是托人走个后门,住进了高干病房吗?

至于把自己弄到1979年回炉重造吗?

就在郑一多天人交战的时候,

西厢房的门外,出现了一个十四五岁穿着一身打满补丁的衣服,满脸菜黄色的小女孩。

趴在了关着的两扇木门上,用眼使劲的往里面瞅着。

瞅了一会儿的小姑娘,突然扭过头噘着嘴,

对着正在院子里的土灶旁,烧火做饭的白发老娘说道:

“娘,我刚才从门缝里看到二哥哥,在炕上躺着一动不动的。

不会是生病了吧!要不然为什么我回来了,他都不出来看我?”

屋子里躺着的郑一多,听到这个小女孩儿的声音,

一直涣散呆滞的眼神有了一丝的变化。

院子里的正在做饭的,身材矮小、满头白发的裹脚老太太,

听到小女儿说的话后,用手把披散下来的白发捋到了耳朵后边。

抬起头有些担忧的看着西厢房关着的房门,深深的叹了口气后,对着自家的这个四丫头说道:

“四丫头,你今天刚回来,不知道情况。

你二哥自从前天,从队里出工干完活回来后,

一句话也没说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直到现在都没出来过。

饭也就吃了一顿,问他发生什么事了,他就说没事,想静静。

所以你娘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你二哥,这到底是怎么了!”

小姑娘正是这户人家的四女儿,名字叫郑云。

而她们口中说的人,正是这家的二儿子郑一多。

郑云听到自家老娘说的话后,也顾不上许多了。

用手使劲的在两扇木门上拍着,大声的喊着:

“二哥哥,快开门啊,我放学回来啦,你出来陪我说说话啊!”

可惜任凭四丫头郑云怎么拍打房门,里面都没有动静。

小姑娘急的蹲在门口嚎啕大哭了起来。

心里暗自想到自从二哥哥打完仗转业回来后,

每次只要自己从学校回家,

二哥哥都会第一时间,来问自己在学校的学习和生活情况的!

可是这次是怎么了,别说问自己了,连门都不给自己开了。

听到郑云的哭声,屋里的郑一多这次的反应更强烈了,眼里露出了深深的怀念和回忆。

大哭的四丫头郑云看到自己都哭成这样了,二哥哥都没出来。

情不自禁的就想起了在学校时,老师讲过很多上过战场的战士,

因为长时间在战场上受到的压力,

出现了自闭,自残、自杀、性情大变的症状。

说是得了战争综合症,也就是什么创伤后应急障碍。

自家的二哥哥不会也是得了这个什么战争综合症,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自残了吧!

想到这里,四丫头郑云不由担心的抽泣着,对院子里的老娘说道:

“娘,二哥哥这种情况不会是,打仗过后的后遗症吧?

不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进行自残吧?”

听到自家老姑娘说的话后,正在做饭的裹脚小老太太楞了一下,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

“当年抗战的时候,娘是县里的妇联当主任。

专门负责给战士们进行后勤补给。

到是接触过很多因为战争压力,得了战争综合症的士兵。

可是不记的有和你二哥哥这种状况类似的啊。”

“在说了,你二哥哥从战场上回来都两个多月了,

就算是战争综合症,也不能隔了这么久才发作吧?”

听到外面自己老娘说话的声音,郑一多的反应更加激烈起来,眼睛里也开始变的清亮有神了。

屋外的母女两就在院子里,你一言我一语的分析着,

自己的儿子和自己的二哥哥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二人正在谈论的郑一多,

三天前,就已经被来自2021年8月19日63岁的郑一多替代了。

躺在炕上的郑一多,迷迷糊糊的想着1979年自己家和村子里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印象里现在村子里的住房,

都是当年村里的人,一起到到山上凿石头打地基。

一起用黏土混合稻草,制土坯垒墙。

再用山上十年以上大树做梁,铺上村子自己砖厂烧的青瓦。

最后在墙体外面刷上白大灰,就这样通过集体劳作盖成的三间相连的房子。

所以站在山顶向村子里望去,看到的房子几乎都是一样的。

不是相熟的人,根本就看不出这些房子有多大的区别。

“,”uid”:”209392813631951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4 15:00
下一篇 2021-12-24 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