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之剑

精彩节选

这是一个唯剑道独尊,独剑修纵横的世界。人类修士以剑入道,修炼自身,见神不坏,久视长生,天下无一物不可斩。

胤武十年,大胤统一南北邻国,山河破碎,血流千里,葬剑百万。

正当大胤朝的国主以为能高枕无忧,睥睨一域天下时,却得知赵梁楚三国余孽已重新联手,于阴暗隐蔽处崛起,在大胤北方的边疆地带秘密地谋划着什么。

经历多番调查和围剿,却收效甚微。

不过大胤国主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这些余孽在其国家尚且存在时,便不堪一击,何况国之不复?

……

十年后,胤武二十年春,大胤边境以北的恐噩冰原中。

一位瘦如柴狗的少年在雪地中趔趔趄趄地行进,身上伤痕累累,一只手死死按在腰间佩剑上,神色紧张,像在提防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忽然,他看到一个背对着他的身影,盘坐雪地上,手臂一抖一抖,好似在往嘴里塞什么东西。

听见有人走近,盘坐者忽然回头看了过来。

少年的脸色瞬时僵硬。

只见盘坐者嘴上咬着一块血肉模糊的生肉,血汁一滴滴坠下,鼻尖和半边脸都糊满了血。

而极为反差的是,这人拥有一张精致且明艳的面容,一双狭长的明眸下分别有左右两颗泪痣。

少年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星夜嚼了嚼嘴里的生肉,看了眼倒地的少年,自语道:“瘦是瘦了点,但胜在年轻,肉质新鲜。”

只见原本昏厥的少年猛地一个鲤鱼打挺起身,一脸惊骇欲绝,拔腿就要开跑,却被一把四尺长剑抵在了喉结处。

少年欲哭无泪道:“你是异鬼还是食人魔?男人的肉都是酸臭的,在下建议不要食用。”

一股浓郁的血腥气从背后钻入少年的鼻间,让他鸡皮疙瘩凸起,耳边传来星夜的声音,略带一丝沙哑:

“不准走,当我的守夜人,我就不吃你。”

少年僵硬着点了点脑袋。

星夜舔了舔嘴唇上的血,满意地收回长剑,脸上展露欣然,总算不用独自面对恐噩冰原的噩梦了。

她一直在找一个试炼者成为她的守夜人。

因为他们所在的地方是恐噩冰原——人类生命的禁区。

人类身处冰原会遭遇至少三大催命符:饥寒、妖物和噩梦。前两者还好说,只要实力足够,还能够捕猎野兽为食,以皮毛取暖,更无惧来犯的妖物。

对人类生命真正威胁最大的是噩梦,因在冰原之中,有着一种诡异的规则,即只要入睡,必遇噩梦。传闻只有剑心通明,剑意大成者,方能不畏噩梦的侵扰。

冰原噩梦对人类的威胁有三:

一是人类可能会沉沦噩梦情境过深,从而导致无法主动挣脱梦境,在冰原中陷入永眠。不过若有一个同伴能及时唤醒自己,那么可以有效地避免这一情况。

二是长期被噩梦侵扰,人类不但会损失精气,意志也会愈发脆弱,处在崩溃的边缘。这便需要人类在冰原不断地修炼,以磨炼自身意志,保持充沛的精神。

三是梦境中有某种极端可怕的不祥存在,传说便有剑道宗师强者在冰原噩梦中被这种存在活活吓死。至今无人知道如何应对这一威胁,不过好在梦到这种存在的概率极低极低。

所以,星夜才迫切地需要少年为她守夜,提防第一种永远无法醒来的威胁。

她和少年自然不是自愿来到这般危险的绝地,而是被神秘组织控制,强行传送至此。

他们被神秘组织称作试炼者,却不知道这场试炼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等待他们的命运为何。

但不难推测,结合神秘组织的行动轨迹,以及其人员手臂缠绕的白绸来看,这个组织的真实身份应该就是在大胤北方边境潜伏、骚扰的复国组织,由那些被大胤灭国的余孽组成。

一年前,将她这批试炼者传送入冰原后,复国组织的人便再没有出现。

星夜之前与其他试炼者组成过队伍,但是,最终只剩她一人。

在这荒凉、杀机四伏的人类禁区,她独自一人强撑了一个月。

在独自经历三十多个随时可能无法醒来的噩梦之夜后,她已经被噩梦和生存的压力逼得需要靠生吃血肉来维持清醒了。

好在今天,星夜终于迎来了她的新队友。虽然这少年实力很弱,但这同时也意味着对她没有威胁,她可以放心地在少年的身边睡去。

星夜带少年回到了一处隐蔽的洞穴,并得知了少年的名字叫杨观。

她不像杨观第一印象中那么可怕,洗去脸上的血迹后,星夜脸上的明艳更加动人,活脱脱一个水灵标致的英气美人,丝毫不受冰原的干冷所影响。

在杨观惊恐的目光中,她用内力烤干木柴中的湿气,升起火堆,将生肉烤熟,又煮融冰雪成水,以解决少年饥渴的问题,并让他安心养伤。

“我有能力猎杀野兽,也没有吃人肉的嗜好。”星夜淡淡解释道。

意识到此女不是异鬼,也没有吃自己的打算,杨观如释重负,同时心生感激,若没有遇到星夜,他现在不是因伤势和饥饿晕死过去,便是被妖物撕成碎片了。

“上半夜你来守,不准出去,也不准靠我太近。”星夜道。

虽然杨观伤势未愈,但还是为星夜守了半夜。他没有等星夜自然醒,而是到了一定时间便唤醒她。

一夜过去,两人的眼神之间,已经多了一些信任。

从这一晚起,他们便互为彼此的守夜人。

此后的日夜,她告诉少年冰原中的生存法则,还指点他的剑术,让少年不至于面对妖物时没有反抗之力。

情况似乎在往好的方向发展,除了一点让星夜不舒服。

面对救命恩人,名为杨观的少年眼神却不够单纯,星夜也曾在死去的同伴中看到过这种眼神。

“这样看我的人已经坟头草都冒出来了,不知你能活多久?”这一天,星夜不再忍耐,眼绽寒芒,冷冷说道。

杨观恍惚间以为回到了初见星夜的那天,被她吓唬的情景。

“不可能,冰原上的冰雪这么厚,坟头草哪能长得出来。”杨观缓缓摇头,接着道:“况且,既然来日不多,为何要隐藏呢?”

他总不能放着身边的美人不看,反而去看荒芜的冰原雪景吧?

不长的相处时间,却已让他习惯了星夜冰冷的语气,而且跟冰原的温度相比,这点冰冷根本不算什么。

“看来,我需要告诉你应该用什么眼神面对师长和救命恩人。”星夜将剑拔出剑鞘,弃剑不用,使着剑鞘便朝少年瘦得颧骨突出的脸砸来。

耳边传来嗤嗤风响,杨观连忙认怂:“我错了。”

在星夜有意放慢速度的剑鞘攻击下,少年堪堪躲过,但脸还是刮到了一点边缘,擦的生疼。

“那好,既然你知错,今天练刺剑、劈剑、扫剑和绞剑各三百下。”星夜一脸认真道。

“打脸”不是星夜的目的,鞭策才是。

两人就这样一边修炼,一边向南前进——那是走出冰原的方向,同时也预示着升级的未知与危险。

地狱般训练的日子持续了三月,杨观成功引气入体,即是晋入《基础剑诀》第四层。

杨观五岁读剑谱,七岁练剑,八岁修成《基础剑诀》一层,十三岁修至三层,同年便被神秘组织丢进恐噩冰原。

这般修炼速度比之同龄人,已然算是不凡,奈何年龄终究太小,仅以三层修为想在冰原中活下去实在是勉强。

如今,杨观能以十三岁之龄突破四层引气入体,照星夜的说法,源于恐噩冰原灵气特别充沛,加上自己的“地狱训练”法,晋升乃是水到渠成。

夜晚,一处隐蔽洞穴中。

“为何我以前在家没听说过冰原灵气充裕之事?”杨观问道,这是个埋在他心底很久的问题。

“如果让你在回家和留在冰原修炼之间选一个,你怎么选?”星夜一边淡淡道,一边手下利索地扒下野兔的皮毛。

杨观不假思索道:“当然是回家,冰原这鬼地方根本不是人待的。但若冰原灵气充裕之事传播开来,肯定不乏为了变强而愿来此吃苦历练的剑修。”

星夜微微颔首,道:“所以,应该是大胤朝廷封锁了消息,若非我们被组织传送到这里,还不知道这事。”

说着,星夜把分离好的兔肉丢给杨观,而自己就着猩红的血汁生吃了起来。

“……”

场面陷入狰狞,星夜这血腥诡异的行为和她明媚的容貌形成强烈的反差,杨观经过三个多月的相处,还是不忍直视,偏过头去,烤起兔肉。

也就这时候,他才没了欣赏星夜美貌的心情。

他一直觉得星夜不是个正常人,除了茹毛饮血的毛病,星夜还有些其他奇怪举动。

比如,她对剑有着近乎偏执的洁癖,不论经历怎样的战斗,星夜都会坚持清理掉剑上的血污,细细检查,确认干净了才开始赶路。

杨观曾问她为什么这样,她反问:“你吃完饭不洗碗吗?”

“不用,我都是交给我们府里的下人去洗。”杨观认真道。

“……”星夜噤声了,半天才吐出两字:“娇惯。”

又比如,星夜拔剑斩妖时,总喜欢喊上一句:“剑来!”

弄得杨观很不解,剑不就在你手上吗?

同时,星夜的言语也不正常,她偶尔会说出“我不来此人间,剑道万古如长夜”之类让人脚趾抓地,又与高冷气质不符的话。

那时的杨观还不知道,其实星夜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uid”:”408180684989953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4 18:20
下一篇 2022-01-04 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