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新婚夜,知青娇妻身软体甜

精彩节选

鲜红的肚兜半挂在胸前。

头发有几丝凌乱。

眼神涣散迷离。

身体像散了架般的酸涩。

这便是顾七娇现在的状态。

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三十五岁的她,因为一场车祸重生回了十九岁。

并且还是重生到了她的新婚夜。

此刻躺在她身旁正均匀打着粗鼾的男人,便是她的新婚丈夫郑云升。

郑云升是城里到乡下插队的知青。

知青,就是知识青年的简称。

用奶奶的话来说,他们是读书人,人上人。

就因为觉得郑云升有文化长得好看,顾七娇竟然在年初过年的时候,趁着郑云升喝醉故意爬上了他的床。

然后以清白被毁为由,逼着郑云升娶了她为妻。

只是顾七娇用计嫁给郑云升之后过的并不好。

刚结婚那会儿,郑云升对顾七娇其实也算不错,不说喜欢,至少该有的尊重是从不曾少的。

可惜好景不长。

新婚才不到两个月,顾七娇就在收拾房间的时候,在郑云升收藏的书里发现了白晓鸥的照片。

白晓鸥跟郑云升是同一个城市来乡下插队的知青。

据说他们俩还是高中同学。

照片上的白晓鸥笑的像是新春的桃花,她白皙的脸蛋和嘴角绚丽的笑容像是烈日一般刺痛了顾七娇的眼睛。

出于嫉妒,顾七娇当即便血冲脑门的拿着照片冲到了村里的知青公社。

并且将照片‘啪’的一声就拍在了公社大队长谢镇北面前。

“谢大队长,你来给评评理,你们城里来的小骚狐狸怎么就那么不要脸,把照片给已婚男同志,她就不臊得慌吗?”

顾七娇去公社的时候,知青们正好集合在公社吃午饭,她的嗓门很大,这么一吆喝立马就叫来了一堆人。

看到有人看热闹,顾七娇就更来劲了。

像是泼妇发了疯一般,顾七娇在公社里破口大骂,把所有能想出来的侮辱性的词汇都用在了白晓鸥身上。

剧烈的叫骂声很快就把白晓鸥这个当事人给叫出来了。

这白晓鸥也不是任人欺负的软柿子,上来就给了顾七娇两个大嘴巴子,她目带讥讽的看着顾七娇,说道:

“还好意思来骂我,你是用什么肮脏手段嫁给云升哥的,自己心里难道没点谱吗?”

自己的男人被勾引了,公道还没找到不说,还被打了,顾七娇哪能受得了这个委屈。

她当即也不管不顾的对白晓鸥上了手,直接就给白晓鸥挠了个大花脸。

连着白晓鸥的头发都被顾七娇给扯下来好几绺。

女人打架,不是抓脸,就是扯头发。

顾七娇和白晓鸥打得难舍难分。

旁边人根本就拉不住。

最后还是郑云升出现了,怒喝了顾七娇一声,才止住了两人打架的势头。

停手之后,顾七娇还十分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手。

她是乡下人,从小到大是干惯了农活的,体力自然要比白晓鸥强得多。

这场架打完,顾七娇除了头发乱点,脸上起了两个巴掌印,就没什么别的问题了。

再反观白晓鸥,白皙的脸上被扒拉出了几条血口子,头发被揉的像鸡窝,衣服的扣子也被扯掉了两颗。

看到白晓鸥那副惨样儿,顾七娇当时心中别提有多得意了。

谁敢觊觎她的男人,她就铁定不会让对方好看。

可惜得意不过三秒,顾七娇就被郑云升接下来的举动给生生的打了脸。

在看到白晓鸥衣服上的扣子被扯落了之后,郑云升竟然直接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到了白晓鸥的肩头。

这个举动像是火柴点燃炸药一般,直接将顾七娇激怒了。

她抓起桌子上白晓鸥的那张照片,撕得粉碎之后扔在了白晓鸥的脸上。

再扔下一句‘狗男女’便扬长而去。

那件事之后,顾七娇跟郑云升的关系算是降至了冰点。

两人虽然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但基本上都是处于无话可说的状态。

跟陌生人也没什么区别。

那个时候顾七娇就开始后悔了。

她开始憎恶自己当初一时冲动犯下的蠢事,痛恨自己用那种方式嫁给了郑云升。

她可以接受这个男人不爱她,但是不能接受这个男人心中住着一个人,连书里都放着那个人的照片。

这件事成了扎在顾七娇心中的一根刺。

尽管后来顾七娇生了一次大病,郑云升在她住院期间尽心照顾了她,两人的关系有所缓和。

但顾七娇跟郑云升也依旧只是不咸不淡继续处着。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夫妻之间的那种温情。

两人一起在乡下生活了一年半,到了第二年下旬,上面突然来了消息,说知青可以返城了。

顾七娇便跟着郑云升一起进了城。

进城之后,因着顾七娇上过初中,认字,所以郑云升的父母就托了许多的关系,把顾七娇安排到了钢厂上班。

在钢厂上班不到半年的时间,顾七娇就有了身孕。

有了孩子,顾七娇跟郑云升之间就算是有了一个共同的羁绊和期望。

这让顾七娇娇心中有了一丝安慰,她看着日渐大起来的肚子,感觉生活总算有了盼头。

遗憾的是,那个孩子并没能顺利来到这个世上。

在顾七娇大着肚子快要生产的时候,顾七娇跟白晓鸥在街上碰了一面。

那一天,顾七娇在白晓鸥的手上看到了一枚银戒指。

她之所以会注意到那枚戒指,是郑云升曾经给她送过一枚一模一样的。

看到那枚戒指之后,顾七娇直接就气急败坏的堵住了白晓鸥,并且追问她手上的戒指是哪来的。

没曾想,白晓鸥竟然大大方方的就在顾七娇跟前承认了,说她的戒指也是郑云升给的。

本就快要临盆的顾七娇因此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晕倒在了地上,并引发了早产。

路人将顾七娇送到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因为羊水破裂时间过长,缺氧窒息没了。

雪上加霜的是,顾七娇还因此永久的丧失了做母亲的资格。

在那之后,顾七娇便恨毒了郑云升跟白晓鸥。

她出院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跟郑云升提离婚。

可郑云升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愣是没答应。

两人的婚姻就只能那么不咸不淡的继续维持着。

婚姻不顺,孩子也没了。

当时正好国家恢复了高考,在钢厂上班的顾七娇便开始把心思放到了学习上。

本来一开始督促还是郑云升督促顾七娇念书的,后来她竟然主动把自己扎到了书堆里。

她上过初中,有一定的学习基础,再加上足够用功,在恢复高考的第二年,顾七娇就考上了大学。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之后,顾七娇连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跟郑云升生活的城市。

她靠着在钢厂上班攒下的工资做学费,在学校食堂打工吃饭,半工半读的念完了大学。

之后因为成绩优异,她又留校任教带薪念完了硕士。

离开郑云升之后的人生,顾七娇活的像是开挂了一般精彩。

大概是因为她没了婚姻,也知道自己不会再有孩子,所以感觉生活走入就绝境。

那时候,她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努力提升自我了。

人走到绝境的时候,只要能找到合适的方向发展,便有可能会绝处逢生。

顾七娇便是如此。

取得硕士毕业证之后,顾七娇才再度返回了跟郑云升生活过的小城市,跟他提了离婚。

这一次郑云升没再拒绝,痛快的跟顾七娇办了离婚手续。

从离婚登记处出来之后,顾七娇非常真诚的跟郑云升道了歉。

她说:“对不起,怪我曾经年少无知,害苦了你,以后的人生,你可以好好过你想过的生活,追你想追的人了。”

顾七娇说的郑云升想追的那个人,自然是白晓鸥,据她所知,白晓鸥一直都是单身。

多年过去,顾七娇慢慢的已经对很多的事情都释然了。

虽然失去孩子,是她心中永远都无法愈合的伤痛,她永远都不会原谅在她怀孕时刺激她,害她流产的白晓鸥。

可认真说起来,顾七娇也知道,最开始错的离谱的那个人,是她自己。

她年少那会懂的事情太少,父母不止娇纵她,还都是三观一言难尽的粗人。

看她靠计谋爬床嫁了人,不仅没打骂她,还偷偷的夸她有出息。

后来顾七娇念的书多了,走的路长了,见的世面广了,经历的事情杂了。

才开始逐渐的意识到她当初做的事情是多么的荒唐无知。

所以她由衷的跟郑云升说了一句对不起。

如果没有她从中作梗,横插一杠,郑云升或许会娶一个门当户对,与他恩爱一生的好妻子。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人到中年,妻离子散。

顾七娇跟郑云升道歉之后,郑云升也跟顾七娇说了一句话,好像说的是我不怪你,也从不后悔之类的。

无奈当时正好摩托车路过,噪声太大,顾七娇并没有听得太清。

后来想想,她猜测着,应该是她听差了,毕竟郑云升怎么可能会不怪她呢!

不过顾七娇也没有追问郑云升,因为那些都不重要了。

从她失去孩子那一刻开始,她就跟郑云升成了彻底的陌路。

离了婚之后,顾七娇就回到了上大学的城市工作,七八年都跟郑云升再无联系。

她在南开大学做老师,后面一直单着再也没嫁过人。

三十五岁生日那天,她独自在糕点房定了蛋糕,想给自己庆生。

不想在去取蛋糕的路上,顾七娇遭遇了车祸。

让顾七娇现在想起来都毛骨悚然的是,她在车祸发生前的那一瞬间,看到了车里驾驶车辆的那个人是白晓鸥。

白晓鸥眼中带着狠意,她是开着车故意朝着顾七娇的方向撞去的。

顾七娇是真的不明白,白晓鸥跟她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才会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她所在的城市,还有预谋的开车撞死她。

虽然年少的时候,顾七娇用了不磊落的方式抢走了郑云升,可她也因此付出了失去孩子终身不育的代价。

而且最后她还跟郑云升离了婚,给了郑云升和白晓鸥郎情妾意再续前缘的机会。

所以顾七娇想不通,白晓鸥为什么要开车撞她?

这一撞,还直接把顾七娇撞回了十九岁,回到了她跟郑云升大婚的这一天。

想起前尘往事,再看看旁边鼾声如雷的男人,顾七娇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忍着下半身剧烈的疼痛翻了个身,心中思绪万千。

“,”uid”:”10635847657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4 18:21
下一篇 2022-01-04 18:21