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空间:新婚夜后被傻王追着撩

精彩节选

深夜,苏叶累瘫在值班室的床上。

她刚做完一台开颅手术,病人是个神神叨叨的老道,麻醉等待时还不忘给她算命,说她红鸾星动,真命天子近在眼前。

这会儿再想还是想笑,想和主刀搞好关系是人之常情,可惜他把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她每天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有做不完的手术,写不完的论文,恨不得一秒掰成两秒花,哪有空找真命天子?

就算有幸捡到个现成的,就算人家脱光了躺床上,她也只想睡觉。

睡纯素的觉。

因为实在没多余的体力想不和谐的事。

什么叫稳如老狗?她就是,大概能稳到退休那天。

苏叶叹了口气,随后把被子往上一拉,几乎瞬间便进入了黑甜的梦乡。

正睡到好处她觉得脸上湿漉漉的,还有一只手在胸口胡乱摸索。

尼玛,跑值班室耍流氓,不想活了?!

下一瞬苏叶从床上弹起,将登徒子的双手反剪在身后,再押着身子前倾,他再动弹不得。

她学习散打是为了强身健体,没想到在这儿派上用场了。

屋里光线微弱,苏叶凑近了些才看清那人的长相。

并不是她想象中淫贱猥琐的模样,而是剑眉星目,鼻梁高挺,面如冠玉,丝毫不比当红爱豆逊色。

“不是这样玩的。”

男人眼含水光,那么大力都把他的手腕弄疼了。

苏叶忍不住爆粗口:“谁要和你玩,你个死变态!”

她就说这长相怎么会没正经女友,原来是有特殊癖好。

可有癖好就去找志趣相投的朋友啊,干嘛跑出来恶心正常人?

“不和我玩我哭给你看!”男人骄横地说道。

苏叶知道了问题所在,这人是智障患者,应该是哪个病区跑出来的病人。

这种情况真是神烦。

赖当事人吧,他是个傻的,根本不懂自己的行为意味着什么,赖家属和病区医护吧,人总有疏忽的时候,特别是半夜时分。

罢了,反正也没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以后让他们注意点便是。

也怪自己大意,没把门锁上。

苏叶伸手按护士铃时发现这里不是她的值班室,而是一间四面漏风的土胚房。

房间暗不是关灯了,而是因为只有一盏微弱的小油灯。

所以她是在做梦还是产生了幻觉?

苏叶正想得出神,突如其来的哭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哭什么哭?”苏叶给他一记白眼。

被非礼的人又不是他。

“媳妇儿你凶我!呜呜!”

媳个鬼的媳妇儿!

却不料这个词像触动大脑里的开关,记忆如同泄闸的洪水奔涌而出,像生生要撕开她的脑子一般,疼得她全身发颤,她不得不松开手,专心和疼痛对抗。

重获自由的小傻子愣愣地看着,刚刚还压得他不能动弹,怎么突然疼成这样?

这是不是就叫报应?

不对,他不能这么想,他是男人,她是他媳妇儿,他要疼她包容她。

小傻子把苏叶搬到床内侧,整个过程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让她更疼一分。

然后他也躺在一旁,不时给她擦汗。

趁着间隙还用手在她的嘴唇上摩挲了几下,又软又绵,手感好到不可思议。

唔…等媳妇儿醒了他还要玩刚刚的游戏。

不知过了多久,苏叶总算熬到痛感退去,此时的她全身脱力,像离水的鱼费力地喘息,心里却是波浪翻涌。

她竟然穿越了!

新身份是槐木村娘死爹不疼的村女。

名字还是苏叶,继母想把她卖给富户做妾,原身反抗不成,便趁继母回娘家和捡来的小傻子在村头拜了堂成了亲。

不料洞房花烛夜原身突然消失,里头的芯子换成了她。

好在苏叶从医多年,见过无数大场面,心性被磨练得坚定且冷静,很快就接受了这一现实。

不管在哪里,还活着就好。

就是想给自己的乌鸦嘴两巴掌,说什么不好?

非说捡个现成男人,还脱光了躺在床上?

这会儿那小傻子就一丝不挂地睡着,可不应验了么!

画面太…美,看得苏叶脑仁疼。

“快把衣服穿上!”

小傻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你说成亲以后你是我的亲人,会给我买糖买好吃的买新衣服穿,会保护我陪我玩,可你才成亲你就打我凶我,你是大骗子,我不要和你成亲了,我要回家!”

说完他就往床下跑,惊得苏叶瞬间来了精神。

这么跑出去,他们至少能承包村里一年的八卦。

苏叶刚接手这副身体,和意识磨合度差,明明想拉的是胳膊,可动作慢了一拍,导致她的手擦着某处抱住了大腿。

她很冷静,作为医生,见的多了去了,碰一下只是小场面。

就是手上毛茸茸的感觉一直挥之不去。

之前同事说穿上白大褂,治病救人,眼里没有男女之分,脱下白大褂,还是纯情小少年,她觉得人家精分,现在轮到自己才知道那是真理。

治病救人和日常生活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心态。

小傻子傲娇地哼了一声,现在才来挽留他,晚了!

“你又不喜欢我,干嘛不让我走?”

苏叶赶紧解释:“那个谁,我不是不理你,我刚刚头好疼,顾不上和你说话。”

“我不叫那个谁,我叫傻蛋。”

小傻子生气地纠正。

阿叶说喜欢他才叫他傻蛋,她连这都忘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货长得阳刚帅气,却傻乎乎得可爱,用奶唧唧的小狼狗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怎么能叫傻蛋呢?

苏叶想起原身捡到他时他手里攥着一个香囊,上面绣着昱字,应该是他的名字。

“你的名字叫阿昱,以后不许别人再叫你傻蛋。”

“阿昱比傻蛋好听吗?”

苏叶肯定地说道:“当然,阿昱是我听过最好听的名字。”

阿昱默念了几遍自己的名字,的确有点好听,那就先原谅她吧。

“好了,已经很晚了,赶紧把衣服穿上睡觉,好不好?”

苏叶软着声音哄道,随后揉揉胀痛的额角,顺风顺水活了快三十年,突逢巨变,她需要好好缓一缓。

“,”uid”:”2084321648188637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4 16:40
下一篇 2022-01-04 1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