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花瓶重生后跻身顶流了

精彩节选

唐颂死了,被羲和公子一剑穿心,扎了个透心凉!

唐颂又活了,被全网的人抵制谩骂,扬言让她滚出娱乐圈

“确定了?”

唐颂瞥一眼桌上的离婚协议书,红唇微翘,一双漂亮的眸子若夏日的灯火,璀璨含情。

“刚才李秘书特地送来公司,说是···魏总已经签了字!”

助理小白站在一边有些战战兢兢,自从上次受伤醒来之后,总觉得唐小姐像是变了一个人,原本只负责漂亮的一张脸,忽然就不敢让人直视了。

这个助理小白是个难得通透人,她已经隐隐觉察出唐颂的不对劲。

“也好,我也懒得应付一个陌生人!”

唐颂拿起桌上的那几页纸,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然后啪得一声扔回桌上。

“这样的垃圾条件,我不能答应,孩子的抚养权必须归我,联系李秘书,说我要见魏晋北,当面谈和离的事情。”

小白皱了皱眉,心道:\”祖宗,您还真敢说。\”但是看向唐颂额头上尚未拆掉的纱布时,又不免心生怜悯。

唐颂似乎是感应到了对方的目光,立即懒洋洋的躺回沙发床。

\”哎呦,小白,头好痛,没事就退下吧,不是生死攸关的事情先不要来打扰我!还有,把你买的东西留下,饿死老娘了!”

小白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噎住自己。

“姑奶奶,您但凡自律一点,也不该入行娱五年来,被称作华宇的顶级花瓶!你这是打算破罐破摔,连唯一拿得出去的好身姿也不要了?”。

“不就是点吃得吗?瞧你小气德性?”唐颂妩媚的飞了个眼波,专注的看着小白道:“乖,快给我!”

直到小白走到门外,才反应过来,她到底干了什么事,她是怎么了,最近一次又一次的妥协,太不对劲了!

她恍恍惚惚的掏出手机,还没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喂,李秘书吗?我是唐小姐的助理小白·····”

唐颂听见关门的声音,立即在沙发上翻身坐起,修长漂亮的长腿盘着,拿出辣条味儿薯片,满足的吃起来,一边吃,一边感叹,一边唏嘘。

\”这个奇妙的世界,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美食!自由的感觉真好!\”

她,唐颂,一个来自于九百多年前的灵魂,生前的身份是一名樊楼里的头牌舞姬,不卖身的那种,这只是她的其中一个身份。

她真正的身份,是权倾朝野的蔡大人,在樊楼安插的眼线,专门探听朝中大臣的秘辛,什么秘密能躲过樊楼女子的绕指柔呢。

几杯黄汤下肚,便什么都忘了形。她们经过残酷的生死训练,有必要时,可当做一把利剑,终其一生为主人所用。

她是在刺杀蔡大人的政敌羲和公子时,轻敌而殒命。

名震天下的羲和公子,看着宛若不食人间烟火,却是个隐藏高手,他那一剑,贯穿唐颂的心脏,透胸而过时干脆利落。

唐颂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听见男子清泉似的声音说:\”如此美人,倒是可惜了!丢出去喂狗吧!\”

我呸你妈的,天下第一公子!

醒来后,她变成了九百多年后的人,接收了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身体与全部记忆。

与此同时,她还发现,只要她专注的盯着一个人眼睛说话时,那个人会有片刻的失去自主意识,无论她说了何事,都会照办。

也就是,唐颂有了一项隐藏技能,她可以短暂的控制另一个人行为,这是她始料未及的事情。

就如同刚才的助理小白,明明不允许她乱吃东西,最后还是乖乖就范。

五年前,原主唐颂还是个三流小明星,借着不明手段榜上了京都有名的贵公子魏晋北。

并且一胎双生,凭着好孕气母凭子贵,让纵横影视界的大佬养了五年。

奈何,这个原主唐颂是个不成器的,要演技没演技,电影是演一部砸一部,背后被人叫做“烂片天后”。

不仅如此,还是自私自利的粘人精,心里眼里全都是对她不屑一顾的魏晋北。

反而对自己亲生的两个儿子不闻不问,一年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唐颂的记忆里,有一次家宴,她的小儿子念念。因为许久没有见到妈妈,亲昵的去牵唐颂的手,被唐颂厌恶的甩开。

念念一双受了打击的黑瞳顿时盈满泪水,最后懂事的哥哥想想安抚了念念。

唐颂为了博得魏晋北的关注,那是作得一手好死。

三天两头搞个要死要活的戏码,刚开始的时候,魏晋北还会来医院探望,后来干脆不来了。

而最后这一次,唐颂终于因为吞食安眠药过量,跌下楼梯后死了,被千年后的她钻了空子。

这次唐颂的自杀事件,被有心人爆了出去,微博头条,一路飘红,各大娱乐媒体争相报道。

唐魏两人的情感危机终于坐实,一度将唐颂以及背后的华宇传媒推上风口浪尖。

单是唐颂一人没有这样大的影响力,因为华宇传媒是魏晋北名下公司,便直接导致魏氏集团的股票受到波动。

魏晋北终于累了,立即令律师草拟了离婚协议,甩给了出院才两天的唐颂。

魏晋北是一刻都不能等了,他的所有耐心终于被作死的原主耗尽。

两天后。

唐颂见到了传闻中的魏晋北。

有句老话,历经千年,亘古不变,叫做\”冤家路窄\”以及“冤家宜解不宜结”。

唐颂看见魏晋北的第一眼,便觉得左胸传来一阵透心凉的刺痛。

魏晋北与羲和公子的相貌居然一模一样。

魏宅内。

陪唐颂来的助理小白见她一脸震惊的忘记换鞋子,便一路小跑的拿了一双女士拖鞋,蹲下,示意唐颂换上。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看见这一幕,嘲讽的挑起唇角,心道,大小姐的架子还是没有变。

唐颂被这样一记笑容惊回神,立即止住了小白的动作,坐在另一侧沙发上,翘腿自己换上。

魏晋北身后的李秘书重新将离婚协议放在桌上。

魏晋北:“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现在签,还能保住自己在华宇的地位,若是再等,恐怕真就一无所有。”

他太了解这个女人,若说她喜欢他,但是放在第一位并不一定是他。

喜欢他的前提是她的生活条件足够优渥,

他已经在协议里开出了于唐颂有利的条件。

迟迟不肯签字,无非想拿孩子一事,让自己得到的利益最大化罢了!

“,”uid”:”50229447317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4 16:40
下一篇 2022-01-04 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