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王妃,王爷撒娇不想上朝了

精彩节选

系统接入中……系统接入完成】

【任务美好可爱,万中无一的冤大头,请为我们打工吧。】

--------------------------

【什鸣小姐。】

【谁?】什鸣双眸紧闭,只在混沌之间听见有人叫着自己。

她全身都没有力气,怎么也睁不开眼睛,身体非常疼,尤其是腰腹那里。

【你好,恭喜您获得穿书大礼包一份,我是你的系统055号。】

【什么东西?】什鸣继续在脑海里问。

055语气里带上丝骄傲:【不是东西,是代码。】

什鸣:【有那么好骄傲的吗?都不是人。】

什鸣脑海里不再那么混沌,逐渐映显出一个火柴人。

【呵,无礼的人类。】055抱臂。

现在是一个抱臂的火柴人。

什鸣不想和它争执,问道:【所以,我是在做梦?】

【不不不,是真的,我是穿书系统055,你现在被主系统选中,需要无偿为我们完成任务。】055接着道,【你现在位于古风小说《她的天下》中,你即将扮演的角色是纪什鸣。】

【哦。】什鸣平淡的回应,【继续编,我听着。】

055:【……】

什鸣见它不说话了,挑了下眉:【不编了?那我离开梦里了啊。】

055翻了个白眼,虽然什鸣看不到。

什鸣用尽全身力气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见面前的一张放大版的娃娃脸,接着她和娃娃脸一起爆发出尖叫。

“卧槽!”

“王爷!”

一个是吓的,一个是喜的!

什鸣身体疼得动不了,她快速冷静下来,微微扭着头环视着周围,首先入眼的是雕花的床顶,月白色的床帏规规矩矩的绑在床边,连褶子都是对称的。

非富即贵,总之不是她能睡得起的。

然后就是满墙琳琅瓷器,绣着繁花锦鲤的地毯,镀金的大香炉摆在中央,云云袅袅的冒着香烟,嗯,特别有钱。

地上跪着十几个瘦弱清秀的男孩子,身着长衫古袍,都留着长发,头上都规规矩矩的插着一根流云发簪。

唔,确定了,还在做梦。

什鸣又死死地闭上眼睛。

“王爷!王爷!你醒醒啊!”阿裴见她又闭上了眼睛,扑到了床边大喊。

什鸣被吵的睡不着了:“……”

这梦也太真实了,想睡都睡不着。

手习惯性的摸索枕头旁边的手机,却只摸到一个又冷又硬的东西。

她半撑着胳膊举起手一看,锋利的刀尖正对着自己,吓的她一下给丢到了地上。

更是把底下一众小男孩吓的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叮咚,055为你服务,数据接入中……数据接入完成。请宿主完成系统所颁发的任务,请在任务过程中尽量不要崩人设。】

“什么东西?”什鸣皱眉,身下的触感越来越真实,大脑也越来越清晰。

阿裴听见什鸣的声音,立刻止住了哀嚎,抽抽搭搭的端了一杯茶水,用勺子喂给什鸣。

什鸣抿了下嘴,最终还是把茶水喝了下去。

【相信了吧!】055得意道,【现在请宿主执行第一件任务:活下去。】

什么鬼任务,不活我还死吗?

什鸣听见了它的话,就没有再追问055,艰难的开口对娃娃脸说:“大夫…”

娃娃脸听见后扭头看向旁边一直在等候的刘府医,急忙道:“快啊,快来看看我家王爷!”

刘府医腿脚打着颤,磨蹭的走到什鸣床边,坐到旁边的矮凳上,伸手将一方丝帕盖在她的手腕上,而后手指搭在了脉上,明明是做过千万遍的动作,如今却是冷汗涔涔而下,背后的里衣已经湿了一大片。

摄政王今天就应该必死无疑的,怎么会醒了?

055向什鸣脑海里传入了几个文件夹:文章大纲、人物介绍、小说全文

什鸣查阅着055传到脑海里的文件,闭目微憩,将手腕上那只手的颤抖感受的清清楚楚。

刘府医并不擅长演戏,尤其是在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面前。

她恐惧的咽了一口唾沫,脸上的肌肉都僵着,待诊好脉后,才开口道:“启禀王爷,您的身体并无大碍,只需调理好身体,静待伤口痊愈即可。”

边说着边收回丝帕,将手缩进了袖子里,紧张的捏紧缝在袖口的小药包。

什鸣不动声色的将她一切小动作尽收眼底,点开脑海里关于刘府医的文档。

刘府医:原名刘丹明,四十三岁,被女帝收买谋害纪什鸣性命,普通NPC。

什鸣点击收到,文档自动回收。

身后的被褥太过灼热,已经被什鸣汗湿了,她撑起双臂,想要坐起来,娃娃脸立刻伸手去扶她,待到坐起来时,脸颊上已经蓄上了汗珠。

唇色苍白,强忍着腹部火辣辣的疼痛,道:“有劳刘先生了。”

刘府医僵硬的笑着,豆大的汗珠落到地板上:“那老奴就先下去为您准备伤药了。”

什鸣点头,刘府医这才躬着身退出房间。

什鸣被这大炉子里的香烟熏的头疼,看向娃娃脸,面前立刻出现了几行黑字:

纪裴,常用称呼:阿裴。十七岁,忠心,可信任。武力值:四颗星。

什鸣也没忽视底下一溜的小男孩,让他们出去了。

“把香炉熄了吧,本王被熏的头昏脑胀的。”什鸣吩咐道。

纪裴就把火给浇灭了,又把窗子打开了一条缝隙,自顾自的念叨起来:“王爷可算是醒了,您都不知道阿裴这段日子怎么过的,我替您安抚着底下心思各异的大人们,还要面对着宫里那些阉人的脸色……”。

什鸣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打断他的话:“辛苦你了。”

纪裴的娃娃脸听见什鸣的话后突然涨红了,扑通一下跪到地上:“是阿裴僭越了,还请王爷恕罪。”

什鸣语气淡淡:“下不为例。药房里可有暗卫看守?”

纪裴回答道:“自是有的。”然后又思忖出什鸣话里的意思,惊讶的抬起头:“您是说刘府医她怀有二心……可她是府里七年的老人了……”

“哈,情分抵不过利益,你且瞧着。”

【叮!任务进度:百分之五十】

看来已经被抓住了。

刚才她见刘府医手里时不时的摸上自以为很隐蔽的袖兜,那小兜一点点,放不下什么致命的利器,最大可能就是毒药了。

总之刘府医看她醒了必定会狗急跳墙。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一个身穿黑色短打的女子提溜着五花大绑的刘府医前来。

【钟十三,女,二十三岁,武力值:五颗星。】

刘府医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她平时去药房煎药什么事都没有,偏偏今天第一次下毒就被抓了。

被抓的前一刻她想终究是她犯蠢了,在这里穿梭七年,早就忘了王府可是素有“哪怕王宫倒,王府也不倒”之称。

短打女子把怀里的药掏了出来,恭敬的打开让什鸣过目。

什鸣也不知道那东西究竟是什么,只是装模作样的用指尖捻了捻。

短打女子说道:“主子,这是一品红。”

什鸣接过纪裴手上的湿帕子,将手指上的粉末擦干净,睥睨着这个狼狈的妇人:“刘丹明,本王自问平日里待你不薄,为何要下毒害我?”

刘府医涕泗横流:“王爷,王爷!老奴一片赤胆忠心!”

“把手都伸到这里了啊。是她吧?”

“,”uid”:”395871332468167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4 18:20
下一篇 2022-01-04 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