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女王的顶流小娇花委屈了要哄

精彩节选

“轰!”

爆炸声响起,远处火光四溅,浓重的硝烟将那一块天幕染成了灰色。

一个纤瘦的身影从烟雾缭绕之中闪现,少女脚步轻快灵巧,海藻般的长卷发在她身后恣意飘扬。

“去收尾。”秦沐对着领缘的微型通讯器淡淡开口。

然后头也不回地径直跑向了一辆磨砂黑的路特斯,开门坐进副驾驶。

在她关门的一瞬间,路特斯就风驰电掣般飞了出去。

她从兜里拿出通讯器,点开屏幕看了一眼,脸上浮现出显而易见的焦躁不安的神情。

“啧。”

想到那个人可能的状况,秦沐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暴虐气息,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无意识地嵌进手心的软肉中。

“他怎么样了?”感觉到手心的疼痛,略微清醒了些,她侧头问道。

“已经救下来了,现在还晕着。沐姐你……”别着急啊。

“咔。”

主驾驶座上的人看到秦沐像掰萝卜似的把一截成人手臂粗细的木棍掰成两段,将后面没说完的话又咽了回去。

秦沐懒懒散散地瘫坐在副驾驶上,手里还拿着刚刚掰断的两截木棍,脸上笑意清浅。

可以。

很好。

她的宝贝疙瘩,她养的小娇花,她自己都舍不得碰一下,却其实是小说里的炮灰男配,要给别人做垫脚石。

呵。

有人想踩,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命踩。

秦沐把玩着手里断成两截的木棍,神色明明灭灭。

很快,路特斯在一家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前停下。

她半点没耽搁,轻车熟路地坐内部电梯上了楼。

顶楼的豪华总统套房,是她的专属套房,平常不接纳客人。

此刻门外站了两人,一男一女,看到秦沐,马上低下了头。

“沐姐。”声音有些心虚。

“人在里面?”秦沐淡淡“嗯”了一声,没说更多的话,只开口问道。

“是的。”

她听到肯定的回答,心下稍定,朝那两人挥了挥手,示意她们离开。

“沐姐……”其中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会儿,艰难开口。

“说。”

“顾苏白,顾先生不让我碰他,”看到秦沐淡淡瞥过来的眼神,他还是咬咬牙开口,“没能喂他吃退烧药。”

秦沐挑了挑眉,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但是请医生来看过了,应该不会有事。”那人又连忙补充到。

“嗯。”秦沐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挥手让他们离开。

“滴。”

房门被刷开,秦沐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看见床上熟悉的面孔,不由得下意识摒住了呼吸。

是她的宝贝娇花。

床上的男人身材颀长,不安地在床上辗转反侧,身上的黑色西装都被他不停翻身弄得皱皱巴巴。

他嘟囔着,伸手去扯脖子上系着的领带,由于不得其法,只微微解开了些。

露出没有被西装包裹住的颈部皮肤,那里原本白得剔透,此刻也泛着粉。

像一颗甜美的果子。

他五官精致,皮肤白嫩而吹弹可破,微微卷曲的黑色短发显得他无比柔软,像圣洁纯真的天使。

然而天使此刻眉头紧皱,鸦羽般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显然睡得很不安稳。

可在看到他的一瞬间,秦沐心里的暴虐情绪却奇异地平息了。

她感觉自己的心尖尖像是被洁白的羽毛扫过,听到他的声音,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心脏开始无规则狂跳,像过电一样,全身都莫名变得酥麻了起来。

她艰难地吞了口口水往床上的人那边走去。

正要伸手摸他的额头感觉体温,没想到手才伸出去,床上的男人就睁开了眼。

秦沐浑身一僵,下意识把手缩了回来。

床上的人迷迷糊糊地眨了眨眼。

眼里像是被蒙了一层水雾,神情皆是不知所措的茫然。

他现在在发烧,神志不清,不会记得的。

秦沐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又在男人无意识的声音中绷紧了神经。

“沐沐?”

床上的男人眼神迷茫,最后定格在她脸上,没坚持两秒,又变得涣散起来。

许是视线里秦沐的样子又变得不清晰,他眼角泛红,声音都带着委屈的小鼻音。

秦沐忍不住往后退了半步。

他认出她来了?还是只是下意识喊了她的名字?

他们已经快十年没见过了。

他怎么会……

她感觉自己脑子里瞬间变得乱糟糟的,整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沐沐,抱抱。”

见面前的身影没有反应,顾苏白轻声哼哼了起来。

声音含混不清,嘴里像是含了糖似的,又娇又软。

一边说着,一边就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来,努力举到空中要去够眼前的秦沐。

但他还病着,身体酥软,手臂怎么也抬不高,努力了半天,却连秦沐一根头发丝都没能碰到。

“呜……”

他又着急又委屈,眼泪都从眼角溢了出来。

“沐沐不要我了。”他可怜巴巴地开始抽泣,像只被抛弃的小奶狗。

秦沐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在顾苏白流眼泪那刻瞬间就断了。

他妈的,不管了。

只是抱抱而已,他醒来就会忘记,这总没关系吧?

就算是天王老子来,她今天也必不可能再忍下去。

她脑子一热,坐到顾苏白床沿,倾身将他上半身托起来,搂进怀里。

伸手抚住他毛茸茸的脑袋,轻轻摁在了自己的颈窝。

顾苏白半点没反抗,顺从地,软软地靠在她身上。

还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她的脖子。

似乎是感觉到她身上的凉意,慢慢地将整张脸都靠在了她光滑的脖颈上。

秦沐感觉到了他柔软温热还带着些许湿意的唇瓣。

她被刺激得抑制不住地一哆嗦,还没等她有所动作,那一小块皮肤就被顾苏白轻轻咬住了。

“嘶……”

她情不自禁地倒吸一口凉气,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起来。

和她的呼吸一样急促的,还有顾苏白的喘息声和哼哼声。

湿润的气流喷到她的颈侧,让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不可以。

这是顾苏白,不是什么用完就可以扔掉的阿猫阿狗。

以她现在的情况,没法对他负责,只会害了他。

而且,他现在在发烧,神志不清醒。难说现在对她表现出来的黏人是不是只是因为在特殊时期。

秦沐定了定心神,想要把他扒拉开,但顾苏白整个人就像是黏到她身上了似的,掰都掰不动。

而且她也舍不得用力,怕伤到他。

更严重的是,她一有要把顾苏白拉开的趋势,他就开始哼哼,声音委屈巴巴的。

明明还神志不清,却总给秦沐一种他正在控诉她不负责任的感觉。

好像她要是把他扒拉开了,就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人,良心都要暗暗发痛。

“,”uid”:”139902938776608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4 13:21
下一篇 2022-01-04 1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