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凶顶流影帝的夫人是病娇美人

精彩节选

阮棠有病。

病入膏肓,药石无医。

此病唯有一少年可解。

于是阮棠囚禁了少年。

从此,荒芜的心里开出一朵玫瑰花。

*

昏暗的房间里关着一位少年,少年五官明艳,容颜绝美,用“风华绝代”这个词形容他也毫不为过。

年纪轻轻便是这等绝色,更遑论长大后。

可能是因为被关久了的缘故,少年坐在地毯上,皮肤白皙的不像正常人,唇瓣因干渴而起了一层斑驳的死皮,眉宇微微凝着,几缕软毛垂下,遮住大半眸子,露在外面的漆黑的瞳,黑的纯粹,没有一丝杂质。

阳光洒进来的瞬间,少年微微眯起了双眸,很不习惯的蹙起了眉,伸出白皙如藕的手腕,挡在眼前。手腕上的青色血管极其显眼,给人一种脆弱的美感。

阮棠站在光的尽头,身子一半置于光中,一半隐匿于黑暗。

阳光将她苍白的肌肤照的近乎透明,琉璃一样漂亮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笼子里的少年。

良久,她的眼神从痴迷到阴沉,“小玫瑰要离开了呢。”

坐在地毯上的少年身子动了动,死水一般的眼睛闪过一丝希冀的光,旋即又灭了。

他心底不禁升起一抹疑惑,他真的能离开这里吗?

十天前,小升初考试结束后,宋野兴高采烈的走在路上,心里盘算着冗长的暑假该如何度过。

被快乐冲昏头脑的他丝毫没有察觉到,原本热闹的小巷此时空无一人。

只有一条小黄狗趴在巷尾,不停吼叫着,声音细小急促,像是预感到了危险的降临,催促着他赶紧 离开。

宋野意识到危机是在晕过去的前一秒。

空气中传来淡淡花香,沁人心脾,醉人心弦。

宋野倒在地上,眼皮越来越沉,最终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再次睁眼,他就躺在这个华丽的房间里了。

房间没有开灯,却不暗,伸手能够分辨出自己的五指。

宋野大声呼喊、求救,无论他叫的多大声,回应他的都只有回声。

不知过了多久,他喊累了,颓丧的坐在洁白的地毯上。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华丽,金碧辉煌的装饰,大颗的夜明珠,甚至连脚下踩的地毯都是纯白透着暖意的。

唯独他,想逃离。

“小玫瑰,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宋野瞳孔缩了缩,蜷缩着身子往后挪了几步。

房间里,还有其他人?

声音三百六十度萦绕响起,就像是来自地狱索命的鬼魂。

“你是谁?”宋野大喊,颤抖的嗓音出卖了他此时的不安,眼尾泛红,多了一分破碎的美感。

原本以为的绑架,如今看起来更像是囚禁。

“啪嗒”一声,房间的灯全都打开。

宋野第一次看清这个房间的布局。

房间很大,与其说是房间,这里更像是一个仓库。

地毯蔓延至门口,上面洒满了玫瑰花瓣。

红似火、似血,似深渊,看久了会让人沉溺进去,回过神来又会被血一样的花瓣吓到。

明明是玫瑰花瓣,甚至空气中还有玫瑰的清香,宋野却莫名的感到恐慌,四肢百骸都在叫嚣着离开这里。

花瓣的尽头,少女穿着花瓣一样颜色的红裙光脚站在那里,肌肤白皙透明,长发直直垂下,面具遮住了她的半张脸。

她踩着花瓣朝自己款款走来,及腰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摆动,宛若神话书中步步生莲的仙女。

只是宋野清楚,她不是仙女,她是把自己囚禁的罪魁祸首!

亦是他往后余生躲不掉、避不开的宿命纠缠。

她走进,痴痴的说道,“小玫瑰,你真好看。”

宋野听到女孩的声音,顿时头皮发麻。

没等他开口,只听女孩继续道,“小玫瑰,那些人找来了,他们让我放了你,可是我想永远跟你在一起。”

虽然看不清女孩的脸,可宋野却觉得她此时的眼神一定是狰狞、疯狂的。

“等我…..”她说。

又是熟悉的香味,宋野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他没有听清女孩后面的话,亦不知道她让他等什么。

十年后。

帝都国际机场。

“你刚才看到那个穿黑色毛衣的小姐姐了吗?身材真他妈绝了,像不像哪个娱乐圈明星?”

“应该不是,要真是明星的话,按照她的美貌,怎么着也得是当红爱豆、流量小花,你见到有粉丝接机吗?”

“你说,我要是去跟她要联系方式她会给吗?”

“别做梦了,看到她手腕上的表没,那可是百达翡丽,更别说她那一身的名牌了,很明显是个富婆,你觉得你身上有什么优点能够吸引到富婆?”

“切,你怎么就知道富婆不爱屌丝呢。”

……..

两个人越说越激动。

丝毫没注意到他们口中讨论的当事人此时正站在他们的身后。

阮棠一手推着行李,一手拿着手机。

即使戴着口罩跟眼镜,也难掩出尘的气质,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由于她太过冷艳,再加上步步生风的强大气场,导致很多人只敢远观,不敢上前搭讪。

这也为阮棠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看着手机里发送成功的短信,阮棠的嘴角勾起一抹笑。

还没有亮透的清晨,在冷蓝色的天空上,依然可以看见一些残留的星光。

坐在出租车后座的阮棠开着车窗,望着窗外。

距离目的地还有半个小时,阮棠不由得想起记忆里的人。

小玫瑰,你还记得我吗?

*

“阿嚏!”在剧场的宋野打了个喷嚏。

气温在这几天飞快的降了下来,据说这两天会下雪。

宋野望着冷蓝色的天空,默默叹了一口气。

又到冬天了。

这部戏不拍完,他连过冬的暖气费都拿不出来。

“嗡嗡”口袋里的手机震响了一下。

宋野掏出手机,下一秒,他就看到了一条短信。

只看了一眼,宋野的手机“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他的脸顿时跟手机屏幕一样,裂开了。

斑驳的裂纹下,隐约可以看到短信的内容,只一句话。

【小玫瑰,我回来了。】

“,”uid”:”1952364707199054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4 13:21
下一篇 2022-01-04 1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