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窟天根

精彩节选

蒙省佑北平镇蒙古营。

一九八七年八月。

一场微雨过后,天空仿佛洗净尘埃一般,格外清澈高远。淡淡的云朵下面,还有几行南归的雁。

云杰站在树荫下,悄然呆立,细雨微风,让他的思绪慢慢平定,确定自己重生回到了三十六年前。

重生前拼尽全力,却依旧是众多普通人的一员。后来精研易象卦图,历代先贤皆忱于天根月窟闲来往,三十六宫都是春。云杰却反其道而行之,以月窟天根为春,独创一个三十六年闲来往的功法,只是,这功法还有很大缺陷,只能算是半吊子功法,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就比如现在, 云杰贸然发功,来到三十六年前,可要想回去,却需要诸多条件,海量能量。

回过去易,到未来难。

什么垃圾功法?云杰暗恨自己莽撞,想要马上回去,目前看是不可能的,最终无奈接受了现实。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

好在,这部功法,还有完善和提升的可能,只要条件达到,能量足够,或许能穿梭时空,真正实现三十六年闲来往的目标。

想想自己还有那么多未办的事、未了的情,云杰就一阵头大,自己骤然离开,不知会乱成啥样?

现在唯一让云杰欣慰的,是自己重生回到三十六年前,能将前世太多的遗憾一一弥补。

想想前世种种,云杰忍不住长叹一口气,有悔有恨,更多是对自己严重不满。

“我现在这是高考后回到家快一个月了,应该这两天成绩就出来了。”

一九八七年,云杰十八周岁,身体单薄瘦弱,身高只有一百七十公分,体重一百零二斤。前世太多的经历,让云杰重生后第一个强烈念头就是必须加强锻炼,让身体强壮起来。

父亲在县里物资部门上班,是个采购员,天南海北,很少回家,挣点工资,几乎都奉献给了祖国的铁路事业。家里全靠母亲,吃苦耐劳,既侍弄庄稼,还节衣缩食,供几个孩子上学读书。

“你这孩子,想啥呢?妈叫你几遍咋不吱声呢?”一个熟悉又亲切的声音,一个让云杰前世魂牵梦绕的声音从院里飘了过来。

云杰忍不住热泪肆流,真好,这一世,还能再见到您。这一世,还能在您膝前尽孝。这一世,我要让您安富尊荣。

身后的院门“吱”的一声,轻轻的脚步却如同重锤在云杰的心头一下一下的击打。

云杰按捺不住快要跳出来的心,迅速转身,刚要说话,母亲却惊的叫了起来:“怎么了,老二,你这是怎么了?是没考上吗?没事的,妈不会怪你!”

云杰任由热泪滚落,脸上却荡漾着欣慰而又满足的笑。半蹲着身,紧紧抱住鲜活而又温暖的母亲,微仰着头,细细的、贪恋的凝视着母亲的每一寸肌肤。

这一年,母亲已是五十七了。前世,总觉得母亲是万能的,依然是年轻的。今天,母亲其实已经有了白发,有了皱纹,身影也不在挺拔。可前世自己怎么就粗心的没有发现呢?

“妈,我没事。”云杰收拾了一下激荡的心情,赶紧安抚已经略有些惊慌的母亲。“您放心,我考得很好,一定能考上的,过几天,通知书就该来了。”

是啊,他是知道的,再过三天,蒙大的通知书就会邮到家,就会实现一年前,也是八月的一个有些凉意的夜晚,自己安慰因哥姐相继落榜而失望的母亲许下的诺言!

是啊,考上了,整个营子,就自己考上了。云杰清楚的记得,前世收到蒙大通知书的那天,母亲灿烂的开心笑脸。

为云杰置办行囊时,母亲的步伐是坚定的。和亲戚邻居借钱凑路费时,母亲的腰身是挺拔的。憧憬着以后幸福的日子,母亲的底气是十足的。仿佛,孩子能考上大学,一切美好的期望都能如期而至!

可是前世,云杰大学毕业后,碌碌无为,毫无建树,浑浑噩噩,得过且过,留下太多太多遗憾!

云杰心里暗暗发着毒誓,既然有机会重新来过,决不让上一世的悲剧再现!

“好了,好了,没事就好了,我家老二学习一直是最好的,妈知道你一定能考上的。”母亲低头用粗糙却暖暖的手为云杰擦拭脸上的泪水。“走吧,和妈去摘豆角,一会儿给你们做豆角饭。”

八七年的蒙古营,家家户户虽然很穷,但粮食好赖还够吃,尤其是初秋,各种蔬菜都渐次长成,有它们的调剂和补充,生活还能过的去。

摘豆角的路上,云杰拉着母亲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记忆中,就是母亲的一双手,风里雨里,辛勤劳作,才让这个家充满生机和希望。

父亲在离家八十公里的县里上班,虽然不远,平常却很少回家。

这个年代的交通,回趟家坐班车最少需要三个小时,不但时间长,票价还贵的吓人,是的,一块二的票价放在后来看来不算什么,可那个时代人们哪有什么收入。

父亲上班快四十年,每月的工资只有六十多块钱,还八下指望着,不但承担着家里所有的开支,年节还惦记孝敬一下他的父亲,还有一众亲戚,经常过来打打秋风。

如果不能得逞,马上就各种道德绑架,你条件好帮他们就是理所应当,如果不帮马上就反唇相讥。这种观念很难改变,也不是他们没有脸皮,只是在生存面前,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

微雨后的玉米地,尤其湿热,虽已八月,但今年闰六月,气温居高不下。不一会儿,云杰脸上、身上就全是汗水,玉米叶蹭来蹭去,如同钝刀割挫,让人难以忍受。

记忆中秋天去玉米地摘豆角,是一个非常恐怖又特别排斥的事,可今天,云杰一边钻来钻去摘着豆角,一边开心哼着不知谁写的诗:北场芸藿罢,东皋刈黍归。相逢秋月满,更值夜萤飞。

回来的路上,云杰有些吃力的拎着装满豆角的大筐,却执拗的不让母亲帮忙。

从现在开始,我就要替你分担所有的重担。

晚饭是云杰帮妈妈做的,又是摘豆角,又是烧火,忙的不亦乐乎。

前世云杰就不爱做也不会做家务,典型的懒癌患者。结婚以后全是妻子里外忙活。这一世,一定让懒癌从根上就开始改变。

晚饭做好时,整个营子都沐浴在落日的余晖中,丝丝柔柔的微风,吹在身上,格外的舒爽惬意。

云杰沿着门前的沙石小路慢慢的走着,目光欣喜的如同欣赏珍宝般细细端详路边各家的院墙,按照记忆判断着、回想着每家在前世的变迁。

最东头应该是赵翠玉家,云杰走过刚要左转,余光中后面一个黑影一闪就钻了进去,旋即,一声低低的笑骂:死样,天还亮着呢……

云杰摇摇头,这个赵翠玉和自己平辈,和叔伯哥三年前结的婚,第二年孩子生下来不久,叔伯哥就去石家庄打工,然后,营子就开始风言风语,现在看来,空穴不来风啊。

迫于生计,当时营子的男人大部分都外出打工,这些苟苟且且的事哪个营子都不少,连她婆婆都没说什么,其他人自然不会多管闲事,顶多在背后嚼嚼舌根,说不定还暗暗羡慕呢。

云杰又拐了个弯,到了,这是占青家,他家是从另外的村子搬迁过来的,当时都叫搬迁户,没有根基,很受人欺负。占青的爸爸是云杰姥爷的干儿子,有了姥爷的庇护,占青家才逐渐站稳脚跟,伸开腰杆。

有了这层亲戚关系,两家的走动就一直没断过。几十年了,包括前世,每次见到母亲,占青都亲热的一口一个老姑的叫着。

院墙不高,墙根晾晒着捡来的蘑菇。院子里黄瓜、茄子、辣椒结了不少,给小院增添不少生机,格外悦目。

进屋,果然妹妹雪菲和弟弟立成都在。

云杰亲热的向舅妈问了好,又和表姐桂英打了招呼,然后右手牵着小自己两岁的妹妹,左手牵着小自己四岁的弟弟,向家中走去,向母亲的身边走去。

两人微微的有些不习惯,挣了几下,云杰却也没管,只是紧紧的抓住,没有也不想松开。

是啊,前世倾注太多心血的两个人,过的并不如意。这一世,我要带你们奋斗出一个花团锦簇的精彩人生。

妹妹雪菲,梦想就是当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可是,她高考时,发挥失常,名落孙山,然后,一系列的变故让她最终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好在,育女有成,也算圆了她的教师梦。

弟弟立成,从小的愿望就是当一名顶天立地、保家卫国的军人,梦想当一名将军,横刀立马,纵横驰骋。可是,前世弟弟从军三年后因为没啥文凭只能选择转业。

这一世,看二哥如何把世界更经换纬,成就你们的梦想,享受万丈荣光。

吃完晚饭,谁也没用,雪菲自己就把碗筷收拾的干干净净、利利索索。云杰递给妹妹毛巾,等她擦完手,拉着她和弟弟,一起围坐在母亲身边。这温馨的场景,前世在母亲去世后,无数次出现在云杰的梦中。

“妈,今天五号,再过两天就立秋,我想明天带着她俩去大白山捡蘑菇把学费挣出来。”等母亲点头同意后,又对弟弟说:“挣了钱先给你买个新自行车, 不然你走着上学太远了。”弟弟九月份就上初中,学校离家十五里地。记忆中是一直等到十一月份,爸爸才给他买了一台旧自行车,却是三天两头的坏,导致弟弟上学经常迟到,学习成绩也下降不少。

“二哥,车子太贵了,还是先给你攒上大学的路费吧。”“是啊,二哥。这蘑菇晒干了,代-销点一斤只给八分钱,肉蘑也才两毛钱,一个月时间我们能挣多少啊?”妹妹雪菲一贯智多星的说道。

“你俩别着急,明天我们先上山采上一天,看看情况再说。”云杰安慰着妹妹和弟弟,接着说道:“现在我们先去学习,让我看看你们知识点掌握的怎么样?只有基础扎实,才能有希望考上大学。”

前世,因为疏于和妹妹弟弟沟通,也没太在意两人青春期的波动,没有正确引导,最后导致他们俩都没能考上大学。云杰抱憾终生,一直引咎自责。

带着弟弟妹妹到东屋,让两人先作好准备。云杰先把锅里的热水往脚盆倒了两瓢,用手试了试水温,端到西屋。“妈,先泡泡脚,累一天了,早点休息吧!我们三个还得等一会儿才能睡。”

“你这孩子,可不用你。”母亲见状,忙起身道。“妈,您多泡一会儿解解乏,一会儿我再给你加热水。”

前世,云杰过生日时,给母亲洗脚,才发现因长期劳作,母亲的脚有些畸形,当时云杰的心如同针扎了一下。

妈,您知道吗?如有可能,我想给您洗一辈子脚啊。

树欲静而风不停,子欲养而亲不待。

东屋里,姐弟俩听着西屋娘俩的对话,会心的一笑,飞快的把暑假作业拿了出来。

云杰过来把窗户关严,一边上下左右看是否有蚊子,一边说道:“今天先做数学,到九点你俩就洗漱睡觉,我看一下你们的卷子再睡。”

拿起一瓢热水给母亲加上,蹲下身子,不顾母亲的反对,细细地给母亲做起足部按摩。

前世,云杰苦学易经,对黄帝内经也没少下功夫,穴位定的极准。

母亲现在身体健康,所以云杰以放松、有助睡眠为主,先是按摩足三里,然后点按涌泉,最后搓擦整个足底。

三十分钟左右,看时间已过九点,云杰结束了手上的动作,看母亲有了睡意,便拿过枕头让母亲舒适的躺下,轻轻地端盆走了出去。

倒完水回到东屋,见雪菲和立成已经开始收拾,就让俩人先去洗漱,自己拿过俩人留在桌子右上部分的作业,细细看了起来。

十分钟后,对二人目前数学的基础基本有了简单了解,待明天忙完再对症下药。

等雪菲收拾利索去母亲屋里关灯睡觉,云杰便让立成抓紧出去方便。自己则哼哼着去把院门和屋门分别关好,回到东屋,立成笑嘻嘻地问道:“二哥,你刚才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参星造作旺人家,文星照耀大光华。”云杰笑道:“是说你和四姐都能考上大学。好了,抓紧睡吧。”

说也奇怪,前世云杰神经衰弱,经常失眠,可今天,却觉得特别踏实,迅速入睡。

“,”uid”:”9390283661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4 13:21
下一篇 2022-01-04 1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