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神使

精彩节选

银河系猎户臂内侧,一孤寂的恒星系——太阳系,亿万年绵绵不绝的静寂笼罩着这个“浪子”。

但是,在某一天,却是迎来了一位神秘的访客……

奥尔特云小行星带,这里大大小小的陨石遍布四野,犹如一道厚实的城墙一般隔绝了太阳系与外宇宙。

忽然,一束银光闪过,周遭的空间突然剧烈波动了起来,极不稳定。

受其影响,方圆数十公里内的小行星被尽数弹开,运行轨道改变,向着太阳系的中心坠落而去。

而在“空白处”,却是忽然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银色门户——虫洞!

下一刻,从虫洞中喷射大量闪着炫酷蓝光的致密物质,像是陨落星球的残骸,速度极快,眨眼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而那画面,像极了肠道通畅的那一刻……

只不过,这些米共都带着极强的辐射,它们的炫酷蓝光也就是因此而来……

然而,就是在这一堆极度危险的星骸之中,倒飞出一道神秘人影,接连撞碎数颗直径超百米的陨石之后,方才在一块金属大疙瘩上停下。

神秘人穿戴着一身幽蓝色机甲,身上散发着强大的能量波动,但气息并不稳定。

从他身上那布满裂痕,甚至有部件缺损的机甲可以看出,他在来到这里之前,似乎还经历了一场不为人知的大战……

“这里是哪里?”

这是大多数迷失的人心中共有的疑问,那来自未知世界的神秘人也不例外。

他盘膝稳坐在金属小行星表面,一方面平复自身的气息,恢复能量,一方面观察着四周。

目光从极远又到极近,看着周遭既显陌生又略感熟悉的环境,曾游历万界的他却是没能在第一时间回想起来。

又或许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他很快便回过神来,吸收着从虫洞中逃逸的银灰色晶粒以恢复自身。

随后,机甲的纳米面罩隐去,露出一张俊美脸庞,竟是一个人类青年!

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的样子,却又像是久历沧桑。

在他的黑眸中似乎藏着另外一个宇宙,映照着星光,灰色长发在脑后收束成狼尾,少年感十足。

至少从外貌上来说,这大概率就是一个人类……

但这和在太空中自由行动联系起来,怎么都令人感觉怪异……

神秘青年站起身来,拍了拍脑袋重新整理思绪,也是回想起了来到这里之前所发生的一切,眼中星光明灭不定。

而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忽而自言自语起来。

可奇怪的是,在这真空的环境中,他的声音却是能够传递到极远也未曾削减。

“该死,最后还是被那个老怪物给摆了一道,竟然不惜引爆一颗超新星也要将我传送走,不知道现在那边的情况如何……”

“噗~咳咳!”

忽的,神秘青年吐出一口掺杂着些许红色的淡金色血液。

血液在真空环境下自行凝聚成珠。

哪怕只有不到大拇指头大小,但是它散发的能量波动,却是不弱于一颗正值壮年的恒星!

血液沾染在远处的一块篮球般大小的小陨石上,流动并将其包裹了起来,随后迅速渗透到陨石中。

原本毫无生气的石头,竟是因此在一瞬间诞生出了灵性,爆发出强烈的能量波动。

之后更是急剧扭动,解构重组,化形为一只半米长,九段蝎尾,骨节分明,一对螯钳比身体还大犹如战斧的银灰色石蝎子,它体表的甲壳上还浮现着繁复云状铭纹,似是承载了无数岁月般古朴……

石蝎子贴附在一颗陨石上,它的石螯像敲竹板一般哒哒作响,竟令周围的空间也为之震颤。

六只红色小眼睛快速打量着周遭陌生的世界,身形不由得向后缩了缩,显得很是慌乱。

忽而,它看到了不远处盘坐在小行星上,同样望向自己的青年,情绪也由慌张转为心喜,像是刚出生的幼崽见到自己的父母一般。

六条小腿轻轻一蹬,身下陨石瞬间炸裂,而它也是迅速冲到了青年的怀中,尽情撒欢,螯钳敲打的更快了,身后尺余长的蝎尾晃得像极了某哈。

“哈哈哈,好了好了小调皮鬼,让我好好瞧瞧。”

青年拭去嘴角的血迹,稍稍揉了揉胸口,随后便将石蝎子从怀中举起来,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

同时,自他的眉心间竟是睁开了一只银灰色眼眸,瞳孔为金色六芒星,眸中闪烁着星光,似乎在探查着些什么。

不多时,那第三只银灰色眼眸悄然隐去。

“没想到如今,我吐出的一口淤血,就能造出一个巅峰王阶来了……想当年,那几个小傻瓜和我可是费尽千辛万苦才达到的,哈哈哈……”

青年坐下身来,将石蝎子放在腿上,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却是不由地叹了口气,陷入了沉思。

在他来到这里之前,一位曾陪他走过了无数风风雨雨的重要伙伴,在不久前为掩护他脱离围剿时不幸牺牲。

虽然最后青年不惜代价,动用太古秘法保住了他的灵识。

可是到最后,却也因为那秘法的副作用,他不仅发生了严重退化,重新变为了一颗蛋,甚至连同他们之间曾经的记忆和羁绊也一同失去了。

所谓因果得失,不过如此吧……

“算了,先抓紧时间恢复状态,搞清楚现在的状况,那些之后再说……回到原本的世界要紧。”

“对了,先给你取个名字吧……嗯,让我想想,魔纹幻岩蝎……体内具有盘古巨蝎血脉,体表有符文是为“百字灵契”中的云字,又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就叫你磐云吧,安如磐石,幻如云野……这个名字怎么样?”

青年盘了盘石蝎子磐云的脑袋,后者欣喜点头,小尾巴摇得更欢了。

二者血脉相连,心意自然也就相通,磐云的高兴青年自然知晓。

“那之后就承蒙关照喽,小磐云……哈哈哈!”

随后,青年将磐云放在一旁。

“好了好了,我要开始办正事了,你先在旁边玩会儿吧。”

闻言,磐云乖巧的点了点头,从青年的大腿上跳下,但并没有走远,而是趴在青年不远处的一颗陨石上,静静地看着他。

青年微微一笑,随后说道:“灰,在吗?”

过了一会儿,见没有回应,青年神色微变。

“灰,别这样伙计……别丢下我一个人……难道是没能量了?我这就给你恢复!”

说着,青年便将双手抵在小行星表面。

这颗小行星除去岩壳,通体完全由金属构成,而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下一刻,一道金色六芒星法阵在他掌下如花般绽放开来,其间铭刻着极为复杂的符文。

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与青年双手接触的小行星表面的岩壳忽然崩碎,底下的银白色金属也在暴露的同时迅速“液化”,并盘绕着青年的手臂依附在他的全身机甲上,一边补充机甲能量,一边修补着机甲的破损处。

不多时,青年的机甲焕然一新,原本幽蓝的色调中添入了些许银灰色,更显质感。

这时,终于从机甲内部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那是青年此时最期待的声音,但时有时无,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一般。

“主,抱歉了……这次的超新星爆炸冲击和时空系数混乱……严重影响到了我的机械之心,我需要时间沉睡来修复,恐怕之后的旅行暂时帮不了你了……”

“不过,虽然我的意识会陷入沉睡,但……我所化成的……这套机甲的其他功能,你还是能用自身的能量驱动正常使用的……所以你不要过于担心自己会是一个人,这还不是有个小磐云陪着你吗……”

“还……还……有……”

机甲内的声音突然频繁卡顿,恐怕是要强行“关机”了。

“灰,还有什么你要交代的嘛?”青年情绪有些低落地问道。

虽然还有磐云,他不是一个人,但不论怎么说,在这寒冷无边的未知宇宙中,两个生命体终究也是寂寞。

机甲内的那个声音回答道:“这里……这里就是你的母星所……在的太阳系,我已经为你设定好了坐标航向……”

“而且,根据诸星历法演算,初步判断这里是十年前,也就是诸星历2001年的太阳系,但具体是那一天还有待……进一步推演,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你……可以回到那个家了!”

“另外,注……注意……刚才超新星星骸形成的流星雨,它们已经朝着你的……母星去了,大约……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就会……降临!”

说着,磁性声音突然戛止,周遭又陷入了沉寂。

见此,青年也是无可奈何,将灰所提到的信息整合分析了一下,仿佛是想到了什么。

“流星雨?一个星期后……难道是那一天?!”

想着,青年看向早已经关闭的虫洞,和那消失在视野尽头的星骸,顿时大喜,赶忙将磐云招呼了过来。

看着占领了自己肩膀的磐云,青年憨憨地笑了笑,说道:“走,磐云,我这就带你去看看我的老家,这个时间段它应该还在……”

“而且,要是灰不恢复过来的话,光凭我掌握的那蹩脚的空间法则也是无法进行时空旅行的,所以我们可能需要在母星呆上一段时间,那里灵气浓郁也适于灰的恢复……”

“暂且抛去那些大是大非也好……还有……”

说着,青年眸光一闪,在青年面前的空间泛起阵阵波纹。

他伸手一探,取出一颗犹如翡翠雕琢的蛋。

磐云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青年手中的翡翠蛋,不用青年说,他也明白,这就是他的那位伙伴。

“我们也要把他带回家了,希望在母星,远离了外界的纷争,他能开心地活着。”

青年轻轻抚摸了一下翡翠蛋,感受着里面那强有力的心跳后,而后又将其小心翼翼地放回了自己的随身空间。

随后,机甲面罩迅速贴合,瞳孔中迸发出银灰色闪光,磐云攀附在青年的后背上,由一层外装甲包裹保护。

“走,我们回家喽!”

话音刚落,青年全身迸发出耀眼的银光,在周围的空间褶皱的推动下,化作一道银光闪去,消失在小行星带,追上了那些星骸……

……

“,”uid”:”379154527683389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4 13:21
下一篇 2022-01-04 1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