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鉴宝无双

精彩节选

潘家园的摊位处,有个小伙子在不停的转着。

小伙子穿的与古玩这些奢侈品,丝毫的不沾边。

上身的白汗衫,浆洗得有点微微发黄,而且因为弹性不足,领口奇大,都快走光了。

下面的裤子一看就是氢纶面料,自带丝滑那种,这种裤子正常穿还好,但只要一沾水,立刻就会沾在腿上,不用力都甩不开,

脚下一双熟胶的凉脚。

只见他不时的拿起旁边摊位的东西看看,几乎刚拿到手他就会摇一摇头,然后放下。

摊贩对这样的人也不在意,这些货摆在这就是让人看的。

只是连着好几个摊位,他都是如此,旁边的中年男人摊主不耐烦了。

“小子,你到底买不买啊?我这东西可贵的很,你磕坏碰坏赔得起嘛。”

小伙子抬头,对着中年男人笑了笑,长的不差,一口大白牙露出很阳光,让摊主的脾气倒是少了三分。

“大叔,你这些东西都是假的,做的也太粗糙了。”

摊主刚消的脾气,噌噌的直充顶门盖,瞪着大眼,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你说谁的东西假了,你这臭小子不知道,就不要乱说,信不信我揍你。”

赵轩看着眼前爆怒的中年人,有些诧异。

对方明明卖的都是假货,而且做假的水平离自己都还有十万八千里,为什么就不能说了。

他正待再说,旁边一个穿着长袍大卦的人走了过来。

“老四,人家小伙子说了两句真话,你这么生气干嘛,怎么还想动手啊。”

中年男人本待还嘴,抬头看到来人,立刻抱拳笑道:

“刘掌柜,您老转市场呢。我不是生气别的,这小家伙光看不买,在这寻我们开心呢。”

“别总想着欺负外地人,老京城人的名声,都被你们这帮人给弄坏了。”

刘掌柜斥了一句,那个叫老四的中年人不仅领受,而且还很巴结的样子。

刘掌柜又看了眼赵轩,对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转身就走了。

“大叔,那个人是谁啊,怎么他说您,您还要笑着?”

老四听赵轩问及,本能的想发火,但想到刚刚刘掌柜的话,他轻哼一声,没好气道:

“冲你这小子还知道称我声叔,我就告诉你,刘掌柜是前面博古斋的掌柜,是鉴赏大师,学问人,当然要尊敬。”

“老四,你是怕刘掌柜不帮你鉴定吧,别装作尊敬文化人。”

旁边一个摊主打趣了一句,引得附近几人哈哈大笑。

老四有些恼羞成恼,抻着脖子道:

“你们不是?咱大哥别说二哥,刘掌柜说你们几句,也得生受着。

他人性好,只要求上门鉴定的,他什么时候推过。”

随着几人的打趣,赵轩也算是听明白了。

这帮人对古玩这些东西也只是懂个皮毛,别看他们卖东西给别人时说的一套一套的,但收上来的东西真假,还真没几个看的明白,

所以就会求人鉴定,但大部分鉴定是有偿的,也只有刘掌柜会给他们时不时的免费鉴定。

赵轩想了想,顺着刚刚那个老四所指的方向走去。

来到店铺区,一个三角口就看到了博古斋的牌匾,很大的一个门脸。

正对门是两排架子,第一个架子上满满当当放的全部是瓷器,靠边的一个架子,放置一些杂项,如漆器、绣品、铜器、佛像、鎏金器之类,

门的右边,放置着几把实木的椅子,中间还有一个茶几。

靠墙一圈围着一个架子,架子外隔玻璃,还上了锁,底下一排柜子,放着玉器、文房之类的东西。

他先看了瓷器架子,一部分东西他只看看,还有几个他还拿起上手看了看,不时的摇了摇头,偶尔也会点点头。

“小伙子,你怎么到了我这里?”

听到声音,赵轩抬头发现是刘掌柜。

“刘掌柜,我到这里是找工的,请问您这还收人吗?”

他这样问其实有些冒失,

古玩行用人,一般是用熟不用生,用亲不用邻。

里面的很多东西,说值50它就值50块,说值5万,它就值5万,所以磕了碰了,不好办。

况且很多东西价值太高,或者说怕见光,所以不足向外人道。

“哦,你会做什么?”

刘掌柜对他的印象并不好,虽然他之前训斥了那个老四,但这年轻人在那里一直转着,说没有其他的心思,鬼相信。

“粗活也能干,细活也能干。”

赵轩随口答了一句,这是当时在山里,师父教他的话。

“什么是粗活,什么是细活?”

刘掌柜听到这个回复顿生兴趣。

“粗活自是搬搬抬抬,清洁打扫,细活指的则是去伪存真,断代考究。”

刘掌柜先是一惊,不过很快就眯起了双眼。

要说赵轩懂鉴定,那就是个笑话了,行话都不懂,跑到人家摊子就说人家卖假货,哪有这样的人。

况且,潘家园除了几家有数保证质量的老字号,其他哪个卖的不是假货。

当然古玩也不存在真假一说,就像一个瓷器一样,它本身就是一个瓷器,有价值的东西,只是有仿制一说而已。

通常碰到仿制的东西,一般都不会说的太直接,比如说看不准之类的托词,内行人也就明白了,哪有直接指着就说假的。

“口气挺大啊小伙子…”

两人正说着,居然有客人登门了。

刘掌柜笑着迎了上去:

“吴老,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

“小刘啊,给你看两个稀奇玩意,小郭将东西拿出来吧。”

吴老刚说完,后边跟随叫小郭的年轻人就打开箱子,为了防碰碎,箱子里放了很多防撞防震的填充物,去掉上面一层,从里面拿出一大一小两个瓷器。

刘掌柜将一块绒布铺在茶几上,小郭这才将瓷器放下。

小郭撒手,刘掌柜这才开始上手,先看了那件小的,拿在手中一眼看上去,面上就是一喜,把玩片刻,他就放下,

又拿起另一个大一点的瓶子,面上更是惊喜。

“好玩意啊,吴老。”

吴老含笑并没有吭声,刘掌柜面上带笑,老头这是考校自己呢。

他正待开口,看到站在那的赵轩面上表情复杂,心思一动道:

“小伙子,你来看看吧,只要说对一件,我就录用你了。”

刘掌柜心中已有答案,两件都是大开门的好玩意,让赵轩看,可不是简单说一下真假就行。

要知道器型的名称,要断代,真在哪?假在哪?

总要说出一些道道来,否则只说真假也太简单了。

赵轩看到两样东西的时候,他心头狂震,因为这两样东西他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这两样东西在这个世间,没人比他还熟。

“,”uid”:”395787235938775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4 18:21
下一篇 2022-01-04 1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